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7-11 23:27:37本章字数:2025字

    最后意识停留了几秒,‘’没事就好。‘’

    然后跟电池断电一样失去对身体的支配权。

    林言用力把厚宁抱在怀里,一心想让这个麻烦鬼融入自己的身体,让他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边,想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想让他知道他现在究竟有多怕。

    用力过度以致厚宁的身体难以承受这样的,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

    看着厚宁白痴的睡相,笑了笑。感叹某人跑马绳粗的神经,刚刚命悬一线现在还能睡得像头猪似的。

    。。。。。或者有人下药了。。。。。。。。

    看来某些人是不会消停的。

    我不会让你死。林言抓着厚宁的手,十指相交,我郑重发誓,就算我也不行。

    厚宁三点的时候醒来了一次,之后再躺,又开始做梦。

    万幸的是。没有再去珠穆朗玛峰旅游。但他的梦境支离破碎的,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情节,他梦见自己从很多地方经过,从一个雨夜穿过来,来到一片无人的荒野之地,落入窒息的水里。所有的地方都显得暗无天日,颜色单调而暗沉。

    厚宁难受地在床上动了动,但是没有醒,他的梦里没有突然出来吓他一跳的怪物,也没有突然落下去的悬崖,但是恐惧无处不在,没有人,却又有各种各样的眼睛。

    厚宁终于开始跑了起来。

    他把自己“跑”醒了。

    厚宁大汗淋漓地从床上坐起来,按下床头灯——凌晨四点四十五分。

    导致他不断噩梦连连的是林言整个身子都扒在他身上,而且他还落枕了。

    真是够了。厚宁一脚踹开林言。

    再次躺下时,厚宁脑子乱哄哄的,翻来覆去,又睡回去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鸟儿清脆的叫声,没有可人的丫鬟替你梳洗,只有另一个槽老爷起床时的惊天动地。

    一晚的睡眠,已经冲淡了他昨晚被人谋杀的恐惧。停留在他脑海的,是很多的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要把我扔到水塘里溺死?

    犯人是怎么进来的?

    。。。。。。。。。。。

    首先是进来的问题。门口是由两道门组成。一道铁门,一道木门,铁门在前,木门在后。他睡觉的房间在一楼。窗户装有直径为一厘米的粗铁棒构成的防盗栏。破坏它必须有液压剪等极具破快性的工具才行,而且防盗栏并没有破坏的痕迹,所以犯人只能从大门进入。

    厚宁下楼观察发现,两栋大门的锁并没有遭到破坏,但不排除一些高手通过一些铁丝敲开,这些可能得等警察来看看才行。

    其次,是为什么要不远万里地抛置在水塘里?随便轻松地用刀子一割不是更加快捷?家里离水塘边并不远,运输很成问题。因为要解决用什么运,运载时还得防止他醒来的问题。

    如果考虑到虐杀的问题话,嫌疑人必定在一旁看着,受害人的痛苦才是他犯罪的目的。所以在岸上看到刘晓玲的丈夫便有着最大的嫌疑。

    他们之间有牙齿印,而且男人身强力壮,最有力量干把他抛置在水塘里淹死的事了。

    之前还一直以为失手把他砸死,看来这就是他要置我于死地的理由。

    报不报警呢?手机一直没信号,警察局不在本村,倒是在稍远的岭下村。而且,这件事的定性大有可能只是故意伤人,而如果他把我失手敲晕他的事也捅出来,警察最多也只会调听我俩之间的矛盾,并不会有太多实质性的解决。

    况且以上不过是我的猜测,没有实质证据指明是他干的,万一颂告他不成,反而被他将一军也不妥。

    还是搞清楚事情的起因会更好。

    。。。其实,刘晓玲会不会也帮他的忙。。。

    ‘’想什么呢?说来听听。‘’林言在后面问道。

    经过溺水一事后,林言一直很恼悔,说什么都是他的错,如果没有因为他离开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之后便死跟着厚宁身边不离开。

    有一个人陪着总比单身要安全得多,所以厚宁也默认了林言的随身跟随。

    厚宁把刚才想到的东西择点重点来说,并问他有什么看法。

    林言没又立即回答,过了会问:‘’你现在去哪?‘’

    ‘’去看个人。‘’

    他们并没有走远,拐了个弯就到了。

    目的地是一间建的相当骚气的别墅。在一栋栋的民房里显得相当的鹤立鸡群。前院是由一排欧氏匝栏围起,里面种着一大堆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房体是有白色,带有点蓝色,显得相当的文青,一看就知道屋主人肯第是个骚包。

    ‘’这是我小学同学的家,他爸之前在县里当警察,家里还有些钱。他妈是文化社的。所以建了这间别墅。他妈一直很不开心他爸带他们一家人在这乡下地方住。所以他爸就随便她喜欢怎么建这房子都行,乡下建房子又不贵。‘’

    ‘’我来只是想看一下我同学,顺便请教他老爸该怎么办。‘’

    他们敲了好几下门,里面都没人应。

    ‘’都不在家啊。‘’厚宁有点扫兴,‘’你在干嘛?‘’

    林言弯腰扫视了一下,之后就从花盆底下抠出了一条钥匙。

    ‘’喂喂喂,擅闯民宅是犯法的。。‘’

    ‘’那得看有没有住才知道。‘’

    ‘’什么?‘’

    ‘’门打开了。

    屋子里面没有什么惊世骇瞩的东西。平常老百姓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倒是屋主人想显现一下自己独特的艺术品位,在房间放置了几张抽象派画作。苹果大的眼睛配上芝麻大小的嘴着实有点不同寻常。

    ‘’你不能因为他家太骚包就说他家没人住吧。‘’侯宁有点不满林言不打招呼就进别人家的行为。

    ‘’家里太整洁了,不像有人住过。‘’

    房间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枕头没有凹陷的痕迹。所有东西都像新买来一样光洁亮丽。

    ‘’或许他们只是出去旅游了呢?‘’

    ‘’或许,但你们村的人也未免太有钱了,从我们来的到现在,我们并没有看到过其余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