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7-07-08 10:45:00本章字数:2011字

    一夜无话。

    次日天还是灰蒙蒙的,不见一点光亮。虽然手机提示现在是早上8。00,可外面的天气像足了晚上的八九点。

    不知道是连日来的大雨冲坏电信工程,还是村子比较隐蔽,手机一直显示是圈外人。

    对于现代的小青年来说,断机如断粮。手机,作为人类第二大器官,掌控着人们的休息时间,人际关系,荣耀,以及美颜等等。这意味着,没手机等于去死。

    。。。。。。还有那一万字的检讨。。。。。

    对于厚母一直来都不赞成厚宁他外出工作,经过厚宁的一番深思熟虑,决定私自起程,不告诉厚母。

    ‘’你见我车钥匙了吗?‘’厚宁问。

    ‘’你一直拿着,我不清楚。‘’

    ‘’那你帮我找找在不在屋里。‘’

    过了一会儿,‘’没在。‘’

    ‘’是不是你昨天蹲在窗户下偷听时弄掉了?‘’林言回忆,‘’那是你急匆匆的样子,会不会掉了钥匙也不知道?‘’

    有道理。厚宁即刻跑去后院,蹲在地上,伸手到处去摸摸,看能不能找回钥匙。

    ‘’厚宁你快来看‘。‘’林言忽然大叫起来。

    ‘’什么?你找到了?‘’厚宁站起来跑过去。

    就在他跑开的一瞬间,一盆花从二楼‘’砰‘’的掉下来。花盆携带着的巨大的动能在松软的泥土中砸了个坑。

    厚宁被吓得面无人色。这么大的花盆咋脑门上,头都得凹陷下去。

    ‘’妈,你想干嘛?‘’厚宁抬头,只见他妈还维持着那个拿着花盆的愚蠢的动作。

    ‘’我我。。没想带你会在下面,砸到你了吗?‘’厚妈诚惶诚恐地问道。

    ‘’死不了。慢点就见上帝他老人家了。‘’厚宁没好气地回答道,‘’怎样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把头转向林言。

    ‘’没,好像搞错了。‘’林言倒是一脸凝重。

    ‘’出去看看吧,可能掉在外面了。‘’

    林言快步追上厚宁,止住厚宁的前进。‘’让我看看。随后便不置可否地伸手摸了摸厚宁的头。

    感觉好像是狗主人在摸他的宠物一样。

    ‘’喂喂喂干嘛呢,男男受受不亲啊。‘’厚宁一把拍开他的手。

    林言尴尬地笑了笑,没出声。

    感受到这份尴尬,厚宁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那什么,你去那边看看,我走这边。看是不是昨天丢在路上了。‘’说完侯宁即刻转身,像逃命似的跑开。

    直到他走远,林言脸上略显青涩的局促才慢慢隐去,他的目光深远又克制,最后看了厚宁已经几乎看不清的背影一眼,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哪怕匆匆一瞥,事后如果需要,他也得能回想起来,更何况,他们有那么多的巧合。

    可是真的,没印象。

    存在感低更不是问题,林言没有他所说的那么不起眼。相反,一米八的身高给人极具威胁感。刀削般的脸庞干净利落。回想起自己中学时,被那些女孩子欧巴欧巴叫着的韩流明星也不过如此。

    会不会男大十八变。。。

    厚宁回忆起林言看他的眼光,那不是看陌生人的眼光,倒好像是对对方知根知底的样子。而且,在称呼上 ,厚宁会在礼貌上称呼他为林先生,他倒好象跳过这个步骤,就直接叫他厚宁。

    。。。不会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吧,这些年来一直默默的监视我,就是为了解我之后杀掉我,夺得我父亲的遗产?

    。。。为厚宁的脑洞点个赞。。。。你俩要是同老爸你也不会现在也是光棍。。。。

    对于这种在大面积找小东西的事件,找到的几率其实微乎其微。且不论人流对物件的影响,昨晚一夜的狂风,也不知把钥匙卷到哪去了。

    在这一天的日子都不想待下去,前有神秘队友,后有如虎老妈。再呆下去非得精神分裂不可。。。。。嗯还有一万字的检讨。。。。

    这日子没法过了,侯宁蹲在地上长吁短叹。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听到有人在说话。

    ’‘还真长的人模狗样的,让我摸摸。’‘

    ’‘哟还有脾气来着,我就好你这口。’‘

    咋的,还劫色呢?

    没想到山里地方,民风质朴,会有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看来治安真不怎么样。

    厚宁慢吞吞地溜达了过去,眯起眼一看,只见三四个小流氓围住了一个男人,而那被劫色的倒霉蛋,居然还是个男人。

    林言。

    只见他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墙上皱眉。林言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长袖衬衫袖子扣得严严实实,鼻梁上架着无框的眼镜,这么一看,简直就像是香水广告上充满禁/欲气息的男模。他一声不吭地静立了片刻,厚宁几乎以为他会张嘴骂人,可是林言依然是什么话也没说。

    一个好看的男人被一群流氓给劫色了,这满满的都是槽点的一幕害的厚宁很想笑。

    我要不要上前来个英雄救美?

    只不过还没给厚宁准备干点什么的时间,那边已经开打了。

    只见林言一个左勾拳,把开前头的一个小流氓击中在地。右手一个碎蛋拳,看那人的脸色,很好,应该是碎了没错。

    林言这左来右往的,潇洒无比,活像是来拍电影的男明星。随着惨叫声的减弱,厚宁也看出点来头头。

    这不是中学时学校统一教导的咏春吗?不过学校教导的咏春跟平时看到的咏春拳性质不一样。那玩意得叫咏春操,只能用来健身。至于什么除暴安良,基本你摆完姿势,别人都可以爆你好几拳了。再说了,学校要是教授那些竞技性的东西给学生,那学校就是江湖了—’‘你是什么派’‘’‘南派’‘’‘好小子抽他’‘——很好那学校领导就不用混了。

    行啊,学以致用啊。

    林言这一反转弄得石破天惊,震慑力十足,其他人愣是没反应过来,就被揍趴在地。

    帅啊,要是我是女人都倒贴了我。厚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