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你娘我,是个妖怪

    更新时间:2017-06-20 08:55:46本章字数:2632字

    张顺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自己那张冻僵的脸。

    这早春四月,冰雪初融,天气虽还带着冷意,阳光却亮的很。远处墙根下那穿着榴花红色棉布裙的徐家小娘子,就像是黑白水墨画中的一抹彩,朝气蓬勃。

    “门不当户不对,她未必能看得上我。”张顺莫名有些心烦,不知家里的娘为何要给自己订这么一门亲事。“我只是个穷算命的,徐老爷可是个秀才。”

    “甭想那么多!攀高枝你还不乐意?”王大娘呸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我说你这个小不要脸的,非缠着我来看人家姑娘,如今看也看到了,还不走?”

    “走走走!走吧!”

    张顺正要转身,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笑声,抬头望去,那徐家小娘子正朝着自己挥手。

    “呦?”王大娘瞪圆了眼珠子。

    “她认出咱们了?”张顺一脸的窘迫。那姑娘望着自己,眼神像雾一样飘忽,好像在看自己,又好像看的不是自己。

    下一秒,张顺反映过来这姑娘看的是哪儿,忙回头往身后瞧去。

    身后不远处就是村外的大路,下了大路就是徐家村村口小道,一个甲胄加身的英武少年正骑高头大马悠哉悠哉的往村里走着。这少年原本策马慢行,听得徐家小娘子的笑声,一扬马鞭,竟在这泥泞不堪的村间小道上纵马疾驰起来。

    “是帅府的腾五爷。”张顺赶紧拉着王大娘后退了两步,俩人却依然被飞驰的骏马甩了一身的泥点子。

    “怎地碰到腾五爷了,快走快走!”王大娘抬腿就跑,肥粗扁胖的身子竟灵敏的不得了,眨眼睛就没了影子。

    张顺也跑,可他跑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瞧见那腾五爷将徐家小娘子抱到马背上,搂着小娘子的腰,俩人抱在一起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张顺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一脸错愕。

    这还没成亲就绿上了,以后还了得?

    看来这亲事要吹了。

    一阵风拂过,头顶枝桠上的融雪掉下来一块,正好砸在张顺的脸上。张顺缓过神来,伸手一抹脸,雪水顺着脸流道了脖子里,他打了个激灵,赶忙起身朝着王大娘追了过去。

    张顺家住在崤城,今天他第一次进徐家村,路不熟,又跟丢了王大娘,在村里无头苍蝇般乱钻了好一会后,才询到了人找到王大娘家门。

    王大娘一见张顺,立刻眉开眼笑起来:“刚刚走的匆忙,我还想回去找你咧。”

    “王大娘是要找我吃饭么?我看你家里的炊烟都升起来了。”

    “……”王大娘脸色有些僵,好半天才又挤出笑来:“那个,徐家小娘子挺漂亮的吧,人家家世好人品好,还是张天师的弟子,你小子如今是捡到大便宜了。”

    “张天师的弟子啊,怪不得能认得帅府的人……”张顺脸色难看的紧,他着从袖筒子里掏出一张绢布来,递给王大娘:“婚书你帮我还回去,这个媒你别做了。”

    “啥?”王大娘愣了一下,脸瞬间白了:“你看到了?”

    “算是看到了吧……”张顺一时不知道接什么话好了,敢情这王大娘什么都知道,就是拿他当傻子玩呢!

    王大娘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声音直哆嗦,却依旧竹筒倒豆子般语速飞快:“你这傻小子!如今十里八村都知道你们俩已经订亲了,你现在退亲,那就是往人家姑娘脸上泼泔水么?!”

    “王大娘……”

    “张顺!你以为徐家是好惹的?你以为自己很厉害?”

    王大娘背过手不接婚书,瞪圆了眼珠子看着张顺,“你一穷二白,整天就知道拿个番子坑蒙拐骗,挣那俩钱连自己都养不活!实话跟你说了,这十里八村,除了那徐家姑娘,就是寡妇也不愿意进你家的门!”

    张顺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他不善口舌,只才干巴巴的说:“没人愿意嫁,那我不娶就是了!”

    “你还有骨气了?”王大娘的笑里渗着冰碴子,“你想想你娘萝娘,一个寡妇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就等着看你娶新娘子进门,为张家传宗接代,你如此不识抬举,难道想让萝娘老来死不瞑目?”

    “你这是什么话?!”

    “这是大实话!”

    王大娘推开了张顺,进了自家的门,又转身看向门口的张顺,脸色稍缓和下来:“我奉劝你,这两天好好准备着,下月十五准时过来迎亲。”

    说完这话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最后一句话顺着门缝飘了出来,“婚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且回家问问萝娘是不是同意你退亲!”

    张顺瞪着眼前紧闭的木门,脸菜青菜青,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那绢布的婚书别攥的嘎吱嘎吱响。

    张顺心里明白,娘一定不会同意退亲。

    娘在帅府当绣娘,消息一向灵通,再加上昨儿晚上娘跟自己说那话,话里话外的……

    帅府的腾五爷跟这徐家小姐好上了的事,娘怕是早就知道了。

    “娘哎,非得往你儿子身上披点绿么……”张顺翻了个白眼,将婚书塞进袖子里,转身往村外走去。

    日头渐渐西斜,张顺沿着官路往崤城赶,眼瞅着能看到城廓的影了,张顺的肚子开始叫唤起来。为了去看未来媳妇,他起了个大早,一天折腾下来水米没沾,这会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

    “你饿啦?”

    “嗯。”

    答完话张顺才感觉到不对,这野地官路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是谁在说话?

    再仔细听,耳边只有风摇树声哗哗作响,张顺打了个激灵,刚要回头,忽然眼睛一黑,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日落月升,耳边隐隐听到流水潺潺之音。

    “儿子!快醒醒!”

    有人在拍张顺的脸。

    张顺皱了皱眉,想睁开眼睛,可眼皮好重,他挣扎了半天都没张开眼。

    “臭小子!醒了还装睡!”

    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张顺一个激灵直接坐了起来,睁眼就瞧见自家老娘那硕大的脸盘子,魂魄差点没吓散了。

    “娘?”

    “醒啦!”萝娘笑眯眯的看着张顺。

    萝娘人到中年,脸上却半点皱纹都没有,乌发蝉鬓云髻雾寰,身材玲珑与少女没什么两样,浑身上下唯一不尽人意的就是那张大脸盘子,还有脸盘上那两只绿豆子般的小眼珠子。

    张顺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手抚上自己狂跳的心脏。“我定然不是你亲生的。”

    “胆子忒小,一点都不像我儿子。”

    萝娘坐到了一旁的树桩上,大脸盘子上一双绿豆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张顺,好一会后,她舔了舔嘴唇,眼神在张顺身上滑了一圈:“我要走了。”

    “上哪儿去?”张顺撸干了湿呼呼的头发,坐直了身子,这才有功夫打量四周。

    两人在一片野林子里,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在头顶的月亮够大月光够亮,地上的积雪反射着月光,这林子里头还算亮堂。

    “崤城的新城主马上要到了,腾家的二爷也回敢来见礼,我得躲一躲。”

    “……”

    “你怎么不说话?”

    “我怕问深了,你尴尬。”

    “想什么呢?”萝娘一脚将张顺踹翻在地,白眼翻的几乎眼珠子就要跃出眼眶:“那腾二爷,是个捉妖师。”

    “咳咳。”

    张顺再次爬起,刚坐直,就听见萝娘的声音飘飘悠悠的在耳边响起。

    “你娘我,是个妖怪。”

    夜风荡啊荡,张顺坐在树底下,不时有几滴融化的雪水滴落下来,他擦了把脸,好一会后才抬头看向萝娘。

    萝娘翘着二郎腿,正努力摆出一脸慈爱。

    “娘。”

    “嗯?”

    “我用不用一起逃?”

    萝娘摇了摇头:“你不用,你又不是妖怪。”

    张顺往后蹭了蹭,身子往树干上一靠,仰头看向头顶璀璨银白的月,语气中满满的落寞,“我果然不是亲生的。”

    萝娘眼睛瞬间瞪的溜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