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睚眦必报

    更新时间:2017-06-19 00:17:07本章字数:1360字

    今天苏西醒得出奇的早,自被苏祯涤“捡”回主家后已有半月之久。这些日子里,三少爷的病有所好转,但药是天天吃着的,于是夫人就许他回去先生那儿学习。虽然自从苏西来这儿以后日子快了不少,苏祯涤也再没想过出去找乐子,没事的时候欺负欺负他也不失为一种趣味。但平日里常见的兄弟姊妹们一时不能见,无从打闹拌嘴儿,先生的琅琅催眠声不能听,也是寂寞难耐。

    于是夫人就允了他这天上课,苏祯涤倒不是显得有多激动,但对于苏西,这还是头一遭,从小听着嬷嬷们跟他说主家的少爷小姐们都能读书习字,今后可作圣贤大家,心里也是挺失落向往的,毕竟那时自己连书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可现如今,自己竟能得偿所愿。而且听说苏家的教书先生是皇上曾经的太傅王宝丞,更是像做梦一般不敢想。

    苏西一大早就起床把苏祯涤该收的书给装进包裹里束紧了,再把他叮嘱的那支狼毫笔一丝不苟地清洗了几遍揣进兜里,也是无事可做,开始撑在床边等着三少爷自然醒。苏祯涤常夜中梦魇,于是绑了苏西睡在自己房里打地铺,相隔不到三尺,说这样晚上要是有鬼来抓他,一抓抓俩,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终于在苏西快要重新睡着的时候,苏祯涤总算是醒了,他揉了揉眼,眼前便还是一片漆黑,心下了然——苏西准是又坐在他床头了。于是伸手黑心地捏了一把,苏西便应声而出,双手捂着屁股,“啊!少爷,你醒了…”

    苏祯涤漱洗完,终于磨磨唧唧地领着苏西上学去了。书院在主府附近,离这里不远,但硬是给两人走了个天长地久。苏祯涤毫不着急,东摸摸西瞅瞅,到时先生正说着课文儿呢,他一手推开大门——“吱”的一声,算是把里面专心致志的兄弟们都惊了一跳。大家先是死一般的沉寂,然后突然爆发了雷霆般的掌声。苏西一愣,不曾想如此大的阵势。而苏祯涤却满意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将他一路拽到自己的位置旁,对身后几个带掌的小弟们莞尔一笑。老先生素来知晓苏祯涤的脾性,没有搭理他,而是接着刚才的话讲。本来一节课上的平平淡淡,相安无事,大家都各做各的,井水不犯河水。而苏祯涤一来,便打通了各个环节,底下的一众小弟们都被他聊的蠢蠢欲动。

    “这课学与不学没什么差别,不如今天,我们弟兄几个去靶场走一转!”苏祯涤心里总是念念不忘当日打他的那小子,怂恿着一帮人准备一雪前耻。几个小弟们立即点头称是,这群孩子年纪不大不小,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听见有热闹可哄,自然都跃跃欲试。台前的先生听着这下面闹哄哄得跟菜市场似的,不由得出声怒斥道“闭嘴!尔等竖子,可知这是课堂!先生尚且在授课,你们…”于是话未说完,他就眼睁睁地看着低下这孩子们的呼声已盖过了他的声音。王宝丞好歹当年曾是太傅,连皇帝老儿也要求他办事,如今可好,被这群不肖子们弄得狼狈不堪。他气的捏着胡子尖儿,却逮不到机会讲话。最后把书一摔,茶盏一盖,转身而去。

    登时房间里安静了半晌,有几个胆子小的急的直站起身,想去请先生回来。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着。有的喜于不用学习,有的踌躇于自己的良心——若是先生跟家主讲了这件事,保不齐是一顿揍。这时候苏祯涤就显得从容多了,他拍了拍桌子,大声道“正好先生不在,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靶场吧!”

    苏西小声地质疑了一句道“那你大哥怎么说?今天可是上课的日子…”,他紧紧攥着苏祯涤的袖口,想让他消停点儿。但苏祯涤还是甩开了他的手,“无妨!兄长今日与父亲一同上朝,今夜才能回来。”

    果然是算好的!苏西不禁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