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命之至

    更新时间:2017-06-19 00:18:11本章字数:1349字

    再醒时,苏西头痛欲裂,更是分不清日夜。抬眼看去一片漆黑,周遭是什么都不清楚,他心中生出一种无端的恐惧。习惯性地向上摸了摸,没有触到意料中苏祯涤的床沿。

    这是哪!——苏西不敢起身去探,如果是黑夜,这里竟也没有月光,说明这儿根本没有窗户,苏家会有这种地方么?总之苏西没有把握,此刻心里鼓点阵阵,胸腔中一气凉风呼啸。对于一个四岁大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压倒性的恐惧。未知几乎折磨的苏西瞬间崩溃。

    于是不久他又昏睡了过去。这次醒时,他惊觉自己已身在苏家主府,从来只是路过窥探却没有胆子进去的地方。苏西环顾四周,发现这屋子虽大,可人也坐的满满的,不知是不是苏家长辈晚生们都来凑了热闹。究竟是什么事?

    ——苏昱杰杀了那门生!苏西脑中突然划过这字句,但想来那人只是个异姓门生,对于苏家这世家大族来说,想摆平简直易如反掌,何必这么大声势?

    揣着这满脑的疑惑,苏西很快地看见了跪在正殿中央的苏祯涤,方圆十寸,竟没有围着。他被孤立在了那里,他在被审判着。苏祯涤做了什么?——猛然间苏西忆起他靶场昏迷前是有几个领头门生误以为是苏祯涤杀了那小门生,还要报仇雪恨来着。那现在,必定是他们几个在向家主禀报苏祯涤的“罪行”吧!苏西扫视了一圈,不出所料,那几个门生果然坐在一旁,义愤填膺地紧握着椅子把手。

    这么说来,这浩浩荡荡的阵势是为了定苏祯涤的罪造的喽?那更不对,他既是主家的三少爷,这家主苏暮卿的亲儿子,怎会这样找他的罪受?如果真是这件事,害人无辜,在朝廷可是死罪,不该藏着掖着,趁机把这事儿压下去么?这可是他亲生儿子!苏西不禁更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但隐隐地,他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苏暮卿清了清嗓子,周遭登时安静了下来“逆子苏祯涤祸心杀人,人证物证俱在,今日当着各位长老的面儿,望大家不要声张,毕竟是我管教无方,他苏祯涤也是我的嫡系三子…”。听到此处,不少长辈们都有些坐不住了,且面露怯色,而后排的小辈们早就开始交头接耳。苏西觉得这一切都不大对,对于苏家而言,就是杀了一个人又如何,那府里天天被虐待至死的家仆数不胜数,究竟何故,他们惊慌至此?

    王玉梅搂住袖子向苏暮卿低语了一句,他抿住了嘴唇,眉头紧锁,双手不停地搓着那脂玉扳指,额头冷汗岑岑。

    ——“天命者,那先生说的可都是真的…?”

    ——“开始了。”

    苏西看着苏家家主竟如此失态,大庭广众下也与夫人窃窃私语,反倒好奇他们要怎么处置苏祯涤。终于一阵躁动不安后,苏暮卿又顿了顿声音开口“来人!将他带去戒室。”他直指苏祯涤的眉心,苏西却发现苏祯涤早已睡着了,怪不得一句话都不说。苏祯涤被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仆带走了,苏西正想着该回哪去,突然手臂被人碰了一下。他应着回了头,看见了苏祯涤的侍女华奚,她微笑着开口道“苏西,少爷叫我把你带回去,他说你一定记不得路的。”其实这不是原话,苏祯涤本是这么说的“你先去把苏西带回我屋里,他是不认路的傻子,若是丢了教我回来时找到,就地打死。”

    华奚拉着苏西的小手,他抬头盯着华奚发髻上的坠子晃啊晃的,不由地想到了什么“奚姐姐,家主打算怎么处置少爷啊?会杀了他么?会让他回来么?我们会被赶走么?”。华奚闻言笑了笑,低头握紧了他的手道:“不会的,放心!家主只是要做个法事,听说少爷被邪崇上了身…什么天命者的…我只是听说,你可不要乱讲!”

    ——邪崇?天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