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闹剧

    更新时间:2017-06-19 00:15:55本章字数:1208字

    却说苏祯涤与苏西正在靶场走着,看见周遭尽是苏家所收的门生,和他们年岁相当,便不由的想比试一番,也不顾自己是否习过武。要说这苏家势力胆识,还真非一般氏族可出起左右。天子脚下,坐落京城,他们都敢于招收私兵门徒,这皇上要是还不动心除他,才叫奇怪。

    苏西跟了苏祯涤一路,原本以为他是个骄纵坏了的小少爷,这才发现不仅如此,他更是巧舌如簧,专以攻他人之不长。一路上不知明讽暗刺了多少苏家小门生,又是觉得他们动作似闻笛之蛇了,又是觉得他们蹲着马步,再试着剑,就和犬类交往相似。苏西不禁听得头皮发胀,欲和他辩解两句,可一开口,苏祯涤便恼了,也罚他去扎了马步。苏西刚刚五岁,哪能有十岁孩子的体力,还没扎下去,便重心一歪,直直地摔倒在地。一旁的门生们有的比苏祯涤还小,跺了跺脚,竟看不过去,加之苏祯涤确实骂骂咧咧了一路,便怒火攻心,将礼教抛之脑后,一拳塞了去。苏祯涤眼尖,看见了这拳头影儿。但无奈不是什么武功大侠,眼到手到,实实地挨了这一拳。他捂着鼻子晃了晃,勉强站住,怒目圆睁,一把扑了上去,和那出拳的孩子撕扯起来。一旁的苏西愣了愣,赶忙去劝阻,反而挨了苏祯涤的几个耳光。于是作罢,一旁的门生也早已看不惯苏祯涤的做派,冷眼环手等着看他的笑话。他们早知道这个三少爷得了什么病,原本是要今年来靶场的,硬是延了下去。不会武功,身无内力,他们这些习过武的人岂会怕他,不过是迫于他的身份罢了,投胎认了个好爹!

    再说眼前,苏祯涤已被那门生打得还手不得,涕泗横流,荒唐十分。苏西在一旁劝也不得,走也不是,急得团团转。终于在那门生看准了要下拳头的前一刻,说时迟那时快,苏西展开双臂护住了祯涤,但他矮小的身躯竟挡不住他,从背后还能看见苏祯涤的整个头脸。那小门生及时地收住了拳头,转而伸出食指指向苏祯涤,他早已打得头脑发热,气血上涌,哪顾得什么尊卑礼节,破口大骂“你不过是个只会动动舌头的小少爷!要说比试武艺,你这花拳绣腿倒是比大门口那要饭还招摇!你…”苏祯涤字字句句都收入耳中,气的不知所以,仅剩地一点力气都用来推开了面前的苏西。苏西知道那门生是刻意激他,教他收不了场,于是硬是转身抱住了祯涤,眼睛一闭,张口道“你打不过他的,何必自找麻烦!”

    苏祯涤近乎将眼睛瞪出了眼眶,额头青筋跳动,他这九年过得不说是天皇老子般的待遇,就这京城,除却太子皇上,还真没有人敢说过得比他好的。个个下人更是百依百顺,敢怒不敢言,可就在今天,他竟然被这一圈子门生下人侮辱的无言以对。更可恨的是一向长于争口舌之快的自己竟被别人的舌灿莲花比了下去,他们说的还真都是大实话,反驳都无法。

    好!莫欺少年穷!

    苏祯涤在这短短一柱香的时间似乎悟通了人生,接受了自己打不过那小子的事实,他掏出巾帕了抹了把脸,又背手装出一副从容不凡的气度,恢复自己平日里仰首挺立的姿态,沉声说“那今日之事就算了,你们,迟早被我弄死——打死,勒死,放狗咬死…随我的便!还有你,苏西,跟我走,他们等着死,你今天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