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6-21 17:31:46本章字数:2288字

    出了许月宁家,康橖想了很多。

    她变了,以前的她温和开朗;现在的她敏感又有点自卑。唯一不变的就是她依旧很要强,当他问起李钧时她看着他的眼睛回答了他,他知道她在逞强;当她低吼出来时,他知道她已经崩溃。作为朋友,他不但没能帮上她些什么,还往她身上加了那一根让她崩溃的稻草。才刚开始就这样,以后又该怎样面对她。

    等康橖走后,许月宁平复了一下自己就走去了卧室。没开灯,屋里很静,李均早已熟睡。许月宁摸索着来到床边,附身亲吻了一下李钧的额头。然后起身,去了厕所洗漱。站在镜子面前,她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刚哭过,眼睛还是红肿的。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她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他们的不幸,成为别人表现同情心的最好媒介。可她并不想接受别人的同情,特别是别人充满同情的目光,异常灼热,烧得她浑身疼痛。在别人眼里,她是对瘫痪丈夫不离不弃的好妻子。她自己明白,之所以不离不弃,是因为她对他的爱。可生活并不容许你谈爱,李均消极应对,她便关心鼓励他,可她呢,又有谁来体谅。

    等许月宁洗漱完,已经一个多小时后了。她轻轻地躺在李均身边,听着他沉稳的呼吸,便觉得安心。幸好他现在积极治疗,这便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几天后,许月宁开始觉得有点对不住康橖,那天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人家。再者,康橖回来这么久,还没好好的跟他聚一聚,于是就想着请他吃吃饭。于是第二天就约了康橖,康橖也痛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许月宁坐在餐厅较显眼的位置,这时吃饭的人很少,康橖一进门就能看见她。不一会儿,康橖就出现在了门口,他穿着一套深蓝竖条纹的西装,白色衬衣打底,显得他很精神。此时正微笑的看着许月宁,大步的朝他走来。许月宁看见他走来,也起身相迎。康橖便打趣的说了声:“看见我来,还亲自起来欢迎我啊!好感动。”

    听见这话,许月宁便笑出了声,“是啊!你是多大的人物,肯定得我亲自欢迎啊!”说完又笑了起来。本以为多年不见,再加上上次的事,今天见面,局面难免尴尬。可没想到这尴尬的局面,就没么轻易地就避免了。如果不是曾经的了解,恐怕也没有今天的轻易。

    “吃点什么?”,许月宁把菜单递给了康橖。

    康橖拿过菜单直接合上,说了句:“来这儿肯定得照旧呗!”

    许月宁叫来了服务员点好了菜。看着康橖笑着说:“我以为吃了那么久的洋餐,你口味变了呢。”

    “区区洋餐,就能改变我的口味。”

    说完,两人就都笑了起来。那天的事情,谁也没有要提起的趋势,仿佛从未发生过,还能像现在这样逗趣,真的挺好。

    “那你以后就在国内了吗?”,许月宁看着康橖问了句。

    “对啊,人本思源嘛!还是自己家好。你呢?工作和家里,应该很忙吧。”

    “还好,不过现在,我没工作,做着点零工,补贴家用。”

    听到她这样说,康橖心里难免觉得难受,她是个很有抱负的女孩,如今却被现实逼到如此境地。即使难受,他还是平静的应答着;"嗯!那你还会去工作吗?”

    ”嗯。现在李均好些了,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出去工作。“

    也许是话题有些许沉闷,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康橖就一直盯着许月宁,许月宁感到康橖在看她就抬头看着他,问道:“你看我干嘛!”

    康橖笑了笑,说道:“我觉得你越来越漂亮了!”

    听到这里,许月宁捋了捋头发,说了句:“那是自然!不过你也越来越帅了。”

    “可惜,我的帅没人欣赏。唉!”康橖露出了一副很为难的表情。

    “怎么会,别人不欣赏,你女朋友或者老婆总会欣赏吧。走了这么久,什么也不说,我也不知道。”许月宁略带打趣和埋怨的说到。

    “我单身!”

    ”那就找一个呗,现在的小女孩就喜欢像你这样的大叔。资源很广啊!“说完许月宁就忍不住笑了。

    “小女孩是要哄的,我哄不来!”

    听见他的回答,许月宁满脸的不相信,抬了抬眼角问了句:“真的?”嘴角布满深深地笑。

    感到自己被质疑,康橖急着澄清,便吐出了一句深深的“真的!”

    这时许月宁便笑出了声。有些东西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但只要被提起,却依旧刻骨铭心。康橖和许月宁之间便是如此,本以为多年不见便不如以前亲切,可一旦再见,也会毫不迟疑的相信彼此。至少许月宁是这样认为的。

    等吃完饭已经七点多了,康橖送许月宁回了家。当卧室门一打开,李均就闭上了眼睛。许月宁也不进去,而是去打了盆热水。当打开灯,李均的眼睛因不适应强光而闭得很紧,却始终不睁开。看到李均这样,许月宁不禁笑了笑,说了句:”既然老公睡着了,那我就继续出去吃饭,反正刚才还没吃完呢。“

    李均猛然睁开眼睛,看见许月宁正对自己笑,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脸上肌肉像是被扯住一样,笑得很不自然,却也真心是在笑。许月宁走的这两个小时里,他一直没睡,一直在听着门的动静。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就知道是她回来了,于是马上装睡觉,想着作弄一下她,没想到却反过来被她作弄。以前健康的时候倒没觉得,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离不开她。他也知道这半年来她的辛苦,想着等他好了,就像她照顾他一样,把她捧在手心,不让她再为谁辛苦。

    许月宁拧了几下帕子,便开始为李均擦身体,李均很爱干净,所以她就每天都为他擦身体。等擦完身体,她又为他按摩。捏着他身上的肉,她便觉得心酸,以前他的肉很结实,现在由于卧床半年,他的肉变得松松垮垮的。

    等做完所有的事情,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许月宁躺在李均身边,手抚摸着李均的脸,头往李均的怀里靠了靠。低声说着:“老公,等你再好点,我就出去找工作了。到时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哦。”

    听到许月宁的话,李均有几分难过,他们以前打拼攒下的钱原本打算买一套房子,过一个安稳的生活,如今却全用在了他的病上。他不想她那么辛苦,却又没有办法。他想搂住她,所以努力动着自己的手臂,却无法搭在她身上,只得靠着她的后背。她似乎明白他的意图,拿起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两人就这样相拥,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