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有味

    更新时间:2017-06-16 15:47:31本章字数:1095字

    野韭菜

    野韭菜就是藠头。外地多取其鳞茎腌制佐餐,在我们乡下,多取其嫩叶,切碎拌鸡蛋炒,有初春的辛香,唯香椿头炒鸡蛋差可比拟。

    也可拌上米粉,入屉蒸,味道也很好。读小学时,学校附近有一块沙地,散布着几十个光秃秃的坟包,只有春天才有稀稀疏疏的几簇绿色:茅草、野葱、枸杞、野韭菜……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会忘了内心的恐惧,一放学就冲到沙地上,拔野韭菜,姐弟几个一人一大把,就可以做一盘蒸野韭菜了。

    野韭菜古称薤。汉武帝宫中乐官李延年有一首著名的挽歌: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地米菜

    我们乡下把荠菜叫地米菜。“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据说可以清火祛湿防春瘟。

    三月三,地米菜已经老了。在乡下,鲜嫩的地米菜更受欢迎,可以凉拌,可以包饺子,包春卷,剪鸡蛋饼,都极清香。

    也可以素蒸。乡下有句俗语:地米菜烀蒸菜,好吃佬婆娘端碗来,先来的吃一碗,后来的舔锅铲。

    白菜薹

    猪油渣烘白菜薹,口感甚美。若无猪油渣,可用腊肉或猪油替代,但需把握好量,油重则腻,油清则味寡。

    莴笋

    清炒莴笋最好也放点少量腊肉或荤油。带一点叶片,比单纯炒莴笋片味道更好。

    也可过水后凉拌。

    我更喜欢生吃莴笋。

    藜蒿

    荆州人嗜吃藜蒿。冬季初上市时,一斤藜蒿售价往往在二十块钱左右,真正是“豆腐卖过肉价钱”了。春节之后,藜蒿大量上市,很多家庭都是成捆成捆地买。

    我们乡下原本没有藜蒿。母亲来荆州帮我们带小孩三年,回到乡下,跟左邻右舍谈起在荆州的见闻,说:荆州人吃藜蒿,跟老牛卷青草一样,大口大口的。

    藜蒿最常见的烹饪方法是以腊肉炒。腊肉须肥瘦相间。

    汪曾祺先生考证:苏东坡《惠崇春江晚景》“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之“蒌蒿”,即为藜蒿,且“蒌”字应读如“吕”,加肉炒食极清香,“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

    枸杞头

    枸杞与苏东坡也颇有渊源。他在密州知州上除了那首意气风发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还有一篇自嘲式散文《后杞菊赋》,序中说:“及移守胶西,意且一饱。而斋厨索然,不堪其忧。日与通守刘君廷式循古城废圃求杞菊食之。扪腹而笑。”

    堂堂密州太守,居然“循古城废圃求杞菊食之”!居然还能“扪腹而笑”!

    老家菜地的竹篱笆中,就夹杂了不少枸杞。每到秋深,篱笆就挂上了一串串小红灯笼。但没有谁食用,一任过去过来的小孩摘了捏着玩、扔着玩。

    春天的枸杞头(我们称之为“青菜头”)焯水凉拌,也别有一番风味。加少许盐、几粒枸杞,即可。香油酱油味精之类就免了,否则失其本味。

    还可清炒。《红楼梦》第六十一回有段对话:“柳家的忙道:……连前儿三姑娘和宝姑娘偶然商议了要吃个油盐炒枸杞芽儿来,现打发个姐儿拿着五百钱来给我……”

    一道油盐炒枸杞芽儿,居然“卖”到了五百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