• 第3章 职业佳境与泡沫爱情

    更新时间:2018-05-08 21:02:03本章字数:6240字

    小龙在阳光医院之后又做了两个小业务,每个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老猴也时来运转做了一家老乡企业的全部印刷业务,每个月的收入大为改观。两个人的生活完全进阶,夜晚开始成为他们的主要时段。二十一世纪初,酒吧业如火如荼。S城的酒吧一条街一到夜晚便成了人间的华丽景致--每间酒吧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嗨劲的音乐十足马力地冲向街道各处。酒吧里面穿梭着各式各样的美女,除了服务员,还有专门的陪酒营销,这些营销个个性感靓丽,即便非天生丽质,也会用卓越的化妆技术把自己包装起来。她们用你的人民币陪你喝下一瓶瓶酒,陪你在舞池中疯狂地扭动,夜晚就在这样嗨翻的空气中一分一秒过去。你的每一个细胞融入到这个夜晚,夜晚麻醉了你的生活。

    小龙他们一般去影子酒吧,因为里面有菲儿。

    菲儿大声地说:“我想去韩国!”,然后她抽了一口烟,继续随着嗨乐摇晃着。

    “好啊!”小龙夸张地大喊一声,眼睛随后放出光芒,就像电影大师周星驰先生的某部片子--那个市井卖肉却同时喝着一杯鸡尾酒的男子一样眼神独特。

    菲儿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继续摇晃。

    小龙也站起来,跟着摇晃,做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夸张动作。毫无疑问,他还是比较有乐感的,跳得很符合节奏,加之动作的千奇百怪,菲儿也笑了。

    菲儿是酒吧营销,有一头长发,性感,高挑,精致脸蛋,有着轮廓妩媚的嘴唇。她眼神总是淡淡的,似乎这世间从来既无大喜亦无大忧。小龙那天随刚哥、同事清平来影子酒吧,很快就有几个营销女孩被营销经理带了过来。菲儿是最漂亮的。小龙一手把菲儿牵了过来,菲儿却爱理不理,应酬性的笑了笑。然后喝酒还是挺能喝的,豪迈的很。小龙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她也不劝酒,只是来者不拒。“美啊!有性子啊!”小龙心里暗暗称赞着,“喜欢”上了她。这时候平素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清平却招人厌的凑了过来,手搭上了菲儿的肩膀,要和她玩骰子喝酒。菲儿笑笑就和他玩了起来,结果--清平喝怕了,扭过脑袋远离了菲儿的位置。小龙开心笑着,“美啊!有性子啊!”喜欢上了她。

    第二天白天,小龙打菲儿的电话约她吃饭,菲儿答应了。晚饭时分,菲儿来到了卡佛餐厅。小龙已经在那里等候她了。菲儿没怎么化妆,显得脸庞稚嫩。不过她也才21岁,正好的年华。他们点了西餐红酒,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离去了酒吧的环境,小龙很正式的聊着一些话题,自己的经历、家乡、故事。菲儿还是那种淡淡的表情。小龙感觉到有些心里没底,自己似乎没有踩到菲儿的点。

    “菲儿,你下班后喜欢干些什么啊?”

    “睡觉。”

    “除了这种自然生理现象之外呢?”

    “嗯,只有自然生理现象,呵呵。”大概觉得小龙的说法搞笑,菲儿露出了些笑容。小龙觉得自己的幽默是蛮够力的,他觉得或许踩到菲儿的点了。“菲儿,你做我女朋友吧?”小龙的眼睛放出了光芒,那是期待的光芒但也带着一些顽皮的眼色,如果一旦菲儿没有答应,那顽皮的眼色就会掩饰一些尴尬。

    “经常有人请我吃饭,我过来吃个饭就得做你女朋友啊?”菲儿淡淡地回复,眼睛都眯小了一些。

    “额,那当然不是啊。主要是我喜欢你嘛。”

    “喜欢我,我也不一定就得做你女朋友啊。”

    似乎这个问题谈不下去了,小龙把话题岔开,继续就其它一些问题发表看法。菲儿还是淡淡的,不过基本上还是愉快的。

    晚上他们一起直接去了酒吧,小龙买了菲儿的一打酒,在一个卡座上安静的喝着。有熟悉的营销女孩过来就和她们玩玩骰子,跳跳舞。菲儿安顿好了她的其他客户,也过来陪他喝酒。他们没有说太多的话,小龙用所有的眼神和行为包裹着她,想让她知道他的爱。不过,菲儿似乎就是在工作。

    这样的日子大约将半个月,小龙去影子,看菲儿,买她的酒。菲儿则是个很尽职尽业的营销。只到某一天--仍是一个嗨动的夜晚。那天菲儿有些与以往不同,她兀自在酒吧尽情的跳着舞,摇摆着,散放出夜色霓虹的妖娆。在临近午夜的一个时分,菲儿似乎累了,站在一处没有动。忽然她的眼睛望向小龙,露出了柔和的微笑。在天花乱坠的背景灯光下,菲儿就像孤立于魔幻时空里的一只精灵。小龙感觉到有些奇怪,但是很高兴。菲儿在笑啊。

    跟菲儿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意想不到。菲儿走了过来,伏在小龙的耳边告诉他下班后她不想回家。小龙心里咯噔一动,一种兴奋撞击过来。小龙在酒吧里第一次抽起了烟,他的眼光瞟向菲儿,也看向其它的地方。不过在他眼神游离的过程中,他的内心终于笃定了。

    菲儿跟小龙去开了房。这个过程如梦如幻,小龙都觉得不那么真实。菲儿在房间里还是显得很慵懒,但看见小龙缺乏经验的时候她又变得主动。她明显的很享受那一夜。她缠绕着小龙,使得小龙一次又一次兴奋起来直到后来筋疲力尽。当清晨阳台打在窗台上的时候,小龙睁开眼睛看见菲儿已经坐了起来。她的背光滑美丽,每寸肌肤发出青春的气息。小龙把手掌搭上了菲儿的腰中央。菲儿却毫无反应,她望向窗外,仿佛魂不守舍。

    这是小龙的第一个女人,美丽的女孩,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太快,太偶然,太悖论。但一切终究是发生了,小龙陷入了爱情。但一切也去的太快,因为两天之后,菲儿忽然离开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的预告,几乎就是瞬间。她给小龙打了个电话,是飞机场打的。小龙几乎是哀求她了,问她为什么?她只是告诉小龙,她本来就打算离开S城了,从没想过在这里呆多久。

    “那你为什么和我?”小龙问。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因为你是个好孩子。”菲儿回答。

    “我是好孩子,那你为什么还要走?”小龙几乎要哭了。

    “小龙,你真是个孩子!--保重”然后电话被挂了。小龙打过去,但那是机场的电话。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但小龙似乎不是原来的小龙了。在菲儿那里他变成了一个男人,在菲儿的爱情里,他也变成了一个男人。他开始抽烟,香烟确实会有某种稳定的作用。作为一个男人,他想拥有知情权,但却不得而知。菲儿是如此的奇怪如此的不可理喻,但又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让他有了爱情。他向其她的营销女孩打听,其她人也知晓的不多。菲儿一个组的营销女孩王芳告诉他:“菲儿从小父母离异,是姨夫姨妈带大的,小时候可苦难了。她一直是个很独立的女孩,应该是对这里发自内心的厌倦了。不是因为别的男人什么的。她这样有她的理由,你就算了吧。”小龙内心种下了一种隐忍的伤痛,但也理解了菲儿许多。很多时候小龙在街上一个人无聊地走着,希望能遇见菲儿,不过终究是没有遇见,便也意识到那只是一种期盼罢了。菲儿成了小龙生命中的一道伤痕,但时间终究是治愈一切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道伤痕已经结痂隐没。但菲儿潜藏在小龙的生命里,许多个夜晚的梦中、醉中、恍惚中,菲儿就出现了。

    在小龙的眼中,林老板几乎每次都在喝功夫茶。会做老板的人总是在具体事务上闲散的。十年前他还是福建莆田的一名农民,洗洗脚上岸后跟乡亲们走四方,十年之后他们的医院已经开遍大江南北。他们的每家医院都是乡亲们交叉控股,阳光医院他是大股东,他也喜欢S城的纸醉金迷,所以他留在了S城。

    “啊哟,小龙,来喝茶。”林老板用闽南口音的塑料普通话招呼着。他平易近人,福建商人一旦做了朋友就很好交道,平素也不需要你太多勾兑应酬,主要亲近的方式便是去他们办公室喝茶。当然,给他们办的事那可不得含糊。

    铁观音在茶壶里被滚烫的开水泡出了清氲的茶香,清亮的茶汤盈盈在杯中。小龙伸手把盏,一边赞着好茶一边饮用。

    “小龙,你要给我想办法,把时间安排好一些。还有,我那个治疗肝病的讲座你要给我上上去。”林老板发出了指令,毕竟他是小龙的衣食父母。

    小龙颌首含笑地应诺。林老板的办公室有一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但较之林老板实际的身家,这还是挺低调的。他们地下车库里停着的都是豪车,宝马、奔驰、加长林肯。这些财富,都源自那些病患者。小龙无暇去探究那些财富背后的逻辑,因为他的生存也系于此。

    小龙回到公司就和媒介怀怀商量着林老板的要求。怀怀面露不悦,说:“这林老板也忒苛刻要求了,一次要上20分钟,电视台哪能同意啊?”小龙低眉顺眼地笑着:“怀怀,怀怀美女,你帮忙想点办法,这你想点办法就成了的。”

    晚上永刚帮小龙约了电视台的编播刘填,三人一起吃完饭后去了碧蓝海洗浴广场,小龙照永刚的吩咐给刘填安排了个688元的项目。一个小时项目完毕后刘填两眼放光的走了出来。小龙又给塞了一个红包到他的包里,里面是三千大元。刘填装作不知道,哼哼呵呵的走了。小龙望着刘填离去,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对永刚说:“谢谢刚哥了,每次都靠你指点。”

    “这世道,就得这么整。不有句话么,一起同过窗扛过枪嫖过娼,那才是真友谊。人家才会帮你。”永刚淡淡地说着。他的身上,也流淌着休闲项目过后的气息。

    “嗯。”

    “我早年最不喜欢搞这些东西了,我是画画的,来深圳先是搞设计。那时候事情真多,每天加班都干不完。后来偶然才做上了销售。凡事都有两面性,画画劳其肌肤,做销售有时候劳心啊。”到这里小龙才知道永刚是画画出身。

    “刘编播会按我们的播么?”小龙问。

    “收了钱会的,反正这个相关政策没有明文规定。只要无明文规定,风声又不紧,他们都敢做的。”

    第二天,一切如林老板的意思。媒介怀怀也对小龙刮目相看。

    广告是个竞争激烈的行业,有时候业务员之间互相抢单也非常厉害,听说在电视台,一些销售打完电话都要额外随便拨几个号码,以免别的销售过来重拨。由此可见销售之间的关系也就十分紧张。但在广告公司相对关系会好许多,特别有着永刚这样的客户总监,他不但自己努力拓展客户,还帮助着小龙这样的小弟。有远见和胸怀的人总会谋求着更远大的前程。一天,永刚向公司老板提出了辞呈。他要自己去创业。对于这样的关键人物,老板是很紧张的,不过这终究是个人才流动的时代。人才从海洋里来,亦可以走到海洋里去。永刚离去后不是在S城发展,而是去了C城。他说他的客户是国内国际大品牌居多,到全国哪里都能做。他不想和原来东家发生业务冲突。

    “你可以来我这里,不过我这边什么都从零开始,我给你10%的股份,另外你还可以以五千元一股买20%股以内的股份。但确实有风险。而你留下每个月都有稳妥的进账,日子暂时会舒服一些。”永刚对小龙说。

    毕竟每个月万元的收入不是那么随便可丢弃的,小龙犹豫了。而永刚也并不是要小龙去,而是给他一个选择。小龙许是这一两年在S城比较顺,除了每个月稳定的进账,他也渐渐对这个城市产生了感情。

    小龙没有离职。永刚临走之际他们喝了一场酒,红的白的啤的瓶瓶罐罐一桌子。永刚居然不会醉,似乎真没看他醉过。子夜之后他们还盘桓在夜宵摊上。永刚猛烈地抽着眼,一双不醉的醉眼朦朦胧胧地看着这座城市的夜空。他嘴角忽然凄然地笑了一下,欲言又止。忽然他猛烈地咳嗽起来。那一刻,似乎别的声音都迅速退去,唯独那种咳嗽之音在这个城市的夜里兀然清脆。

    咳咳咳!咳咳咳!。。。。。。

    永刚走了,在公司里小龙失去了最好的兄长和依靠,不过他现在可以独立山头了。他的业绩稳步提升,在阳光医院这个主要业务的基础上不断有些小单进来,收入不断上扬中。他已经考虑是先买房还是先买车了。经过一番思量,他先买了一辆车,是一台别克凯越,十二万元的银灰色自动挡。小龙付了到广告公司一年来的积蓄5万,还找老板借了5万,这5万刚好可用阳光医院未来五个月的提成收入还。他还找老猴借了两万。老猴现在的业务也挺不错,两个人现在在一起意气风发,南方梦想似乎实现了。他们在一起常常谈起两年前小龙说的“这只是开始。”老猴感激地说:“多亏龙啊,是你带引了我。”小龙笑笑着。一份成熟显现在脸上。而在工作之余,他们开始享受着这个城市,足浴K歌泡吧什么的几乎是每个夜晚都会玩一项。有些很晚的深夜,小龙会想念起菲儿,他会飚车在城市的一些空阔的街道,寻求一种思念郁结的发泄。后来他又交往过几个女孩,可是处女座的他似乎总能发现女孩的某些不足的方面,以至于再也无法让他提起兴趣。小龙觉得爱情可能还没有到来,和这些女孩的交往只是一种行进中的选择吧。这些女孩仅限于见个面吃个饭,但有一个跟他上了床。那是一个看不出会和他很快上床的女孩。他们通过网络认识,那天约了出来一起喝茶聊天。可能是小龙的不着状态,居然懒洋洋地不怎么说话。问一句答一句的。于是女孩也相应的表示了不满,开始不说话,顾自吸吮着桌上的奶茶。小龙眯着眼看着对方,其实女孩长得还可以,一双大长腿,只是脸上带着一种现实女孩的味道。其实可能都市的女人都比较现实吧,不现实的都会被教育成现实。小龙就喜欢那种脱俗的或者单纯的女孩,脱俗的比如菲儿,单纯的比如那些刚走上社会的大学生。不过,其实那些看上去脱俗或单纯的女孩的表象下也是或浓或淡的现实着的。小龙其实也明白着这一点,但他就是喜欢那类。虽然面前的大长腿不是他认定能做妻子的那类,但一双大长腿却像一双钩子,把小龙内心的欲望钩拉了出来。

    “哦,姗姗。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去做封面模特的。我有个朋友做时尚杂志的。改天我给他推荐推荐。”小龙说。大长腿叫姗姗。

    姗姗笑了,像骤然拉开的笑容。或许真是比较现实的女孩吧,但即便不那么现实的女孩被夸奖漂亮并且有做模特的机会,那几乎都会喜笑颜开的。即便这个机会是个肥皂泡。“呵呵,谢谢。那杂志叫什么名字呢?”姗姗问。

    “《云妖》。”

    “哇!好妖冶的名字啊,是什么类型的啊?”

    “航空杂志,定位向世界富豪介绍世界的各色美女。”小龙这无疑是调侃瞎掰着。姗姗噗地一声,笑得仿佛就如云妖一般。

    晚饭后小龙邀请姗姗去自己家玩,姗姗欣然应允。在小龙家,他们打开DVD看着电影,喝着饮料吃着零食,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大约一个小时后,小龙的手滑向了姗姗的腰际。姗姗做出一个很惊讶的表情。但小龙很快的吻住了她的这个表情。姗姗略微挣扎了下,便没有了反抗。当小龙剥解姗姗的衣服时,姗姗抓住了他的手。“有套吗?”姗姗问。“有的,小龙站起来到床头柜抽屉里拿了一个套。他回到客厅把姗姗抱起放到了床上,很快进入了她的身体。

    当天晚上,姗姗还是回去了,自己打车走的。小龙送珊珊下楼,在电梯间他微笑着看着姗姗。姗姗也微笑着看着他,激情之后的姗姗全身心都似乎打开了,分外迷人。当电梯门徐徐关闭,姗姗离去,小龙感到一阵满足和欢欣。

    “一夜情。”小龙心想着。这种感情(如果能称其感情的话)似乎简单、没有负担。让人分外的满足和欢欣。它就像一盆浓浓的巧克力溶液,你掉入其间,香甜迷人,令人沉醉。。。。。。

    很快,他又有了一位这样的情人,对象竟然是--凯瑟琳。

    凯瑟琳公司有着小龙公司匹配的业务。永刚走后,小龙打算去接下凯瑟琳公司本省内的广告业务,便一直约着凯瑟琳。那天晚上他约了凯瑟琳去泡吧。他从上次便知道凯瑟琳喜欢酒吧里的那种一寸一寸的迷醉。凯瑟琳比小龙大七岁,已婚,丈夫在香港。所以她自由有着充足的时间。在酒吧里,凯瑟琳虽然还戴着黑边眼镜,但穿得性感妖娆,胸部沟峦呈现。她抽着一根细细的白色女士香烟,望着小龙脸上露出赞许之色,而赞许之余,又带着一股暧昧。她看着小龙两年来变化巨大,从一个初来乍到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成长为一位精明老练的广告人,有车一族。小龙显得成熟而绅士,他对凯瑟琳戏剧表演般地说:“凯瑟琳,夜晚美丽而你更美丽。”凯瑟琳笑了,烟从她猩红的嘴唇吐出,在灯光闪烁的明暗里散开,平添了几份“浪荡”。他们在舞池里扭动着,凯瑟琳头仰着,随着节奏摇摆。而小龙则搂住了她的腰,与她节奏一致。在酒精的纵容下,那个夜晚他们睡到了一起。在凯宾斯基酒店的一间客房里,他们紧紧交缠,凯瑟琳忘情的呻吟着,而小龙竭尽全力,直到双方每一寸骨头都软去。第二天清晨,小龙发现凯瑟琳早早醒来了,她的眼睛盯着小龙,似乎在迷恋他年轻的生命。她看见小龙醒来,于是面带微笑,但什么都没再说,而是吻了吻他的嘴唇。后来他们洗漱完后各自离去。小龙在路上想着:自己是否--太有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