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21 12:20:13本章字数:2035字

    林言深沉地望着厚宁,望得厚宁一时没话说。

    ‘’不记得没关系。这些年我一直在你身边。‘’林言摸了摸厚宁的头,被后者一手抽下来。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厚宁颇为不爽林言的摸头杀。

    林言反手抓住厚宁的手,十指相交,认真地望着厚宁:‘’那现在相信我吗?‘’

    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厚宁忍不住吐槽。

    ‘’别玩了行吗,大白天你犯什么病?‘’厚宁试图甩开林言的手。

    ‘’我没有玩你,我是认真的。这里不再是你认识的世界,你所认识的人已经不再是人了。人世间的感情,法律规章不在束搏他们。他们会为了重回人世来杀了你。刘晓玲就是,其他人也会是。他们知道你还活着也是时间关系。所以,我只想问你,你信不信我,你是否认为我值得信任,你是否相信我不会杀你。‘’

    厚宁被他问得的有点呆,‘’如果我说我信你,那就很虚伪,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我与你相处都没超过一个星期,我甚至都不太清楚你是个怎么样的人,实在让我太难相信你。‘’

    林言明白厚宁的问题,他放下厚宁的手,乘厚宁发呆这一刻,伸手用力揉了揉厚宁的头发。‘’别想太多了。‘’

    厚宁没有反抗,继续说:‘’怎样才能出去?‘’

    ‘’我不知道。‘’

    ‘’什么?‘’

    ‘’理论上只有你才能出去,也只有你知道。‘’

    ‘’按你的意思,就是我现在想走就能走?‘’

    ‘’是的。‘’

    ‘’那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再见。‘’厚宁披上外套,准备潇洒离开。

    ‘’你要走了?‘’林言拉着他。

    ‘’废话。我在这干嘛,等死吗?既然你们都承认你们自己都死了,而我还活着,那你们让我一个大活人待在这干嘛。三天两头的谋财害命,而且按你的说法,会有更多的人,哦,不是,是鬼要杀我,留在这的我难道嫌命长?‘’

    说完,厚宁已经走到门前打开房门,后妈站在门前。

    林言停止对厚宁的纠缠。

    ‘’妈,你在站着干嘛?‘’厚宁感觉厚妈有点不对劲。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怎样了。‘’厚母张开怀抱,把厚宁抱住,‘’听你说你要走了,妈舍不得啊。‘’

    ‘’妈你吃错药了啊?‘’厚宁被她妈的熊抱吓得有点不知所措。

    ‘’小心。‘’林言手疾眼快,把厚宁从厚母怀里拉出来。

    ‘’可妈舍不得你走,就不能不回去吗?‘’厚母右手持刀,目光尖锐。

    ‘’妈你疯了吗?‘’厚宁被这一突发情况吓得不知所出,一愣一愣的站在一旁。

    厚母发泄似的一刀子砸过来,,没砸中任何人,当的掉在地上。

    ‘’我他妈白养你这头白眼狼,当初养你的时候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扯大你,想着以后你能养我老。现在可好了,避瘟神一样想着要走。你说你有什么用?‘’

    ‘’伯母,你想清楚你现在干嘛。‘’林言把厚宁护在身后。

    ‘’也对,刀怎么能杀你,试都试过了。‘’厚母自言自语地说。

    ‘’是你干的对不对?你用花瓶砸我,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还有那次溺水,是你和罗文斌一起合谋干的,对不对?‘’

    厚母麻木的看着他,‘’是又怎样?‘’

    厚宁此刻冷得想发抖。林言把他像所有物似的环起来,厚宁也没有意识要反抗。

    ‘’为什么?‘’林言说出厚宁心中的疑问,‘’你也想杀了他回到人世?‘’

    ‘’只是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想找一个人陪一下我。‘’厚母冷漠的回答了林言的问题,‘’他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也从不打个电话回来问一下我过得怎样。给他打个电话好像背后有人在催命一样,不过几分钟就用工作来敷衍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找到,也被指望他能结婚生子,给我弄个孙子逗逗。作为他妈,只有在养他的时候有用,还记得你。儿子长大了,哪里还会记得家里养过他的老母亲?既然你也是已死之人,就明白生死有别。死人永远都别想待在活人身边。如果他今天走出去,再过几年,结婚了,生子了,生活中有了重要的人,谁还会记得你现在为他舍弃一切?听我说一句,唯有杀了他才能留下他。‘’

    林言低头望着厚宁,厚宁没有与他对视。他甚至到现在还难以相信他妈为了让他留在这儿伙同他人一起谋害他。

    厚母转身离开,‘’我已经告诉这里的所有人厚宁是活着的,所以,只要是想再次活回来的鬼,都会来杀他。祝你们好运。‘’

    ‘’这里有多少人?‘’

    ‘’不多,大概百来吧。‘’

    ‘’走。‘’林言拉着厚宁的手往外跑。

    ‘’我们能去哪?‘’厚宁还没反应过来。

    ‘’去哪都行,但是你家不安全了。‘’

    ‘’他们不会来得那么快吧。。。‘’厚宁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一把菜刀迎面甩来,被眼疾手快的林言接住。

    ‘’嘿嘿,小哥,我们又见面了。‘洗剪吹’混混一组嚣张地站在一边。

    ‘’别想着走了,路已经被我们围好了,我劝你最好识相点把命交出来。‘’混混a叫嚣道。

    ‘’命就只有一条,你们打算怎么分?煲汤喝?‘’厚宁吓得发毛还不忘挑拨一下。

    混混a显然被问住了,混混b在一旁救场:‘’我们怎么分不关你什么事,别想着挑拨一下就能逃出去。‘’说罢,拿出铁棒就攻过来,被林言眨眼间秒掉。

    混混们对林言十分顾忌,纷纷对着厚宁大叫:‘’你还是不是男人,躲在另一个男人背后吃拖鞋饭。‘’‘’死基佬你出来。‘’‘’就是就是,躲别人后面算什么英雄。‘’

    厚宁顿时觉得混混们脑子不好使,就凭几句街口流氓对骂就想坑他出来白送命,简直就是谁认真谁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