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20:47:14本章字数:2074字

    ‘’嘿嘿,过来跟你商量个事。

    ‘林言回来的时侯看见厚宁蹲在那,像极了一只土狗。

    ’‘我打算走回w城,所以不能送你去k城了。你自己看怎么办吧。’‘

    ’‘不好。’‘林言脱口而出。

    ‘’什么不好?‘’

    ‘’你不能走。‘’林言转过身,背对着侯宁。

    ‘’为毛?‘’

    ‘’我还有事要在这做。‘’林言的音量明显低了很多‘’而且你说过要送我到k市的。‘’

    厚宁感觉有两条神经线嘣的断了‘’这车你也是看到的,车匙都不见了,你让我抬你去k市啊?‘’越来越觉得像是哄女友似的‘’你不是不能住这,只要你一天没把事情做完,你都可以不走。‘’

    林言不出声。

    ‘’都要走咯,嫌我老咯。’‘

    厚宁转身,他妈就站在门口处,神情低落。

    ’‘这地方小,不适合你这种大城市的人。’‘他妈转身就进屋。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厚宁恼得只能原地跺脚,随后追上去。

    林言没有跟上,他离开小院子,走到大街上。

    阔别了二十年的家乡,跟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两边依旧种着那种经济效应最好的桦树。一些竹子林被人翻了,种上一些菜。只是这山林被桦树林毒的鸟不拉屎,种啥死啥。有些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大部分人都改养一些牲畜,比如猪和鸡什么的。

    当年那个女人嫁来这里时,他就已经不喜欢这了。可他没有话事权,也有不得他喜不喜欢。

    他再次走去那次他发现的房子,发现粘在门边缘的透明胶布没有掉落。这是他为了清楚了解那男人在哪的标记。显然他没回来。

    刚开始,林言在猜测他究竟还在不在这里居住。还好他发现在墙角那些纸巾,估计到变态离开他家也只不过是几天的时间。

    其实他这次回来并没有想到还会遇上他的。他只是属于过去的一个阴影,不大不小。并且林言他早已放弃过去的身份,重新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只是现在,找不到出路的那种焦躁,以及要放弃某种东西的逼迫感一直盈遥与心头。他需要一个宣泄口。

    林言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他决定要弄死那个男人。

    好像非要这样,他才能找回一点他无能为力的手对生活的控制力。

    他没有进去屋子了。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沿着这条街道,林言漫无目的的走着。

    有一家人的阳台晾着的衣服凌乱的散乱着。

    林言灵活地爬上了筒子楼附近的围墙,双脚一蹬一攀,一跃到了二楼的阳台。

    衣服零零散散的晾着。但看上去不应该是衣服主人所为,倒像是他人有所为。

    林言检查了一下,女人的文胸内裤都被人拿走了,其他普通的衣服仅仅只是凌乱地洒在地上,或是随便的扔在地上。

    这说明变态来过。

    他用随身带着的小刀把那男人家的纱窗划了条堪堪够他一只手塞进去的口子,拨开了里面的插销,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不出所料,没有人。

    跟一般普通的人家里的摆设一样。厅中间的台式电视正对着门口,两边摆着迎客的的沙发。每边的的沙发都有一张茶几衬托。

    茶几上都有一些果脯零食。

    于这件每件房子东西都整整齐齐摆放不同的是,茶几上都是一些花生壳零食包装袋。厨房冰箱被洗劫一空。

    虽然不能证明变态来过。

    但林言不气磊。

    因为这正好说明变态还在村子里。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他,以及,怎么弄死他?

    他爸在他还小的时候死的。

    具体时间不记得了。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死法相当凶残,捅死——当时他正黑灯瞎火地值完夜班往家走。第二天所有人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尸体被人扔在一条小巷里。捅了好几刀。整一条巷子都是血腥味。

    甚至至今他还记得他爸死不瞑目的白眼以及他手里的生日蛋糕。

    那天他生日。

    似乎他的生日预示着,生离和死别会从一而终地贯穿在他单薄的前生里。

    他们家到了孤儿寡母的境地。

    这其实也没什么,全世界那么多孤儿寡母的家庭——厚宁他妈就靠种菜养活一家人。

    别人也都擦干净眼泪,直起腰杆,照样活得人似的。

    可他妈不同,他妈原本是村里的一枝花,嫁给他爸是因为他爸有两套房产。

    而在他爸死后,他爸的姐弟接替了那两栋房产,让他两母子净身出户。

    日子并不好过,但是还得过着。

    随后他妈就嫁给他继父,理由还是那个——继父有几万块的存款。

    他以为他妈还在乎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直到来到这才发现,并不是。

    一开始他继父对他很好,一度让他认为找到新的家。

    但之后,继父开始对他动手动脚。他还以为只是父子间表达亲密的表现。

    直到有一次继父当着他的面滋味,他才知道,他继父是因为恋童癖采取他妈的。

    虽然过后他继父还哄过他好几次。

    可是他再也不相信他了。

    太恶心了。

    太脏了。

    他继父明白那个男孩不会再受他骗了,便本性爆发。对他拳打脚踢。

    他妈也不管他,整日出去混,夜夜笙歌。

    更像是把自己的孩子卖给那个男人。他一直都那么认为。

    每日他都只能躲在外面,等到凌晨的时候在偷偷回家,偷点吃的来度日。

    有一次晚上,一切如常,当他返墙想爬到二楼阳台的时候,靠在阳台的房间突然有声音传来。

    像是小女孩的哭泣声。

    他只是感到恐惧,也没有去关注什么,急急忙忙翻墙跑了。

    过了几天,他在翻垃圾的时候,听到大人在讨论的时候,才知道,那男人昨晚在他房间是个女孩。被人发现死在池塘,下体都烂了。

    谁都不知道是那个男人做的,那个男人在大家面前扮得很纯良,只有他知道是那个男人干的。

    那个女孩被他父母草草安葬了,他们觉得这事要是报了警传出去,他们一家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况且连凶手都不知道,区里的警察只会上门来安慰一下家里人,风头一过,就又成了一单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