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山羊

    更新时间:2017-06-23 02:08:27本章字数:2379字

    夜色拉开帷幕,张顺坐在院子里冻的直打摆子。

    自从太阳落山,这院子里阴气越来越重,竟隐隐听到风中有哭笑嬉闹的声音。

    张顺有点崩溃。

    自己的家,为何忽然变得这么渗人。

    萝娘被白铁镣铐栓在水池边儿上,绣花绷子已经被扔到了一旁,整个人比白日里安静了不少。只是眼神呆滞的像是傻掉了一般,看上去幕气沉沉。

    张顺将被子裹在萝娘身上,自己则坐在风口方向帮萝娘挡着风。

    夜里没有月亮,只有漫天星斗和呼啸不停的妖风,张顺朝着院子阴影角落望去,竟然瞧见了黑的成了实质的阴气在慢悠悠的飘动。

    “娘,咱家这是怎么了啊?”

    “……”

    这院子压抑的让张顺想逃跑,可他又不想把萝娘一个人留在院子里,便只能这么瞪着眼睛硬熬着,不敢放松不敢睡觉。

    萝娘低着头一声不吭,仿佛外界的一切跟她已经没有半点关系。

    “娘,你说句话啊!”

    “……”

    “娘,你不是傻了吧?”

    “……”

    “娘,你冷不冷?”

    “……”

    张顺在院子里头煎熬,腾五爷在院子外头煎熬。

    腾五爷来这里已经有小半个时辰了,他坐在马背上,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宅院。

    两盏气死风灯挂在房檐下头,风灯的火舌竟然隔几息就跃出一次灯笼,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毫无规则的火线。朱漆的大门红的发黑,表面还有波纹荡漾。台阶下蹲着几只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小动物,有兔子、老鼠、野猫野狗、甚至胳膊粗细的蛇和城中少见的穿山甲。

    “五爷,咱们离开这里吧,我这脊背发凉呢。”彭林同样坐在马背上,他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抚着马鬃,身下的马十分烦躁,好像随时准备逃开。

    “怂!你就是这么当兵的?!”

    “刀光剑影和这场面可不一样……”彭林话说一半,被腾五爷瞪了一眼,赶忙停了下来。

    “我见过这个场面……”腾五爷紧紧握着手里的缰绳,一脸的挣扎,“这里头的是谁?”

    “五爷,咱们白天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白天就来不及了。”腾五爷深吸了一口气,“我去趟徐家村找霓裳,你守着这里。”

    言罢,腾五爷转身策马扬鞭,在空旷的街上狂奔起来。

    见腾五爷跑了,彭林整个人呆立在那,好半天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唉声叹气:“五爷,你怎么把我一个人扔这个鬼地方……”

    彭林拉了拉马缰,策马小步子的跑到街道的尽头,想离张顺家的宅子远点。他既惧怕宅子前头的阴气鬼火,又不敢违抗腾五爷的命令,整个人焦躁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也许是受这妖风的影响,街道上没有一户人家的窗户还闪着烛光,黑黢黢的长街靠着头顶的星光照亮,离地半尺的距离已经被夜雾淹没。

    “五爷,您快点回来啊……”

    就在彭林碎碎念的时候,街道深处忽然传来嘀嗒嘀嗒的声音,初听着像是水滴,可水滴声又不能这么清晰这么清脆,更何况,这嘀嗒嘀嗒的声音正在慢慢变大。

    彭林汗毛直竖,他调转马头对着声音来的方向,瞪大眼睛仔细瞧着。

    街道上雾气昭昭,不见半个影子。可嘀嗒嘀嗒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就好似响在耳边一样。

    “好像是动物的脚步声……”彭林打了个哆嗦,自言自语道,“管你是什么,想吓唬我,先问问我腰间的刀!”

    星光暗淡了不少,一阵风拂过,街道上的雾被吹散了些,雾气昭昭中露出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彭林瞪圆眼珠子望过去,好像是头山羊。

    两支弯曲的角盘旋向上,浑身白毛,一根又细又长的尾巴在它身后甩啊甩。

    彭林眨了眨眼睛,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这只羊,长了四只角啊。”

    在羊的那两只弯曲长角前头,还生着两只直直的角,这两只直角虽然没有弯角长,可也有小孩手臂的长短。

    嘀嗒、嘀嗒……

    四角山羊越走越近,彭林后背一凉,本能的觉察到了危险,他拉缰绳,转身策马就开始跑。

    马刚跑了两步,彭林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前头是彭侍卫么?可是五爷的侍卫彭林?”

    彭林不想回头,可又觉得这声音熟悉的很,好似哪位熟人,忍不住想回头瞧一眼。

    “彭侍卫,我是城主府的西席楼先生啊,我们应该见过的。”

    彭林听了这话,一拉马缰,回头望去。

    那雾气中的山羊已经不见了,一个老人正拄着拐杖往这边走着。

    “还真是楼先生。”彭林长舒一口气,调转马头向楼先生走去,“你不是跟着老城主离开崤城了么?”

    “舍不得新城主继任大祭祀,想看看热闹,就又回来了,”

    “是留下来观礼的啊。”彭林策马向楼先生走着走着,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那四角山羊消失了,可耳边的滴答声却根本没有停下来。

    他低头朝楼先生的腿望去。

    滴答,滴答……

    那滴答声跟楼先生迈步的频率一样。

    “唉……”彭林叹了口气,伸手从腰间拔出刀来,“楼先生,你既然走了,又何苦要回来呢。”

    楼先生停住脚步,与此同时,那滴答声也消失不见了。

    林彭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拿着刀,眼神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楼先生。

    楼先生低着头,拐杖在地上碾了一下,随后他用极慢的速度抬起头,眨了下眼睛,眼神里是嗜血的光芒:“我今天是来见朋友的,可也不介意在见朋友前美餐一顿。”

    林彭举刀策马向楼先生砍了过来……

    小半个时辰后,街道上滴答声再次响起,一只四角山羊迈着缓慢的步伐,向张顺家一点的走了过去。在它身后的地上有大滩的血迹,还有连着头皮的头发以及碎烂的衣衫。

    张顺听到了敲门声,可他一点不想起身去开门。从他坐着的地方走到门口,要经过大片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张顺是一点都不想沾染。

    “张顺在么?我是楼先生,我听说你娘出事了,来看看。”

    “先生?!”张顺瞬间跳起身来,他向前走了两步,又慌忙退了回去,“先生明天白日再来吧,我这院子不太干净,我怕吓到先生。”

    “我明天就要去寻老城主了,今儿若是不见,只怕这一辈子也难有机会见了……”

    “先生,我不是不给你开门,实在是开不了门。”

    “你我师徒缘分一场,师傅难道会害你么?”

    “我这院子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到处飘满了黑雾,我过不去……”

    “那我自己进去可好?”

    “可门还拴着呢。”

    “你只说同意让我进门,不必担心这门栓。”

    “学生自然同意先生进门。”

    张顺这话一说出来,他自己竟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他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只是感觉有些乖乖的。

    就在这时候,门栓忽然掉落下来,风一吹,大门呼的一下大敞开来。

    一只四角山羊立在门口,羊头微微歪着,猩红色的眼睛贪婪的望着张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