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07-13 19:49:34本章字数:2042字

    厚宁没敢继续看下去,把白纸塞进裤袋里,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他的小动作没瞒得过林言,但他没点破,只是皱了皱眉。

    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因为那张小纸条,厚宁一直心不在焉。所以刘晓玲和厚母谈了几句就离开了。

    ‘’你怎么了,刚才一直都不在状态。‘’

    ‘’可能是没喝脉动吧。‘’厚宁打了个哈哈哈过去。

    他是不是指林言?在他身边只有他妈,还有林言。

    不是人,不是人是什么?鬼吗?

    ‘’你没事吧。‘’一阵凉意侵袭厚宁的大脑。林言的手放在厚宁的头上,‘’是不是发烧了。‘’

    厚宁拍开林言的咸猪手,‘’没风没雨的,哪里来的的发烧啊。‘’

    真的很凉。

    厚宁对林言埋下了深深的疑惑。他是谁,下雨那次遇见难道不是偶然?他一直跟着我是想干什么?为什么他总是一副我们很熟的样子?

    厚宁心中有一千个疑惑,使得他惶惶不得安。

    他必须单独见见刘晓玲。

    当厚宁准备出去时,林言也就会跟上。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只想一个人走走。‘’

    ‘’一个人不安全,我陪着你。‘’

    ‘’我是一个成年男人,还轮不到你保护我。‘’

    ‘’我怕你会招人袭击。‘’

    ‘’那次是意外,我那时睡着,现在我醒着。而且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私人空间,你老跟着我你烦不烦。‘’

    ‘’不烦,我很开心。‘’林言从善如流地说道,‘’有你在的地方我就很开心。‘’

    简直就是一副忠犬攻的摸样。

    厚宁对林言那煮不烂咬不透的样子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林言的陪同下随便逛了两圈就回去了。

    晚上。

    厚宁思索着如何摆托林言的纠缠,思前想后,纠结万分,结果就算硬闭眼也睡不着。

    ‘’想什么呢?‘’一股气息袭来。地贴在他后背

    厚宁没理他,继续在装睡。

    一条手臂拦腰环起他,一具躯体紧紧地贴在他后背。

    ‘’想干嘛?‘’厚宁挣脱开林言的囚禁,并拉开距离,‘’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我以为你睡了。‘’林言不置可否地说。

    ‘’我要是睡了你还想干嘛。‘’厚宁怒不可遏。

    ‘’我想做的事可多了。‘’林言用充满青色的眼神望着他,仿佛这一刻厚宁车裸的躺在床上。

    不是我方太懦弱,而是敌方过于强大。厚宁默默地转过身,泪奔的咬着床单屈辱地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连日来吃的东西不新鲜,厚宁好几次肚子疼,跑到厕所里又拉不出来。

    窗户一直都是正对着大街,改是没法改的,毕竟修的时候没想到会这样,又不能单纯的填了了事。厕所重地缺少通风是会死人的(严肃脸)。所以装了个内折的窗子,平时内锁关上,用的时候打开。

    厚宁一边蹲着一边靠着窗户往外看,心想:这破窗真低,建了跟没建似的。本质跟那些露胸的一样,遮着跟不想遮一样。

    嗯嗯嗯。。。其实。。从这跳出去不就可以躲开林言。

    厚宁立马穿好裤子,临走前还在窗边呻吟两句,装的好像是要拉拉不出的样子。

    刘晓玲家离这不远,小时候一直以护送为由,偷偷跟踪来到这里,但也只是在门外看看而已,进去连想都不敢想。毕竟女神旁边三千观音兵不是逗着玩的。

    结果现在是有机会进去,女神这朵花就凋了。

    厚宁敲开刘晓玲的门,刘晓玲一脸惊喜,‘’你来了。‘’

    ‘’你老公在吗?‘’为什么有种偷情感觉。

    刘晓玲明白厚宁的尴尬,‘’不在。‘’

    厚宁没了顾忌,迈开大步走进去。

    刘晓玲从厨房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厚宁。

    厚宁拿起水杯,一口饮尽,‘’那张纸条是你写给我的?‘’

    ‘’是。‘’

    ‘’能解释一下吗。‘’

    刘晓玲没有出声,只是拿起她那杯水一口一口饮完。

    他们之间陷入一阵沉默。

    过了很久,刘晓玲把他那杯水喝完。

    ‘’厚宁,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叫刘晓玲,信中小学的学生。

    我妈说如果不是街口那个铁嘴算用命赌说这一胎是个男的,我肯定被我奶奶命令我妈去做人流。

    所以我的出生必定伴带着离别。

    我奶奶看到我时,就收拾好东西,并且留给我爸一个问题,要妈还要老婆孩子。

    听我妈说我爸是村里有名的孝子,就算心里不愿,可也怕后面的人说闲话。最后婚还是离了,去城里打工。起初总会收到寄钱来的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来的时间不断推移,直到不再来。

    其实我妈并没有怪罪我爸和我奶奶,而且她也认为女人如果不能为他的丈夫生一个男孩,那个女人着实没什么用。

    家里一直靠着母亲辛苦供养勉强坚持下来,偶尔还要应付那个除了会赌啥都不会的舅舅,日子就这么过去。

    虽然以前我总会跟我妈说,不要再给钱给舅舅了。

    但她总是不理我,并且一直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女人不就是应该孝顺父母,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三从四德嘛。

    我不喜欢我妈,我不喜欢呆在家里。

    在家里我妈永远总会有大把事情要做,从来没有时间浪费在她女儿身上。夸张的说,从小到大我们之间的对话不超过一百句,而且包括吃饭了等日常语句。

    我喜欢呆在学校里,在学校里每个人都喜欢我,他们都会围在我身边。

    女生总是会和我谈论某某个男生很帅,他好像对我有意等等。

    男生总是会帮我打早餐,帮我值日。

    他们对我的好让我虚荣心暴涨,在这里我不是在家里那个人人都嫌弃我的废弃物,在这我是公主。

    中学在离村子不远的小县城上。

    虽然只是个小县城,但比在乡下地方好的多了。

    那里有肯德基麦当劳,来来往往的人口中的话题不再是今天吃什么,家里邻边的八卦,而是化妆明星等等新奇的东西。

    来到这里的我不在想回去,不我以后也不会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