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47:55本章字数:2010字

    ‘’要下雨了。‘’厚宁望着窗外,深沉道。

    外面万里晴空,阳光明媚。

    林言正躺在床上看书,听到后,抬起头望着他。

    一个枕头砸过来,继而一宿舍的枕头都往厚宁身上跑。

    头疼的专业考试终于到了,全宿舍不得不临阵磨枪,势要把铁棒磨成绣花针,以求死的别难看。现在每个人每天昏天暗地,除了学习,似乎做什么感觉是浪费时间。

    就连打饭也是。

    ‘’别瞎比比,我可是饿了两天的,要是小鸡他不回来就等着我烂死吧。‘’老三有气无力地说。刚才那个枕头有点重,举起它的时候,感觉法力槽清零。

    ‘’下雨就论见。‘’a仔附和道。

    最后还是下雨了。小鸡也没能顺利的带足菜来。不过幸亏毛片私人赞助了个脸盆让小鸡去打饭,结果没能吃到菜的同志还是能吃到酱油拌饭。

    ‘’行了,又能扛到下个星期了。‘’宿舍一片群情壮志,力要门门过A。

    林言望着他们吵吵哄哄一大堆的,不耐烦的离开宿舍。

    ‘’呼呼呼‘’林言坐在厚宁旁边,看着他从瓜子睡成大饼脸,很开心。

    其实也不止厚宁这货在睡,205的早已象风吹草木倒似的趴下一大片。

    昨晚205为了庆祝全员不挂科,集体翻墙跑去网吧开黑。就连好好学生的厚宁也忍不住青春了一把。出去的时候气赳赳,回来的时候跟肾亏似的。这也导致了第二天的课也全黑了。

    林言望着他压出皱子的脸,心想,这不要命的。

    ‘’嘿嘿,同学,旁边的同学叫叫他。对对,就是他。同学,你认为我的课真的有那么好吗?‘’

    厚宁被旁边的同学一巴掌拍醒,正处于懵懂阶段。

    ‘’教授在叫你。‘’旁边的同学提醒道。

    ‘’啊?‘’厚宁抬起那张口水都没摸得的脸。

    ‘’同学,你要是觉得我的课好听也不用在我每说一句就哼一声吧。‘’

    全班哄堂大笑。

    厚宁才意识到被这老头给耍了。

    其实厚宁睡觉不打呼呼的,只不过趴在桌子上睡压到他鼻息,所以呼起来特别响亮。

    而前半节课所有人都在厚宁的呼呼声中度过。

    本着爱幼的思想,关键是这堂课被说学生,就连老师都是在忽悠的,所以老教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按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在这门课上睡觉的学生都被吵醒了,争相望着这罪魁祸首。

    厚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惨遭围观。如果再不阻止他的话,估计w大的明日之星就是他了。

    某某同学上课睡觉呼呼声把别的同学给吵醒了。

    想想就很炫酷。

    回到宿舍。

    ‘’厚哥,上课睡觉不适合你。‘’小鸡拍了拍厚宁的肩膀。

    ‘’以后大家也不能带你出去浪了。‘’老大深沉地说道。

    ‘’不能这样啊,怎么能放弃我呢?说好的一起上王者的,徒留我一个当青铜,让我情何以堪啊?‘’

    ‘’可是孩子,如果你一熬夜,上课就会睡觉。你上课一睡觉,就打呼呼,你一打呼呼,教导员就知道我们出去浪。草,你知道教导员叫了我多少次了吗?乖,好孩子要早睡早起。乖乖躺下,当老大的好宝宝。‘’

    结果当晚全宿舍又再次翻墙。。。。。只留下厚宁一个人躺在床上咬被子。

    你们这帮帮贱人,不得好死。

    这不是挺好的吗?林言望着他一副怨妇像,好笑的想到。

    宿舍里一片安宁,没了老大的磨牙声,小鸡的呼呼声,毛片的呻吟声(大晚上看毛片,因此得名)。林言很享受这一切。

    如果以后都是这样就好了。林言想。

    ‘’哔哔哔‘’在村里呆了三天,没网没妹子,只有几个上了年纪的欧巴桑。望望手机,我在地上画了个圈,而我是圈外人。当初就不应该贪便宜没有升级四g,说不定现在还能打电话叫拖车或是开锁的人来呢。

    无聊的厚宁只能玩着手机的小游戏,听着这动感的音乐,思考着下一步该干嘛。

    要不就步行吧。

    ‘’大爷抬脚。‘’厚妈一拖把怼过来,‘’你都长大了,应该学会干点什么,比如洗碗拖地什么,整一大爷似的就知道玩手机,没有手机你会死么?‘’

    厚宁心想,又来了。

    ‘’天天除了玩手机你还会啥,你以前小时候还会帮我做做饭,扫扫地。现在去城里了,娇生惯养了吧。你除了会叫快餐外还会煮饭不,家里几天没到扫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找到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你学学人家林言,长得好气质好,又谦虚,煮饭的时候会懂得进来帮忙。你呢,除了吃饭的时候翘起个二郎腿你还懂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体谅一下妈的辛苦的吗?‘’

    ‘’叫你回家,跟要你命似的。城市有什么好,能比妈重要。那医生有什么好干的,每个月几千块,累成条狗。回来家里种几棵菜不比那舒服?说你几句你又走,真是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

    侯宁蹲在院子里玩手机,心想,还是步行吧,车子都不要了。还有,林言那傻逼去哪了?

    林言在找一个人。

    他打开那扇门,可能因为年久失修,这门吱吱声的响。

    里面都是尘,看上去很久没打扫过了。里面没有太多东西,倒是卧室里找到了大量的色/情海报和图片,大部分都是以儿童为主角的,从图片来看,这个人似乎对六到八/九岁之间,还没有发育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格外情有独钟。由于是独居,这家伙连藏都懒得藏,贴得满墙都是。

    床底下堆积了大量女人文胸内裤,以及一些小孩的衣物。

    他是在昨天发现这栋建筑的。

    过了这么久,不知道这个男人还在不在。

    以前听人说听说过这个变态似乎害死过一个小女孩,只不过这个男人装得很纯良。没有被发现。

    不过,他踢了踢角落边的,发出一阵阵骚味的纸巾,现在你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