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澈水柒

    更新时间:2017-06-20 16:32:26本章字数:1131字

    地狱般的生活她已进了两层,心里绽放过的花香,早已消散。 

    对生活没有了什么期望,生活自然也显得无望。 

    时间在没有了方向的人心里,只是个名词,毫无意义。 

    她再也不敢幻想有了污点的这张白纸能用自己的画笔绘出艳丽的图案。 

    她再也不敢期待家人朋友能给她带来心灵的慰安。地狱即天堂。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病好了的人,愿意留着当义工而不愿回去。 

    夜里。她会梦到朴夕,梦到一纯。更经常的她会梦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却在将看到面容的一瞬,梦就醒了。 

    醒后,她会盘着腿在那想着,想着......而后,在病房传出的《橄榄树》的歌声中睡着。 

    某个深夜。她又梦醒了。她没听见《橄榄树》,却听见口琴声传来,且越来越近。她打开窗,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澄清,我来救你出去了。” 

    “你是?” 

    “还记得海边那晚吗?你等等。回头再说。”说着,他拿着铁棍,把锁给撬开。 

    “走,快走。”边说边拉着穿睡衣的澄清往外跑。 

    跑了很远。他们在一个公园停了下来。 

    冬天的风冷如刀片,一片片割着人的脸。 

    他见澄清直发抖,忙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两个人坐在秋千上。夜的公园,一切皆只能孤芳自赏。 

    “你叫什么名字呢?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叫海生。你的事全校都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还来救我。” 

    “我相信你没病。” 

    澄清激动得说不出话,冰冷的眼泪却贴在了脸上。 

    海生用手轻轻擦去她眼旁的泪。一个沉睡了几千年的拥抱,在此刻苏醒了。 

    “走吧。我带你回家。” 

    “不,我不回去。他们还会把我送回去的。” 

    “不用怕。是回我家。” 

    这是一间不大的木屋。可以听见涛声,可以在沙滩上数星星。简约而不简单。 

    “你家人呢?” 

    “他们前年都走了。在一场海难中。” 

    “对不起!” 

    “没事的。习惯了。” 

    “你都一个人生活吗?” 

    “嗯,有时会去爷爷奶奶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不想留在这城市了。我想离开。你会陪我一块走吗?” 

    “去哪?” 

    “云南。我喜欢那里干净纯朴的民风和原生态的东西。” 

    “好的。我跟你一起去。” 

    灯熄了。夜的乐章,悄然沉寂。澄清的乐章,海生的口琴声,从此不再响起。 

    两年后。 

    星浪和小欣一起上了一所云南的大学。只为了那的少数民族风情和查看澄清俩的下落。 

    一纯放弃了国内外名牌院校的保送,留在了城市里的一所重点大学,学着自己喜欢的艺术。 

    朴夕上了小城市的一所普通高校,依山傍海,风景秀美。 

    离开城市的前一天晚上。四人在星浪家里,听着一纯弹着缺残的《伯牙琴》。 

    夹着各种味道的心情汇成一句句“干杯”。而后,醉得东倒西歪。 

    杯子干了,清澈而青涩的青春是否就此干了。 

    等到两鬓斑白时,我们是否可以自豪地说“年轻时,我们曾如水般清澈过。” 

    -----朴夕 

    就这样,我们的高中三年,渐渐老去,而今真正逝去。 

    我怀念什么呢?是澄清?不。是一颗善良却没有人明白的心。 

    -----一纯 

    两张信纸,三年高中,四句话,回忆都显得凄美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