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手

    更新时间:2017-06-19 00:17:34本章字数:1936字

    苏西和狐朋狗友们凑成一小簇,正贼兮兮地探讨着“战术”。谈了半晌,终于决定就在靶场的树林子里动手,那里人少,只要把上次那几个混小子带到里面,就可以以阵势欺人——总之他们今天人多,大概有头十个八九岁的,不怕他们是练家子。

    其中还有几个孩子提议带什么好吓吓那这人“我看不如带刀,就像家主腰间的那把,长的,可慑人了!”“那不行,万一真伤到那门生可怎么交代,太危险!”“是啊,再者去哪里弄佩刀啊,我们还没谁有这个…”一群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愣是没个决定。于是都将目光锁向主家的三少爷——苏祯涤的身上,想凭他定夺。

    苏西一听说要带刀,连带着扯住苏祯涤的腰带摇着头,“太危险了,少爷,你…不行!”

    而苏祯涤置之一笑,字字掷地有声“好!便给他们个下马威!我房里有一把母亲送的佩剑,取来可用!”

    苏西算是没辙了,于是跟着这浩浩荡荡的一波人去了靶场。这几日里靶场中习武也算是熟悉了环境,他便带着这群人径直去了靶场后山的秋叶林。大家到了后,看了看地势环境,易守难攻,且周遭树木可减少噪音,不至于引起哄乱,便都安下心来等着苏西去引那孩子过来。苏祯涤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似有鲤鱼跃龙门之态。——君子报仇,十月不晚!呔!无耻小贼,看你爷爷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不多时苏西便把那人引了来,大家互相交流了下眼神,一齐冲了出来,将那孩子拿下。话虽如此,但实际抓住那孩子用不了两人。苏祯涤亲自走到他背后,调笑道“不知这次能不能赢你?”那门生本来还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此时一见到苏祯涤便明了了——这是“寻仇”来了!他挣开身后两人的束缚,指着苏祯涤的鼻子,一开口还是那时的气势汹汹“手下败将!你不过认个好爹…”没等他说完这磅礴且义正辞严的一段话,苏祯涤就抬手将他一掌推倒在地。苏西不禁暗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少爷虽不曾习武,但手劲大的可怕,应该是天生的,不习武倒是可惜了。

    那门生又是一阵恍惚,他该是不能想到苏祯涤话都不让他讲完吧。愣愣地在地上呆坐了半晌,周遭围着的一群人便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打成一团。

    突然一阵毛糙的哨声响起,原来是这门生留了一手,以这哨声作信号,欲寻求师兄弟们的帮助。苏祯涤一群人也听出了这是信号哨声,但此时想拦住哨声也是不可能了。这是苏家特制的口哨,以青玉为体,上通三孔,分别代表“撤离”“增援”“身殒”。而他刚刚吹的,正是“增援”的信号。

    ——糟糕!

    不多时便听见另一群人从西北靶场方向风风火火地赶来了,苏祯涤本想着不去硬拼,但老远看见为首的竟是上次那几个骂他的门生,不禁怒从中来,抬拳迎了上去。俗话说得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到一会儿这两群孩子就杀的昏天黑地,似乎追溯到了盘古的胆识。但局面也渐渐扭转。苏西被苏祯涤留在外面站着,眼见着苏祯涤他们被占了上风,打得几乎都趴在地上吆喝怒吼,不禁有些着急,但自己也没什么能耐去解救这局面。他便硬是挤了进去,另一队的那门生有几个认得他,处的算是不错,便大意着跟他寒暄了几句。于是一刻疏忽,只见苏祯涤的表弟——苏昱杰站起身来,他被打得满脸是血,像是已经没了意识,突然这么猛地一站,倒教人心惊。苏西赶忙推了那门生一把,想叫他避开,只见苏昱杰右手一握,紧紧地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剑来——那是苏祯涤的佩剑玄商!说时迟那时快,这局势正是挡不住了,只见那把银光直直地向那门生的心口捅去。苏西来不及过多考虑,小小的身躯便挡在了那门生面前,可是他算错了一件事——自己的身量不足以挡住那人的心口!

    苏西听见身后的门生闷哼一声,下意识地转头望去,一泼粘稠的液体便铺天盖地地洒在了他的脸上。而苏昱杰也是一惊,吓得跌坐在地,右手一撒,把剑笔直地摔在了苏西的脚边,剑身不停地震颤。那门生也双腿一屈,向后翻去,胸口的一滩猩红烧着苏西的眼。他想伸手去扶,只见周围的门生们先他一步负上前去。

    顿时一阵泯然的寂静,那杀红了眼的孩子们也都停下,苏祯涤茫然地审视着这番景象,大家都显得无所适从、疯狂、不顾一切。苏西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有人死了?他死了?死了!

    几个孩子大叫着逃出了秋林,苏祯涤向着苏西处来,他手臂上在涌着血沫。那路上还趴着几个不能动的孩子,包括那小门生。

    苏西看见苏祯涤受了伤,一个箭步跨上前搂住了他的腰,苏祯涤整个儿地挂在了他的身上,手臂上的血漂红了苏西的巾口。这时有几个门生围了上来,他们蹲下来试了试那人的鼻息,然后都静默了会儿。突然一个门生“噌”地站了起来,拾起插在地上的玄商,对准剑锋指着苏祯涤怒吼“你个狗娘养的!你杀了他!你…我要你血债血偿!”说着他展臂刺向苏祯涤的脖颈。

    苏西费力地一侧身,避开了这一剑。但那门生又是侧身一挥,正中他的腰间。苏西倒下去的一瞬间对上苏祯涤疑惑的眼神。——是你杀的?

    ——没有!我没有!真的…

    苏西眼前一黑,最后一瞬看见了苏祯涤眼神的信任,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