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相逢何处安如命

    更新时间:2019-09-01 23:01:01本章字数:1228字

    淑苑斋内,一声“太子,四阿哥到。”便如一声重雷,在这里的几十名女子都是经过宫规严格训练的,此时有条不紊地慢慢站成几列,躬身齐声问好,站在最后的那个丫头却古灵精怪地悄悄抬起头来,用那水晶晶的大眼睛偷偷瞄着来人,一群带刀侍卫簇拥着两人,微首的应该就是太子吧,面色庄重,剑眉冷眼,凛然一身正气,头戴东宫金色官帽,身穿黄金蟒龙袍,腰间挂着翡翠玲珑玉佩环,脚蹬漆黑镀金靴,好一副天生太子像,再看看稍后一位,如月却愣住了,这相貌,好像似曾相识,只不过比那时白净了一些,眉目清秀,面庞白皙,两鬓飘然,身穿藏青长袍,手拿一柄沉香木折扇,腰间挂着一方宝玉,好一副温文尔雅,这就是宫中传言的四阿哥,可是这不也就是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太监吗?如月这心里已经开始懊悔不迭,这算是冤家碰头吗?

    “尔等是万里挑一,被选入宫中的女子,从此便是出身皇宫,应克己克礼,言谈举止应有规有矩,经过三年的勤学苦练,不管你们原来是市井乡民,还是将相府邸,都应该知道怎么做一位金枝玉叶的公主吧。我会通过你们苦练的成果选出一位作为待册封的亲和公主,自此不但你的出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们的家人也会成为皇亲国戚,享有一品官员的年禄和待遇,现我进行挑选。”

    被挑选进来的女子本身容貌已是倾国倾城,又加以时日,授予棋琴书画,诗书礼仪,个个也是出类拔萃,一时见也难分伯仲,如此也只是挑去了个别几人。

    随后太子说道:“如此这般,四弟,你可出一七绝待她们解解,看看有无天资聪慧,用情度事者。”

    四阿哥接口说到:“回太子,容臣一试。白马报鞍作远征,金钗勾勒青衣镂。溪边浣纱起秋风,倚门盼君待归人。”

    四阿哥的话刚说完,一个丫头便上前行礼请答,这正是如月。四阿哥一看此人嘴角藏笑,心想这丫头嘴不饶人,却也心地善良,且看她如何解答。

    “小女子名如月,四阿哥此诗平平,却情真意切,”说到此处也不忘偷偷瞟了一眼一旁的四阿哥,接着说到“白马远征者,男儿也;金钗衣镂者,女子也,浣纱盼君,自是情深之至,如此便知是儿女情长。想必这四阿哥更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太子看到上前的这个女子,相貌无几差别,但是一双大眼却透着一种别样的灵气,如此也显得和其他人有点与众不同,心中便添了几分好感,挥手示意先行退下。随后队中又有一人走向前,缓步停在太子面前,抬起头看着太子微微说到:“小女子姓荣,单字一个离。”太子看到这位姑娘时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亦或者只是觉得有种熟悉的样子。于是说到,“荣离,有些凄凉,但是分分离离,聚聚散散,自然也是命途而已。”

    “太子所言甚是,有聚就有散,天下之事便也有了定数,也就有了因果,四阿哥所言,远征待归人,金钗浣溪边,一个烽火,一个安定,想必是保国之一方安定,还百姓一个安康。”

    太子听罢,深思片刻便当即决定,和亲公主定为荣离,择日待召面圣,其他人暂且先居淑苑斋他日再做安排。

    “离儿姐姐,你就要成为公主了,高兴点啊。”

    “是啊,这是命,都是命。”荣离的心也许只有自己会懂,但是荣离的命却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