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契定

    更新时间:2017-06-18 23:50:33本章字数:1312字

    “苏西,你日后便跟着他吧!”

    苏祯涤听了这话,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从苏平川的怀里探了出来,望着底下的苏西,不置可否。

    而苏西则积极地行了个大礼,单膝着地,“谢公子!”

    祯涤看到这孩子小小年纪,如此会讨人欢喜,不禁也嗤笑出声,一直绷着的脸终于肯松开。他拽了拽苏平川的领子,要哥哥放他下来。走到苏西身边,伸手扣了扣他的额头,“那,做我的下人要听命。不可和别人说我与你独说的话,不可擅自做我不知道的事儿,不可和老爷夫人长辈们检举我…还有,不可孑然离开…”苏平川看着自己弟弟这副假正经的模样,不由地抱起手听了下去,只是越听越好笑,不知当不当笑出声来,只得出言止了这话梢“好了,好了,祯儿也够说了,不妨回去慢慢再捋这些条条道道,也好教我巡你走这靶场一遭!”苏西也是听得云里雾里,似乎满脸悔意,这时恨不能不长这双耳朵。

    苏祯涤于是顿了顿,道“也是,我好不容易来这靶场,规矩…还是等回去有空慢慢说的好!哥哥,走吧!”

    苏祯涤挽起苏平川的袖口就走,全然抛下云里雾里的苏西。差不多隔了一丈远近,苏西才回过神来,追上前去。

    靶场中央,横竖四面放置着武器台列,全是供这些苏家小辈们练习用的,虽说是演练,但也都是真刀真枪,不会像其他氏族大家怕孩子伤着碰着而刻意磨钝锋刃。

    苏西看着这一溜排的银光在太阳底下晃了眼,不禁也是滞怠了一刻。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子豪情来,尽管不能挥舞个一招半式。

    围在四周的小辈们早已按耐不住地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全然不顾平日里苏平川教给他们的组织规矩。苏平川不禁按住腰间的配剑,大喝道“肃静!还都记得规矩罢!若是有谁忘了……”这一声总算止住了吵嚷的氛境,如扬汤止沸,只听得一旁的苏祯涤大叫了一嗓子“哥哥!这剑真重!我…诶…”,循着声音便看见他双手正握着一把钢剑,试图把剑从鞘中拔出。而这剑身都与他长量相近,不知他要如何才能拔出了。苏平川见此,无奈地放下了按着剑的手,挥散了小辈们,上前揉了揉祯涤的头,道“祯儿如此喜欢剑,算是有缘,不如待下月生辰为兄送你一把软剑…”祯涤闻言立即放了手,又拉起了哥哥的袖子,不住的笑着点头,“好好好!哥哥千万记得!可为何是软剑?”“不是软剑,你又如何提的动?”

    “可先生说过的故事里,那恶人一般使得便是软剑,为的是可别在腰间不被人发现,与暗器别无二致!哥哥,我若是长大后使这剑,可不是……”苏平川万没料到苏祯涤想到了这些,不经意地一恍惚,然后笑道“剑魄人塑,剑魂心生。人心若正,便不怕他人绯言。祯儿虽使软剑,但可一定得是个好人,不能日后做说书人的笑谈不是?哈哈哈…”

    这时苏祯涤缓缓地抬起头,默默地咕囔了两声,望向苏平川的眼睛,“兄长之言,今日已谨记于心。”

    “人生于世,为的是替众生谋福,替君主解忧,替王土卖命。若只是苟活于世,得过且过,不思进取,或是尔虞我诈,求荣偷生,与畜牲有何出入!”苏祯涤接着朗声说到,他回头看了看苏西,又重新将眼神移到苏平川身上。

    苏平川听着这慷慨激昂的一番话,竟是出自九岁小儿之口,不由的停滞了半晌,然后欣然一笑。心念这孩子日后定大有前途,指不定还能光耀门楣。他推了推祯涤的肩道“和他们玩去罢,小心点,你没习过武,不能莽撞!否则母亲要归罪下来了!去吧!”

    于是苏祯涤便领着苏西朝着人群中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