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由得

    更新时间:2017-06-18 23:49:30本章字数:1143字

    这几日京城可是要变了天,一向傲睨自若的怀王竟是要八抬大轿地迎娶苏家二小姐了。而让这婚事闹得沸沸扬扬不是这本身,而是二小姐她不情不愿的。要说怀王有什么好处虽找不上来,可归咎到底,他是当今圣上的至亲,先皇的胞弟。

    出神地望着亭前的潭水,苏湘芹已经痴痴地坐了许久。父亲和皇上举荐,将她许给了怀王。可天下谁人不知,怀王的恶劣行径,吃喝嫖赌,散金如土,妻妾成群,并且甚好男色。她知道,父亲从来说一不二。这门亲事结下了,两家欢喜。但自己也算是一生就此搁置了。心中怅然若失,有些不甘,愤慨。但无从说起,愁一如春水,剪不断。理还乱。

    “小姐,我…怀王有些事要找你。他,他已在后门口等着了,他叫您去呢!夫人让我把这步摇束上,要风风光光的!”只见烁鸢双手呈上了王玉梅的金步摇,叮叮当当的,是一只凰的模样,囚于一竹竿上,单脚被锁链拴住,另一脚蜷起。双翼平展。金叶做成的竹叶栩栩如生,叶茎点翠。似乎这丁零之声便是风打竹叶的生响。苏湘芹点了点头,示意她将这只步摇钗上。

    烁鸢领她走出了房间,来到后门。只见那怀王坐在秋千上,荡得正欢,二郎腿翘地得意非常。苏湘芹站在树后看了许久终于走出来迎了怀王。

    “见过怀王,怀王千岁。”

    “哈哈,爱妻何言!来本王身边坐!”许邈朔用腿支停了晃荡的秋千,一边笑着,一手揽过湘芹。湘芹猛地一震。遂从容地坐上了怀王的膝头。她回首还像往常一样含笑应答。

    怀王挥了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女们把秋千停下。他扬手摘了苏湘芹发髻上新簪的步摇,抵到她手心,乐呵呵道“这个不好,待我赠你个好的!”湘芹眉头将皱未皱,正定定地瞪着自己的掌心。怀王便一手从袖袋里掏出一只沉香木盒,香气氤氲于二人之间,幻也未幻。他亲手打开了那盒子,盒子正中镶着一只翡翠链金钗,整体为鱼状,活灵活现,似乎是走进了梦中的那鲲。

    苏湘芹依从地把脖子凑上去教他戴上,然后笑笑,在怀王耳尖道“千岁爷的饰物果不寻常,只是不知苏氏能戴多久?”怀王闻言又是一阵大笑,眼角一挑,忙不迭地应着“相守一生!”

    “千岁可是玩笑话?”

    “湘芹倒会磕掺我了!本王似个出家人——不打诳语!哈哈哈…”怀王就势逮上了苏湘芹的手臂,在上面轻咬了一口。湘芹猛地一惊,如试水的鸟儿,忙地起身跪地行礼。“芹儿僭越了,千岁恕罪。”她嘴上虽然百般恭维,往自己的错处挑。但毕竟是个未经世的阁中闺女,那眼神是怎么也装不像的。苏湘芹一直强拧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形成一个土字在眉心正中。

    怀王合上手中的锦盒,抬眼看向苏湘芹——她已然羞红了双颊,耳鬓染了霞光。

    怀王紧接着不置可否地一咧嘴,手上使劲拉起了她,拥入怀中。狠狠地支着她的腰道“爱妻言重了!咱们成婚在即,何必拘此礼数!”

    言毕,许邈朔将苏湘芹空手相倾,置于赤地。然后恍惚转身离开。回首一笑,再将锦盒掷给她,“这便是定情之物,当年太后那老人家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