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07-06 19:50:41本章字数:2050字

    ‘我也是回家探亲,本以为趁雨势不大赶回去的,没想到这雨倒是越下越大。我叫厚宁,你叫什么?’

    ‘林言。’

    没想到那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叫林言的家伙话那么多,一直缠着厚宁谈天论地。

    ‘你觉得最近新闻播报的x台风是由什么引起的?温室效应,厄尼尔效应还是。。。。。’

    ‘不清楚,应该是什么劳子的厄尼尔效应吧。’侯宁无聊的打着哈哈。平时他是那种不到凌晨都不睡的家伙,毕竟当医生的有几个是生活规律的?只不过现在车上只有两个不盖被子纯聊天的男人和一直不在服务区的破手机。

    ‘哈’,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你是不是觉得和我谈话很无聊?林言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不是,只是前天晚上熬夜了没睡好。’

    ‘没事,你睡吧。雨停了我叫你。’’

    ‘不了,现在不困了。’只不过没几分钟他就老眼昏花,昏睡过去了。丝丝凉气泌心,这可真是睡觉的好天气啊。侯宁想。

    在梦里,厚宁浑身赤裸的躺在喜马拉雅山顶端,那里又冷又冻。他不断跑起来,希望能暖一下身子。却好像变得更冷了。最后好像跌了一跤,他就醒了。

    好像抽筋了,他想。

    ‘你醒了吗?’

    ‘是啊。对了,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

    ‘有点,不过只是凉了点,还没有太冷。’

    ‘哈,是吗?’

    人的梦大多数来自环境的影响,如果只是凉的话,没必要梦见喜马拉雅山,喜马拉雅山可不见得是什么凉快的地方。

    车外虽然还下着雨,但也比刚才那场小了很多。

    虽然天还未亮,但是此地真的不易久留。厚宁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你打算到去哪,你的车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过了前面的村子去k市,现在叫拖车的人来显然是不实际了,不过我买了保险,也不是很怕。’

    ‘这么大的雨,估计交通早都塞了,我家就在前面的村子里。不嫌弃话你到我家住吧。’

    林言的眼睛忽然像是被点亮似的,‘真的吗,真是太谢谢你了。’

    车子左摆右拐,终于在国道旁找到一条黄泥路。

    因为下大雨的原因,这条小路布满泥坑。车子走上这条路时,车子里的人感觉好像在座迪士尼乐园旋转木马,尽管后者都没前者这么刺激。

    ‘你怕鬼吗?’林言突然问道。

    喂喂,这情节怎么那么熟,‘你别冲我开獠牙啊,我可是在开车的啊,大不了一拍两散。’

    ‘呵呵,我开玩笑的。这里的场景有点像我看的一部恐怖片。故事里头也是讲两男人深夜开车,结果车头灯照到那树的时候,一只青面鬼冲过来。。。。。。

    厚宁一边开车一边听,这是车头灯正好也照向树那头。在讲到青面鬼的时候,忽然一只青眼老头暴露在他眼前。

    ’哇哇‘厚宁猛嚎了一声,连忙来了个急刹。车子在湿滑的地面打了个滑,撞上棵树才停了下来。

    ’喂,赵叔,不带这么吓人的吧,大晚上的你躲那大树底下干吗?你害我车都撞了,你怎么赔我?’侯宁一脸不满的下车。这车可是花了他好几年的积蓄买的,虽然是台二手车,可买回来还是九成新的啊,怎么一撞,估计又要花不知多少钱来修了。

    ‘宁子,你咋回来了?’赵叔眼眶扯得老大地看着厚宁,显然恐吓者似乎比受害者更恐吓。

    ‘怎么了,我还不能回来了?'

    '不是,我是说你是怎么回来的?’

    厚宁望了一眼他的车,这不明摆着的吗,‘废话那当然是开车啦,你还害我撞车,你怎么赔我?’

    显然赵叔也是一脸懵逼,‘哦,是吗,那你明早来我家,我赔你钱好了。’

    ‘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赵叔你大晚上在这干嘛?’

    ‘什么大晚上,都早上五点了,我来这晨练呢。’

    ’呵呵呵,那我不打搅赵叔你年年益寿了哈。‘

    走的时候,厚宁嘴还嘟囔,死老头到处吓人。坐在一旁的林言早已笑得人仰马翻。

    虽然手机显示现在是早上六点了,不过可能是连日阴雨,天还是灰蒙蒙的。

    ‘妈我回来了。’侯宁推开大门。

    ‘儿,你出啥事了?’

    ‘哈?’

    ‘我问你啊,你怎么到这来了,出啥事了啊?’厚妈带着哭腔问。

    ‘昨天新闻报道说村子这片区域山洪了,我打电话,你们又不听,所以就来了。我能出什么事啊?’

    ‘那你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什么车祸啊?你明知道山洪你还敢回来你不要命啊?’

    ‘出车祸我还在这?都说没事咯。’厚宁抓着厚妈的手,‘你摸摸,活的,没死,还好好的!’

    ‘这。。“厚妈也疑惑了。

    ‘’很失望?我没死成?‘

    ’死小孩怎么向长辈说话的啊?‘

    ’妈我带了个人来住。这是我朋友,林言。‘厚宁指了指林言。‘他车发动机进水了,所以打算在我家住几天。就这样了啊,我上去补眠了你们聊。’

    补完眠的厚宁看到他妈和林言相谈甚欢,‘小严啊,你有女朋友不?’

    ‘刚出来工作,还没呢。‘

    ’那怎么行,我看你也差不多20了吧 ,现在不在女朋友,将来你老了,30多了,那时候老女人都嫁了,小女孩又看不上你。你看我儿子都奔三了,连个女娃仔的手都没牵过。枉他还是男人。‘

    。。。。。。。。厚宁躺枪倒地。。。。。。

    还没完,’每次给他相亲都黄,那女娃跟别人就成,就他不行。你说我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你看隔壁村那那女的搞基的都有对象,怎么那个老处男还能全方位无死角避开那些女娃子呢?‘

    ’咳咳,你们聊我出去逛逛。‘厚宁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逛什么逛,说你呢。。。还跑那么快干嘛。。你以为跑快点就不用娶老婆了吗老处男。。。。。。。。‘

    ’谁他妈老处男,我不结婚是不让爱着我的女孩们心碎。‘厚宁跑到门口,扯着嗓子叫嚣道。

    ’屁,还女孩们,男人也瞅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