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7-07-15 22:34:37本章字数:2024字

    ‘’我还记得那晚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我就坐在门边等他回来。他十一点的时候回来,满身酒臭。其实每晚都是一样的,每晚他都是这样子回来,每晚都是我帮他收拾,抬他进房间睡觉。你说我是不是件?‘’

    没等厚宁回答,她又继续说:‘’那晚,我想,我受够了。每日如一的日子我还要过到什么时候,没有期盼的日子每天都在折磨我,我为什么还要过着这样的日子?我问我自己。那晚我没有抬进房里。我坐在地上想了一晚上。想我的胃癌,想我的现在,想我的将来,想我以前的家,想我妈,想我的过去,我第一次认识他。想有一次他对我说,我会娶你,爱你一辈子。一辈子有多长,可我等不来了。我厌倦了。然后我去厨房拿刀捅死了他。‘’刘晓玲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她只是在讲故事,故事说两只小熊上山似的。

    ‘’那他是谁?‘’厚宁有点不敢相信。听了那么多东西,感觉脑瓜子像爆炸似的。

    刘晓玲望着他,半响没出声。

    突然她笑了,笑得很开心,好像捉弄了某人,看到那人一脸愤怒的样子,‘’难道你还不懂?他死了,所以他在这里。我在这里,所以我死了。我已经死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死了。你身边的好朋友林言也是死的。你妈也是死的。捅死他当晚,我就不想活了。就算胃癌早期我也没钱治啊,而且我杀了人,就算治好了,下辈子也是监狱里过,跟以前有什么不同。还不如早点解脱。可为什么?‘’

    刘晓玲突然发疯似的揪着厚宁的衣领:‘’为什么连解脱都不放过我,连死都不放过我。为什么就算死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刘晓玲崩溃的哭了,但手劲一点都没放松。衣领子勒得厚宁要死,感觉肺喘的像个麻花似的。

    ‘’你知道吗?我在这醒来的时候,罗文斌他捅了我十七刀。十七刀,真的很痛,痛得你以为你要死了可你死不了你知道吗?厚宁你救救我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我真的很怕他,我怕他再捅我,我怕他打我啊。很痛,真的很痛,我不要在这待下去了,你会帮我的,是吧,厚宁?‘’

    厚宁的脑瓜子像有人在里面敲锣打鼓,左边的敲锣,右边的打鼓,让厚宁一刻都不能思考。

    ‘’你说什么,我可能不太懂,如果我能帮的话。。。。‘’

    ‘’只有你能帮我。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死的,所以谁都逃不开,走不出这座死城。但是你不同,你是活着的。既然你能进来,就能出去。只要你把你出去的机会给我就行了。‘’

    厚宁有不好的预感,用尽全力推开刘晓玲,左摇右晃走向门那边。

    ‘’死城,顾名思义,里面的人都死光了。所以在这里的人谁都死不了。可你不同,你是活着的,所以你能死。但是你一死,就违反了死城的人不能死的规矩。所以,只要杀死你的人,就能活回来。‘’

    刘晓玲手持到,慢慢走过去,‘’你逃不了的,我在你的茶里加了安眠药,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么多。你还真是没变过,跟以前一样,还是一个白痴。但是我喜欢,你不白痴,我怎么骗你。‘’说完,一把推倒厚宁,用力一刀捅下去。

    厚宁真切的感觉得到尖刀捅破皮肤,直戳肌肉,贯穿前胸,像一个个连贯的慢动作,疼的要死不死。

    刘晓玲把刀抽出来,‘’果然刀是捅不死你的,难怪他们用车运你到水塘里淹死。‘’

    ‘’不过我们时间多的是,等我一会儿,我带你去水塘。‘’刘晓玲站起来,伸手抓起桌上的花瓶。准备砸晕厚宁。

    厚宁被那一刀捅得醒了一半,刘晓玲一花瓶砸过来的时候,厚宁滚了个半圈,堪堪躲过花瓶。

    ‘’妈的,动什么动,乖乖的就不用受那么多的苦。‘’刘晓玲一击不成,十分气愤。蹲下去甩了厚宁一巴掌。

    妈的对你老公温顺得像头羊,现在打人跟头母夜叉一样,精分的可以啊。厚宁转了半个圈已用完全身力气,所以没力气抵挡刘晓玲的攻击。

    拍的一声特别响亮,下手特狠,脸都肿得老高。

    刘晓玲看到厚宁一声不吭的扛了她一巴掌,好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事,一巴接着一巴打过去。

    尼玛。

    此时的厚宁正处于半昏迷状态,不停的被人抽巴掌把他想晕过去的状态生生掐断。感觉处于冰火两重天。

    这女人有病是吧?回想起第一次见她时的憔悴,被她老公打的时候的懦弱,到现在疯狂的神色。心中的怒意与现在的无能为力感成正比,而且系数一直攀升。越发想杀了这个欺软怕硬,恩将仇报的的疯婆子。

    林言你个死傻逼,我都失踪那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来找我?突然厚宁很渴望林言的出现。甚至有那么一刻他觉得林言会破门而入来救他。

    ‘’砰‘’‘大门似乎是被人暴力破开。

    就在刘晓玲被这一声响吓得反应跟不上的时候,一拳实打实的往刘晓玲脸上招呼。

    林言就这么出现在厚宁的面前:’‘厚宁你怎么了?’‘

    ’‘感觉想死死不了’‘

    林言听到他还有力气耍宝,心也放下一半。不过看到厚宁的脸肿的跟头猪似的,林言脸色顿时阴的跟要下雷阵雨一样。

    ’‘我可能要对你的初恋情人动狠手,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吧。’‘生怕厚宁会阻止他似的,林言迅速来到刘晓玲面前,一拳就往他脸上捶。

    听着刘晓玲宰嚎得跟宰生猪般凄惨,厚宁晕乎乎的想,我好像没有力气鼓掌。。。。。

    发现厚宁失踪时,已是厚宁他逃出去半小时的事了。林言越感到不对劲,招呼也不打便一脚暴力打开厕所门。

    里面空空如也,窗户大开,外面的大风吹的窗帘呼呼作响。

    ’‘厚宁。’‘林言恨得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