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07-17 20:17:01本章字数:2005字

    你去哪了?为什么要瞒着我?你甚至连你的信任都不给我?为什么?

    林言内心中的焦虑混杂着无力和恐惧感。我在你的心中就是那么的不堪?

    冷静。在林言的情绪准备要失控的时候,他提醒自己,我要找到他。

    会想起昨天刘晓玲找厚宁的时候,厚宁望向刘晓玲奇怪的眼神,这件事必定与这个女人有关。

    可是那个女人她究竟在哪里?

    难道那个白痴不会怀疑一下的吗?难道那次溺水的教训还没教会他不要随随便便相信别人的吗?明知道那个女人的老公不是什么善茬,怎么去的时候就不会去想想吗?

    林言一肚子气无处可发,气的心肝脾肺脏一抽一抽的。

    不是这,不是这。林言一件件房子破开大门,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空空如也。

    时间慢慢过去,林言的焦虑一层一层的加厚。

    爆门时破坏力极大,手手脚脚不同程度地经行伤痕积累。

    还好刘晓玲家的隔音效果并不佳,刘晓玲砸花瓶的声音隔老远就传到林言耳里。

    能弄那么大的动静一定有人住,有人住的地方里找到厚宁的机会越近。

    林言寻声靠近,听到有一间屋内吵杂声不断。随即不顾后果地破门而入。

    看到侯宁被那个见女人抽的奄奄一息,林言再好的脾气也会爆发,况且他还积着一肚子的气。

    这是刘晓玲继家暴以来,被抽得最惨的一次。以往的经历是,她被罗文斌抽完后,还有力气哭。现在被林言打得鼻血横流,以前漂亮的脸蛋,现在扭曲得好像是毕加索作过画的画布,画布上绘着分离切割的器官。

    林言用力喘了一口气,对于把刘晓玲打成这样他的良心一点也不疼。对男人要狠点对女人要疼点这样的概念他一概没有。反正他认为,欠抽就得抽狠点,还得管他是谁?

    回头去看厚宁,把他抱在怀里,发现还有温度。再看,又睡了。林言不知道是气还是笑好,这货一到被救就睡得不省人事。这次还想睡着了逃避责任?真是行啊你。

    林言踹了一脚地上还在蠕动的生物的生物:’‘是你干的还是你们合伙干的?’‘

    结果地上那个东西除了发出一些不明所谓的咿呀声之外,什么也不会干。等于白问。

    算了,谅他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林言打横抱起厚宁,走出去。

    厚妈看到厚宁昏迷不醒的抱回来,吓得脸色苍白,忙问是什么事,确定侯宁没事才放心。

    最后还是由林言照看了一晚上。

    回到家的厚宁又睡上一天,才醒过来。

    外面依旧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侯宁掏出手机,手机显示现在是早上七点。虽然长时间没充电,手机功能几乎全部废了,但看看时间还是可以的。

    妈的,都过了几天,怎么还在下雨。

    厚宁用力把自己扔回床上,闭上眼睛。昨天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重播。

    ‘’这里的人都死光了,这里是死城。‘’

    厚宁被这句话真的脑瓜子清醒。

    死了?全都死了?我妈都死了?

    楼下那个死缠烂打让他回来的臭老太已经死了?

    不可能。怎么会,她还活在我眼前,我还吃过她亲手煮的饭,不可能。那女人疯了才会乱说。

    但是厚宁还是难以心安理得,他必须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虽然最后可能被喷是白痴,但总好比现在一无所知的担心要好得多。

    厚宁从床上弹起来,准备出去问个明白。

    结果撞上要进来的林言。

    ‘’你干嘛去?‘’

    ‘’有事,别挡着我。‘’

    林言二话不说,抱起他直接扔到床上。,然后俯身压着他,脸贴脸的质问他:‘’你昨天干嘛去了?‘’

    厚宁顿时感到压迫感十足,尤其林言阴下脸的样子极具威胁力,震得厚宁大气都不敢喘,而且昨天还是扔下林言偷偷溜出去的。这下可得被人秋后算账。

    厚宁底气不足地说:‘’关你毛事。‘’并且试图进行反抗活动。

    ‘’再动我就奸了你。‘’林言声音沙哑的说道,与此同时,厚宁感觉有样硬硬的棍子直戳腹部。所以他相当识趣地不乱动。

    ‘’我问你,我就那么不值得相信?非得避开我才能去?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的?是不是只有才担心你的安全,难道你就不会考虑会不会有危险的吗?‘’

    ‘’信任是相互的。你必须告诉我你是谁,我才能判断你是否值得相信。‘’

    ‘’还是被你知道。‘’林言放开厚宁‘’你知道多少?‘’

    ‘’不是很多,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死光了?‘’

    ‘’是。‘’

    ‘’开玩笑的吧。‘’厚宁笑得比哭还难看,‘’你以为在写小说啊?你骗我的吧?‘’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你不能不信。‘’林言很严肃的说,‘’现在不是质疑的时候。就算这是梦,你还是待在这,你必须逃离这里才能去反驳它。‘’

    ‘’你是死的还是活的?‘’

    ‘’我也死了。‘’

    ‘’那我是死的还是活的?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还活着,至于这里是怎么形成,我不清楚。‘’

    ‘’你不是在这死的吗?‘’厚宁对林言的回答很不解。

    ‘’不是,我很早就死了。我死的时候这里还没形成。‘’林言如实回答。

    ‘’那你怎么进来这里的?‘’

    ‘’还不是因为你。‘’林言无奈地说,‘’我一直在你身边,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这个地方很邪门,那些死了的鬼魂进入以后是无法再出去的了。换而言之,我是不能出去的。‘’

    ‘’你一这在我身边,你是谁?‘’

    林言看着厚宁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应该忘了我吧。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你又怎么会记得。‘’

    ‘’之前跟你说的事我没有骗你,我被我继父赶出去之后,没钱吃饭,天天吃垃圾。你还记得我吗?我们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