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06-15 22:39:10本章字数:2342字

    ‘砰砰砰’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孩在围着个比他们小几岁的小男生在打。

    打的地方是条村道,平时不少人在走,现在也是。

    道上的人来来往往,说说笑笑,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不,应该说都很正常。

    厚宁偷瞄了一下那个被打的男生,看上去挺惨的,不过,打的次数多了,也精了,整个人蜷成个球,躲了不少攻击。

    忽然,他们眼光对上,男孩望向他,他也望着男孩。

    空洞麻木的眼神‘咯噔’的下了厚宁一跳,厚宁赶忙收了眼光,急匆匆地溜开。

    ‘ 望我干啥,你自个自找的,关我鸟事。’厚宁自我安慰道。

    中国好声音对于小学生来说,下课铃才是最美妙的。刚刚还死翘翘,现在跟丧尸复活似的,狂拍校门喊放学。

    同班的晓玲明天生日,不知道她会喜欢什么。放学后的厚宁抠了抠他那个千苍百孔的裤袋,掏出了还没有掉的五毛,思考着他其实是只有五毛还是掉剩五毛。

    要不送包辣条吧?

    。。。。。。好像这礼物有点炫酷。。。。。。。会不会被人当智障。。。。。。

    厚宁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眼光不自觉地扫了一下垃圾堆。

    又是他!

    显然那个小男生也注意到厚宁,也望着他。

    此刻的男孩很难用人来形容,身上穿着一件一触即裂的烂衫,满身的垃圾,蛀虫,苍蝇围着他飞,刚像是一坨刚被人扔的废物。

    ‘废物”瞄了厚宁几眼,又继续在他的垃圾山里刨吃的,似乎垃圾比厚宁来的刚实际。

    厚宁忍着呕吐感赶紧跑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是黄昏落日,家家户户都烧柴煮饭。

    他爸死得早,一家子破事都靠他妈张罗。

    ’妈,饭熟没,我饿。‘厚宁隔着条街喊。

    他妈没应,厚宁也不管,到家后猛喊:’妈,妈,妈,在不?‘’

    ’ 后院煮饭呢,吵屁。‘后院传来他妈骂声。

    “妈,你知道那个天天吃垃圾的那个男的吗?"

    "干嘛问这个?”

    “随便问问啦。”

    “小孩子加家的,别问那么多。那小子有病,别靠那么进啊吃饭。"

    ”哦“

    晚上,厚宁瘫在床上,翻来覆去,依旧睡不着,脑里乱七八糟的想东西,想到晓玲的生日,今天早上老师穿的红裙子。。。。。。以及那个麻木的眼神。

    ”唉唉 唉 唉“厚宁猛地踢了一下被子,”想他干嘛?“厚宁想,”有病。'也不知道骂谁。

    第二天养在后院的老公鸡扯着嗓子,宣告一天的到来。

    一成不变的屎味韭菜包子,一成不变的校服,一成不变的路,一成不变的人,以及一成不变的一天。

    走在路上,厚宁不自觉的想起昨天的问题,便偷瞄了一下垃圾堆。

    “不在?去哪了?“厚宁心想。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后面鱼塘传来连绵不断的惨叫。

    几个村里的懒汉懒婆围着鱼塘,在吃吃的笑。

    昨天那个小男孩在塘里扑腾,看上去也快不行了。

    ”还看,这人都掉塘里去,你们咋都不救人呐,有病啊?”

    爱谁谁去。”隔壁的人剐了厚宁一眼,就走开了。

    “我擦。这人。。。”气的厚宁直打转。

    “也快不行了。''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不知怎么的,厚宁脑子一冲,扔下书包,“怦”地跳下水。

    救上来的时候,男孩已经奄奄一息,厚宁也跟着喝了不少水。

    ”喂,醒醒。“厚宁拍了拍男孩的脸。

    睫毛真长。厚宁心想。

    男孩在睫毛轻颤中醒来,他睁开眼睛,看着侯宁站在他旁边,连谢谢都没说,惊恐地拨开厚宁,像只丧家狗似的慌不择路。

    哈,就这样?没了?靠。厚宁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狼狈的背影。

    一阵风吹过,厚宁打了个寒战,心想着自个脑子是不是挨驴踢了才救这头白眼狼。

    衣服湿了,当然要回家换啦。结果回家挨了老妈一通批,问及衣服怎么湿了,厚宁也只能打马虎眼,说什么天气热没忍住跳湖里凉快凉快来着。这么不着调理由,又被老妈骂得一脸屁。上学是肯定迟到的了,结果被值日老师逮着,站门口一上午。总之一字概括,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厚宁仰天长啸,这他妈都是些什么破事啊。

    厚宁恨恨地发誓,下次就算那小屁孩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去救,就算他再掉进水里,别说救了,我一定要在他面前游来游去。

    日子像流水似的,平淡无奇地过去。

    厚宁依旧上学回家,在学校依旧小错不断大错不犯。

    回家时,偶尔留意一下垃圾堆,但并没发现什么。日子的不断流逝让厚宁怀疑那个人那件事是否存在过。

    因为厚宁他们家是孤儿寡母,厚宁他妈一人撑起一家子,工作赚钱才是她的中心,所以不会有时间和厚宁一起分享,共渡什么天伦之乐,更不会陪厚宁一起上学放学,而且他妈一直认为鸟大点事还要人陪,小孩子就应该从小学会独立。

    所以,厚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人上学放学,并且乐在其中。

    学校离家有一段路程,而且侯宁正式从爹爹不疼,姥姥不爱的年纪到了狗都嫌的多动症岁数,一条直白的大道也能走出几百种花样出来。

    一天的回家路上,本着小男孩喜爱冒险的天性,厚宁决定来一次荒草冒险---从学校后面的荒草地里绕回家。

    其实那片荒草地本是学校用地,只是这修建教学区的经费不足,最后空出这么大的一片用地,也没什么人耕,结果这荒草长的有半个成人高,基本是小学生撒尿逃课踢足球的好去处。

    正当厚宁猫着腰幻想着敌人正在搜查他时,忽然听到一阵阵的咽呜。

    咋了,还真有外星人来着?厚宁心想,便跟着这咽唔声,居然寻得一间纸皮制得的屋子。

    不过这显然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个半老的秃子正摁着小孩死命的打。

    这没天理了。厚宁脚跟的血直往脑门冲。可他没像个二愣子似的往前冲,学着电视教的,喊:“老师老师快来,有打人啊。”

    果然,那秃子听后,立马转脸过来看,而厚宁也适时制造点假象。

    幸运的是,这秃子被这一切的风声鹤唳给吓跑了。

    ‘喂喂,你咋样了?’厚宁等那秃子跑开后,连忙跑上前去看。

    突然,那小子死命抱着厚宁,当厚宁以为他要干点什么的时候,‘哇’的他哭了。

    厚宁被这一惊一乍吓得有点懵,只能任由着这他往厚宁身上抹眼泪鼻涕。

    好小子,这不是之前那个垃圾仔吗?等那小子哭得上气不接小气,泪水把整张泥糊脸洗掉色之后,厚宁立马认出这不是他之前立誓说不仅不救,还在他旁边游来游去的臭小子吗?

    妈说男子汉说话要顶天立地,说到做到,为了这小子我连男人也不是啦?厚宁心里狠狠地郁闷了一把。真是什么仇什么怨啊,还是我前世刨你家主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