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涌贰

    更新时间:2017-06-20 15:41:59本章字数:2410字

    十六岁时,朴夕和一纯上了不同的重点高中。骑着单车,载着一纯的时光,就暂时告一段落。 

    回忆如路旁的枫树般一点点退后,剩下满地飘洒的落叶。踩过去,发出“咯咯”的声音。 

    “夕,记得我们的约定,记得来信,记得开心。” 

    “我记得。你也是。”挥手后骑着单车开始了他们的寄宿生活。 

    开学的第一天。镜片厚达一分米的眼镜下,班主任点着名。整齐的教室里,安静得可以听见窗外落叶的声音。“朴夕”,一时这名字挂在空气中,一丝不动。好像发出的箭般,射中了空位,就逗留在那了。“朴夕”。一向自信的班主任,不相信自己的声音没有得到响应,再喊了声。这时,后门“啪”的一声,一缕光线射在一个面容白晰、轮廓分明的男孩身上。白棉衫,牛仔裤,挎着个黑背包,眼神沉默地走向座位。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下次要准时”话语刚下。无数双眼睛一时呆若木。很多女生见到偶像时的情商瞬时达到二百五。独独一个女生转过头,对朴夕轻轻地微笑。笑容甜却不腻。 

    铃声响起。开学的第一堂课结束了。 

    女生纷纷猜着这个男生的性格,喜欢的女生类型。男孩们的脸却沾了醋般地百味夹杂。 

    “你好。我叫小欣,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嗯。” 

    “你一般都喜欢做些什么呢?” 

    “不确定。” 

    “哦。” 

    一声“哦”写下了小欣一脸的不解与茫然。 

    小欣是一个活泼的小女生,人缘好,长得很可爱。与朴夕正好前后桌。这样的怪人她还是第一次碰到。但丝毫不减她对朴夕的好感。转过身继续看她的网络小说。 

    朴夕自知自己对社交是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距离。不远不近,这就是他保持的度。从包里取出一纯走时送的速写本,带了6B铅笔,走出教室。 

    秋天的学校好像一张饱经沧桑的脸,清冷却有味道。随处可见的枯叶,有的在空中飞扬,有的正从母体簌簌落下,有的早已在人的脚下支离破碎。 

    他在操场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拿起笔正要画时,发现不远处,飘逸的长发正随风扬起。只见那女生一手在纸上来回地划着,一手撩着被吹乱的发丝。婉如宋词里深居的闺妇,脆弱却让人爱怜。 

    朴夕的灵感顺着画笔,简单地画下感觉。也许是伏笔,那幅画并没有太清晰。只是轻缭几笔,却神韵突起。《撩发风》跃然于纸上。这是他的处女作,因此他格外珍惜。 

    顺着视线再望时,他发觉那女生已经不见了。带着本子,他飞奔向女子坐过的地方。发现有一团团揉过的纸。他打开一看,笔迹俊秀,只是少了些神韵。可见其画功不浅。 

    回头望时,远处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似曾相识的感觉,直觉告诉他,他见过她。 

    两天后的清晨。他拿着本书,走在校园的小道。同一地点,不同时间。透过树缝,他看到那如水般柔顺的秀发。他慢慢地走到她身后,在那伫立了好久好久。 

    只见她在纸上不停着修改着一个男生的五观。擦了,又画,画了,又擦。 

    “你是在画我吗?” 

    “啊!”女孩的脸上嵌着受惊的表情,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偷偷地画着帅哥哈”朴夕坏坏地问。 

    “没...没有,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身后了呢?” 

    “我已经站了好久了。只是你太专注没发现。”朴夕发现她就是那天转头微笑的女生。 

    “哦。”收拾了画板。踏上旁边的单车。挥一挥手。 

    “再见。”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澄清。”车早已隐没在树丛里。 

    她骑着车,心里仿佛摇滚般杂乱。“他怎么知道我画他呢?好丢脸啊!” 

    她怎么也没想到朴夕只是不经意间随便开的玩笑。 

    语文课上。 

    不断地有人喊“澄清,澄清。” 

    她已经厌倦了不断有爱慕者的信与纸条的生活。一概不理。 

    突然,她的脚下有人扔了团纸。她发现是自己前些天扔掉的画。 

    弯下腰,捡了起来。 

    “澄清,是我。能告诉我你那天画的是什么吗?” 

    她在纸上写了“不能说的秘密”。 

    这是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朴夕笑了。他喜欢这个女孩,只因她有着荷花般清新脱俗的气质。 

    澄清本就生活平淡,低调,很少与人往来。当班里的女生知道朴夕给她传纸条后,更是没什么人与她交往。 

    日子就这么简单而平淡地过着。自修。上课。回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这就是高中生活。 

    她和朴夕熟识了后,话也渐渐多了起来。有时聊毕加索,有时聊海子,有时聊朴树。她喜欢和朴夕说话。朴夕风趣的话语和博学总能逗她开心一笑。 

    在她眼里,始终过滤着周围的一切,只存在她喜欢的,透明真实的。 

    那个秋天里,时光像被拉长的棉花糖般,嚼着嚼着就能嚼出幸福的味道。 

    朴夕会骑着单车载着澄清满大街乱逛,给她讲冷笑话,买她喜欢的零食。 

    澄清也常常会把自己满意的作品拿给朴夕欣赏。这时朴夕总会问“这是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那幅呢?” 

    “不能说的秘密。”这用烂掉的台词在澄清看来却是最好的掩示借口。 

    他们都喜欢朴树,喜欢《且听风吟》。很多个夜晚,他们戴着MP3,在操场的台阶上听着这首歌,喝着奶茶。 

    纯如奶茶的时光,摇摇晃晃,刹时谁按掉了世界的开关,世界一片黑暗。 

    傍晚,闷闷的校园,风放了假。朴夕和澄清打完羽毛球。 

    “我要回寝室洗个澡,你食堂门口等我下,好吗。” 

    “我想去你寝室玩玩,可以吗?看看你这懒人的寝室是不是一团糟。” 

    “那好吧。”说着,两个人上了楼。 

    寝室里空荡得只剩空气在那游荡。朴夕的床上,干净中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你用古龙香水哈。” 

    “是的,人多,味浓,有时在床上喷点,心情会很舒畅。” 

    “味道不错哦。和你口里散出的淡淡柠檬香很搭调也。” 

    “你喜欢啊。下次送你一瓶。我洗澡去了,抽屉里有零食,肚子饿的话先拿去吃哈。” 

    “嗯。”她往床上坐下,心想“这是个干净的男生。”看了会杂志,觉得肚子开始发起牢骚。拉开了右抽屉,满满的一堆好看的信纸和信封,让她吃了一惊。 

    “这小子还有这僻好。拿出一小叠的信纸。突然底下一叠的文字,覆盖了她水灵的眼睛,仿佛看到岩石内里般。她抽出一封,看的速率与心率挣扎着,心一点点地由酸转为疼。 

    “亲爱的朴夕”。眼泪刹时瀑布般冲击着这深陷的内里。修长的手捂着泪流满面的脸,冲了出去。 

    门“啪”地一声,朴夕正好走了出来。“澄清,澄清......”,他喊着跑了出去。远远地只见澄清的背影在单车上如风急弛而去。一手捂着脸,似在哭泣。 

    他一脸不解地走回寝室。看到桌上的一纯的信。“她看到了?!我一直当她是好朋友的,难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