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房子拆迁

    更新时间:2017-06-18 19:40:32本章字数:2823字

    (一)

    时间总是在飞快的流逝,沁快有半年没有去移动的营业厅和小伍聊天了。这天中午,沁做好了工地上的工人们吃的午饭,就去移动营业厅找小伍聊天。

    沁刚一进门,小伍惊呼,“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啊,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说着眼睛就湿润了,要淌眼泪了。”

    沁一下傻了,“赶紧问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小伍说,“春节时,我老公去世了,是肝癌。”

    沁觉得难以置信,“不会吧,以前看你们的照片,很好的呀,幸福又恩爱……”

    小伍顿了一下,说:“年前去医院检查出来之后,一个星期都没有就去世了,本来我很难过的。但是,更让我难过的是,他竟然在外面有女人。看着那个女人抱着他哭得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就一点也不伤心了。我查了他的通讯记录,他们俩每天上午一个电话,下午一个电话,从不间断。他的通讯记录我越看就越心寒。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

    沁的脑子飞快的在转动,该怎样安慰她呢?沁真诚的看着她,说,“难怪你瘦了,原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要放宽心,男人都这样。你家的算是对你好的了。每个月工资都交给你,每天按时回家,不会夜不归宿。前几天,我跟一个朋友聊天,她真是痛苦不堪。她家的男人比大二十多岁,她是第三个老婆,儿子都上高三了。她男人跟她的闺蜜好上了,也不避嫌,两人手牵手出去散步,还特意从她妈妈家路过。她家的男人跟别人说她的身体有病,无法满足他,所以他就是要出轨。结果,她忍无可忍了,离婚。她家的男人就说给她三十万,外加一间自建的没有产权的违建房子。你说她可怜哇?所以呀,你算是幸福的了。你家房子拆迁至少有二百万,孩子也不用你操心。你这样年轻,再找一个好了。”

    小伍一听,脸色就由悲伤变为惬意:“天底下尽然还有这样的男人!男人真是靠不住。……”沁认真的听小伍述说着。谁知她说着说着话锋一转,“沁姐,你真的也要注意一下,你的肚子这样大,最好也去医院检查一下。你这样的身材真的不正常,我是为你好才提醒你。”沁点点头说:“好,我明天就去医院检查肝功能。”

    沁拿到体检结果时,并没有留意到“病危级”三个字。她只看到肝功能正常,就如释重负。她把血液化验结果给医生看,医生说,“肝肿大,囊肿9厘米,只能换肝脏。”

    沁吓了一跳:“什么,医生你刚才说什么?换肝?为什么要换肝?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医生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化验结果说,“你的肝脏是多囊肝,有多囊肝肯定是多囊肾。你的肝脏上面最大的囊肿有9厘米,肝肿大,有腹水,已经是病危级。不过血液和肝功能都还好。”然后,医生又给沁开了CT扫描和DNA检测的单据,让沁继续去做检查。他认为一个人在肝腹水和肝肿大的状况下,肝功能不可能还是正常的,所以他让沁继续去做身体检查。

    沁拿着一堆单据,毫不犹豫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没几千块钱,这些检查做不了,有几千块钱,那还不如去买点好吃的或者出去旅游。今天的检查费300块钱,还是预支了下个月的工资。下个月只剩下1700块了,电费水费至少300块,电话费100块。还有一日三餐,交通费……唉,钱、钱、钱,没有钱,想看病?算了,还是去看看海市蜃楼吧!

    沁从电梯上下来,看着见门诊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中年男人子抱着检查结果瘫坐在地上发呆。沁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关心一下。算了吧,还是先关心好自己吧。沁走到门口,又看到一个年轻的女生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她的同伴站在旁边,手中拿着一堆单据。沁和其他人一样,看了她们一眼,默然的与她们擦肩而过……

    沁从医院回来,沁的姐姐问她检查结果。沁说:“肝囊肿9厘米,肝肿大有腹水,病危级,肝功能还正常。可能要住院。”

    沁的姐姐冷冷的说:“你想要去住院?你有钱住院吗?等你交医保了再去住院的话,也要半年以后你才能去住院。”沁没有再搭理她。

    晚上,沁下班回家,在楼下遇见汪阿姨和其他几位阿姨,汪阿姨拉着沁问,“你家拆迁的字啥时签啊。我们这栋楼的住户都签了,就剩下你家了。你家不签字,我们都拿不到一万块钱的搬迁奖励。”

    沁无可奈何的说:“汪阿姨,我家的事情我可是真做不了主,你让我签字,我现在就可以签。问题是我姐姐她不让我签。我签了,她就要跟我断绝关系,我签了她不签,也不行啊,对吗?”

    汪阿姨说,“这房子不是你的吗?你姐姐都出嫁了,你爸妈都去世了。你一直没有出嫁,房子当然是你的。”

    沁无语……沁知道,今天不给汪阿姨她们说清楚,肯定是上不了楼的。

    沁叹了一口气说:“汪阿姨,你不知道,二十年前,我妈一去世,我姐就把我的户口迁到她家里去了,然后,她又一直在催促我把户口从她家迁走。我一直没有结婚,户口一直挂在她家的。”

    刘阿姨说,“那就是你们的共有财产,你们平分。”

    沁说,“是啊,我说要拿我的那一份钱,她就说要跟我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她说她要房子。如果我拿钱走了,她就买不成房子了。我说那就去买房子,她又说拆迁补偿太少了,不签。我没有办法,爸妈都不在了,我也管不了她们。”

    余阿姨说,“你姐她自己拿钱了去买房子好了,她又不是没有房子。她们都有家有孩子,你没有成家,什么都没有,你把钱给她买房子,将来你生病了要花钱,怎么办?她会给你钱?她会照顾你?”

    汪阿姨语重心长的说:“是啊,沁,你可要考虑清楚啊,你怎么办啊?我们都会帮你的。”

    沁上楼,换了健身衣服和鞋子,带上水杯去自行车俱乐部。沁租了一辆赛车,跟着俱乐部的人骑行了35公里,除了屁股痛以外,没有任何不适。如果沁换一辆配置更好的赛车,骑行70公里应该都会很轻松。沁似乎已将医院的检查结果抛到九霄云外。

    第二天早上,沁去上班,中午大概有十个工人吃饭,沁去菜场买了60块钱的菜,老板规定60块钱的菜要做午饭和晚饭,所以每天沁连剩菜剩饭都吃不到,只能是自己掏钱去买吃的。每天上午洗碗、打扫、买菜、烧水、淘米、洗菜、切菜、炒菜……忙得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快到午饭时间,沁的姐夫又从外面怒气冲冲的回来了,不知道又是哪个工人随手扔了一个纸盒子在地上,沁的姐夫冲着沁吼,“你那双手就那么金贵吗?看到这地上的垃圾,你也不打扫。”

    沁一边炒菜,一边回答他,“你怎么不说随地乱扔垃圾的人,吼我干什么。我现在要做饭,总不能拿着扫帚站在门口看到有人随手扔垃圾就去打扫吧。”

    沁的姐夫喝完水,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摔,“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工作了,让你做点事这么难。你走,你现在就给我走,不要你做饭了。”

    沁说,“你要我走可以,你把我的工资给我。”

    沁的姐夫继续激动的吼,“可以,我让你姐现在就把工资转给你,你的工资是2000块,我让她转给你3000块。你现在就给我滚。”

    沁把锅里面的白菜盛出来,放到餐桌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回家去了。一路上,沁回忆着这些年这个当初到沁家里来时一无所有,瘦得像根筷子的姐夫的变化,沁觉得那个“小人得志便猖狂”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就是TMD人生啊……沁去面包店买了一个面包吃了,回家午睡。沁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沁计划用这几天休息时间把房子的事情处理好,这样拖下去不行。

    (本小说纯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