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霓裳

    更新时间:2017-06-23 03:59:42本章字数:2352字

    贪婪。

    看着山羊的红眼珠子,张顺忽然就想到这个词。

    那山羊的视线在张顺身上滴溜溜转了一圈,随后落到一旁的萝娘身上。

    看着萝娘,山羊的眼神初时有些忌惮,随后慢慢染上了笑意,最后变成了兔死狐悲的凄凉。

    张顺惊讶这只山羊眼中竟然能流露出如此丰富的情感,他抿了抿被风干的嘴皮,小心翼翼出声问道:“是楼先生么?您也是妖怪?”

    “妖怪?”山羊的头立刻就竖直了,下一秒羊身消失,一个老者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拐棍在地上碾了一下,随后慢悠悠抬起头,“妖怪那是人类给我们的蔑称,我们是妖灵。”

    “可……”张顺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娘,“我娘她曾经自称是妖怪呢。”

    “萝娘,那就更不是妖怪了,她连妖灵都不是。”

    “那我娘是什么?”

    楼先生仰头在空气中深深吸了一下,老脸上满是陶醉:“只有妖仙散魄的时候,才能放出着么多芬芳,吸引这么多山精地怪。你娘,是妖仙啊。”

    张顺太阳穴猛的跳了一下,楼先生的话音从他耳边呼呼刮过,他满脑子却只留下“散魄”二字。

    “楼先生……”张顺眼睛死死盯着萝娘,说话的音都颤了起来:“你说什么散魄?”

    楼先生根本没听到张顺的话,他依旧自顾自说着:“因为这次新城主上任要举行的大祭,这崤城外已经围了不少山精地怪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萝娘散魄,可真是造福一方了。她这一身灵气散掉,能分一杯羹的可真不少。”

    “你说什么散魄?!散魄到底是什么意思?”

    楼先生歪了歪头,白色的胡子跟着翘了翘:“散魄就是快死了呗。”

    “怎么可能?!”

    “现在萝娘才刚开始散魄,只是神志失了,呼吸心跳还在,看着还像活着。等闻到香味的山精地怪都赶到了,等到后半夜了,萝娘也就回魂无术了。”

    张顺摇了摇头,一脸的不信:“他说了,只要我按他说的做,他就放了我娘。”

    “他?”楼先生老脸上满是疑惑,下一秒他恍然大悟,“你说的是腾二爷?”

    “是他,是他抓了娘。”张顺再也顾不上这院中澎湃的黑气了,他直直朝着楼先生走了过去,一脸的急迫,“先生,您最是博闻多才,你知道怎么救我娘么?”

    楼先生慢悠悠的跨过门槛,走进了院子。张顺伸手扶他,他也就将手臂搭在张顺的手上,由着张顺扶着自己。

    “你我师徒一场,按说我该护着你,可一来我不想去招惹腾二爷,二来如今萝娘已经死了……”楼先生叹了口气,斜着眼睛看向张顺,“你若不便宜了我,也得便宜他人。”

    “先生,您说什么呢……”张顺心里一紧,本能的觉得不妙,他想抽回自己的胳膊,可胳膊却被楼先生死死的抓住了。

    楼先生的老脸上布满皱纹,平日里笑的时候皱纹看着还没什么。可如今他这张脸阴阳怪气,赤红色的眼珠子闪着兴奋的光,那皱纹衬的他整个人如同罗刹一般。

    “你娘没跟你说过,你的肉有多补么?”楼先生哈嗤哈嗤的笑,嗓子发出阵阵金属的摩擦声,听着无比难受。

    张顺依旧在奋力抽自己的手,可楼先生已经张嘴要开始咬了。

    “啪!”

    一声响亮的鞭响,两道人影顺着敞开的大门飞了进来。

    楼先生的动作被打断了,他抬头向门口望去。

    腾五爷正脸红脖子粗的站在门内台阶上,他瞪着铜铃眼对着楼先生怒目而视,刚才那声鞭响就是出自他的手。

    在滕五爷身侧站着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少女,少女一身黑衫,唇红齿白,手里拎着一把比她自己还要大的大刀。

    这大刀少女就是那天林顺在徐家村村头看到的徐家小娘子,因为穿衣打扮截然不同,林顺竟然险些没认出来。

    “死老头!是你杀了彭林?”滕五爷提着鞭子就朝着楼先生冲了过来。

    楼先生脸上满是不屑,他甚至打算不再正眼看向滕五爷。

    “找死!”滕五爷已然怒极,手中的鞭子直直劈向楼先生。

    楼先生依旧一脸不屑,他慢悠悠的伸出手里的拐棍去拨开滕五爷的鞭子。

    腾五爷的确不是楼先生的对手,直到滕五爷身后的徐家小娘子举起了刀,楼先生的脸色才变了。

    徐家小娘子手中的刀又大又亮,最令人诧异的是,那刀的刀锋没有开刃,原本应该是锋利刀刃的地方竟然组组有一指节那么厚,与其说是刀,更像个薄薄的锤子。

    “楼先生,在崤城安分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临走了,你却是犯了忌讳。”徐家小娘子话音落下,刀也朝着楼先生劈了过去。

    刀裹着风,搅动满院子黑森森的阴气。

    楼先生一脸凝重,几乎是刀来的瞬间,他便伸手将张顺推出去顶了刀。

    张顺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刃,听着耳边呼啸的风,惊出一身冷汗。下一秒,刀势停了下来,徐家小娘子收刀,伸手,将张顺拽进自己怀里。身子站稳,张顺的心脏再次落回原地。

    “霓裳,那老头跑了!”滕五爷咆哮着冲出院子门。

    张顺看了眼比自己个头矮却依旧抱着自己的陈家小娘子,鬼使神差的问道:“你叫霓裳?”

    陈霓裳脸色一变,立马松开了张顺。

    张顺这才反应过来,问未出阁姑娘名讳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但是,今天陈家小娘子这马尾辫子黑裙衫,再加上她那把大刀,真是比那天自己瞧见她的时候要顺眼了不少……

    “霓裳!那死老头跑了!”腾五爷的咆哮从院子外传了进来。

    张顺定了定神,朝着大门外跑了过去,陈霓裳也赶紧迈步追了上去。

    街道上雾气昭昭,四角山羊飞速的消失在雾气当中,越跑越远。

    “霓裳,咱们骑马追。”滕五爷将缰绳递给陈霓裳。

    陈霓裳摇了摇头,没接缰绳:“我们这次来,是为了里面那位。”

    “但是彭林死了。”滕五爷瞪圆眼珠子。“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报仇!”

    “一个彭林,死便死了。”陈霓裳的声音平静的近乎冰冷。

    “死就死了?!那是我兄弟!”滕五爷咬了咬牙,转身上马,他双腿一夹马腹,朝着老山羊消失的方向奔了去。“我自己去!”

    “哥!”陈霓裳伸手要去拉滕五爷,却连马屁股的毛都没摸到。

    “你快去追吧,我看腾五爷不是楼先生的对手,若是去得晚了就不妙了。”张顺牵过另一匹马,递给陈霓裳。

    陈霓裳看着腾五爷的背影,气的跺了下脚:“莽夫!”

    “快去吧。”张顺再一次递过缰绳。

    陈霓裳看了眼缰绳,又回头望向张顺家院子里。她的视线在萝娘身上转了一圈后,转过头来声音已然恢复了平静:“腾五爷那么大的人了,不用我担心。”

    张顺一直注视着陈霓裳,当看到陈霓裳望向萝娘时的眼神时,张顺如堕冰窟:“你也是冲着我娘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