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梦中女神

    更新时间:2017-06-21 11:12:03本章字数:6481字

    我点亮屏幕,发现通讯录里苏琴的头像亮着,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不出所料,她在《人类危机》游戏里。我一键追踪她进入了《人类危机》。

    我等的姑娘,这次在等我。她站在河边,面容清丽、长发飘飘、身材玲珑。夜空中星月辉映,河面上波光粼粼。我的女神看着我,目光动人。

    此刻我真后悔之前把梦币都给了胖丁,我应该去楼上虚拟现实游戏室进入游戏的。

    “我真怕你不来了!”我操纵角色走上前去,对着耳麦轻声说道。

    “我还怕你不来呢,以为你上次救我只是……只是一时冲动。”苏琴浅笑低语,声音绵柔。夜风偶尔吹动她的刘海,和她水蛇般细腰间绿萝剑的剑穗。

    我想起上次胖丁硬拉着我进入《人类危机》帮他打怪攒梦币。我把角色一键设定成胖胖的战士,跟在胖丁身后,一边漫不经心地给他“输血”,一边东张西望看风景。

    突然我发现不远处的河边,一名身材玲珑、身手矫健的女刺客正在和一头恶龙搏斗。恶龙张牙舞爪,气息发紫,看起来等级极高。女刺客动作出奇的轻快,她飞上跳下,闪转腾挪,可面对强大的恶龙,却也只有招架之力。恶龙越战越狂,眼看女刺客渐渐支持不住,我丢下胖丁,转身朝恶龙飞奔过去。

    走近后,我看清了女刺客的ID——苏琴,还有她那令人眼前一亮的装束。我立马抽出长刀砍向恶龙,然而我只是等级很低的新手,对于战况的扭转杯水车薪。在恶龙迅猛的攻势下,我很快就负伤了。见此情景,苏琴焦急的喊道:“快逃!我们打不过它的!”从耳机里,我听到了角色真人清脆的声音。

    此刻,我也不知道哪条神经搭错了,不假思索地使出了“一掷千金”,无数金币砸向恶龙,恶龙长啸一声,终于倒地不起。苏琴收剑回鞘,转身怔怔地望着我。

    此刻胖丁也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说我见色忘友什么的。当他看到恶龙尸体旁边大堆的金币时,突然摘下耳机扭头问我:“是你扔的?”我眼睛盯着屏幕,沉默不语。

    “完了完了,”胖丁不停地叹道“我真不该让你玩这个游戏!”

    “一掷千金”是终极绝招,可以杀死任何等级的怪物。但激活绝招的前提是玩家的账户至少要有100个梦币,而且,在使出此绝招后,玩家账户的所有梦币会清零。是的,我花光了五百多个梦币,那是靠下了一百多盘围棋挣来的。

    另外,玩家杀死这样等级的恶龙能挣五十个梦币,被恶龙杀死重新复活只要花五个梦币……我不想再算下去了。

    我想,他们此刻都把我看成傻子了吧,包括我自己。万幸的是,在苏琴向我道谢后即将下线的那一刻,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主动上前要求加她为通讯录好友,并约她下次组队一起战斗。

    在游戏世界里,英雄救美是交友约会的重要门路。胖丁就是靠这样约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姑娘,当然他不会傻到“一掷千金”,姑娘们也不会轻易去挑战极度危险的恶龙。之前我对这种行为并没有多少好感,但是,现在,难道我也开始沉迷进去了?

    “哎~发什么愣啊?”苏琴见我不说话,脆声问道。

    “哦,没什么,”我回过神来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救你,可能是因为你的角色太好看了吧!”

    苏琴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纯真自然。还好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她不会被系统检测到聊天声音过大违规而扣罚梦币。想到这里,我提醒自己也不要再习惯性地压低声音了,现在要充分展现出自己嗓音洪亮和有磁性。

    “你的审美真另类,现在不都流行以胖为美吗?健康允许的条件下,越胖越美,三百斤往上走的女孩,才称得上是好身材。像我的角色,这么瘦,我按照96斤设定的,太老土了哦,搁在几十年前还行,现在啊,没人喜欢的。”苏琴说道。

    “你不是单纯的瘦,你是美,健美,对,是健美,”我急忙解释,临时想起一个词“健美”,但好像又不太准确,因为她并没有明显的肌肉。

    “说我美?你看看,混淆现实了吧,虽说游戏实名实性,但是说不定我是个胖妞啊,三五百斤的胖妞,玩着一个96斤的角色而已。”苏琴笑道。

    “不会的,”我说,“你就算胖也胖不到哪里去,因为根据你的角色,我知道你的审美和我一样,是不会主动让自己变胖的,哪怕丝毫不约束自己,也很难超过三百斤,像我的朋友胖丁,就是怎么增肥都只能到二百来斤左右。”

    “你这么想有点太轻率了吧,游戏新人?万一我就是故意选个极瘦的角色,标榜另类,凸显个性,又怎么说呢?毕竟《人类危机》里和我一样选极瘦角色的人也很多啊!”苏琴说道。

    “不会的,你跟他们不一样,”我很肯定地说,“你不光设定了角色健美的身材,还有这一身紫色劲装,埋在发中的鸾凤金钗,袖边的小流苏,腰间的云纹衣带和素纹银扣,杏黄剑穗,这些在游戏设定中都没有现成的搭配,有些甚至需要自己亲手设计,这种简约克制又雅致的装束,不是一般人懂得它的美的。”虽说我很少玩此类游戏,但是我都进去游览过,感受下美工,看看风景什么的。

    “哈哈……”苏琴笑了起来,听起来她很开心,“你前面说的什么劲装啊金钗啊流苏啊,知道点儿但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嘴笨。不过,你最后说的‘简约克制雅致’总结不错,你在哪个生活站啊,怎么眼光和别人不一样?”

    “我在鹅城EG001生活站第五层,在这里我是和别人不一样,我不敢暴露自己的审美,怕他们嘲笑我重口味,”我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敞开心扉继续说道,“而且,大家都那么胖,在这里承认自己喜欢瘦,会冒犯很多人的。”

    “原来是那个生活站啊,对了,你的审美观现在在生活站已经很少见了,如果是先天的,那就太奇妙了!说明生活站有巨大价值!”苏琴仿佛自言自语。

    “什么巨大价值?”我问道。

    “哦,没什么……对了,我该下线了。”

    “这么快,我们不组队打恶龙吗?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呢!”我说。

    “哈哈,现在已入夜,野怪会越来越多,我想你现在还没攒够梦币吧,还能‘一掷千金’救我吗?好啦,其实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做的,改天见啦!”

    “那……,好吧,改天见。”我听到了旷野里野怪的咆哮,也生怕这时候有怪找过来,我“死”事小,不能保护苏琴事大。

    “对了,你有那么多工作要做,你是生活站的工作人员吧?下次你什么时候上线?”我突然想起来,连忙追问。

    “总之,谢谢你救了我——的角色!我挑战过很多次恶龙,每次都极度危险,但是很少有人上来帮我,我想如果我把角色设定成五百斤的胖女战士,应该会有很多人上来帮忙的,大家都爱英雄救美,但是没有人愿意英雄救丑的。”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说完就下线了。

    苏琴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我转头看窗,窗外夜幕中,亮了几排灯,对面的物品站正在夜以继日的运转。

    我关闭了电脑屏幕,依依不舍地上楼准备睡觉。平时大家上楼都用电梯,这次我刻意走了很远,找到了这层唯一的一处楼梯,扶着扶手一步一步走了上去。楼梯虽然很少有人走,但却很干净。我想此刻苏琴应该正在某个生活站的角落里辛勤工作着,有可能就是监督巡查各处楼梯的扫地机器人,或者把某个故障机器人搬上小车,送往工具室维修或销毁。我气喘吁吁地爬上楼,二十级台阶,出了一身汗,我想苏琴也一定有这么累。

    505室,我刷了下手环打开门,进了自己的宿舍。胖丁住在隔壁的506室,但他此刻应该是在中央的豪华客房里和姑娘一起逍遥快活吧。宿舍不大,陈设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储物柜,一套普通桌椅,往里走是个狭小的洗漱间,没有任何智能设备。我记得很久以前宿舍里是配着电脑的,敲一敲墙壁也可以点亮成屏幕,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都取消了。

    我躺到床上,床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三四百斤的人躺下去绰绰有余,但是如果睡两个人就有点困难了。我想起上次胖丁约了个姑娘,因为攒的梦币还不够开客房,就把人家哄到自己宿舍里过夜。结果半夜三更墙壁被锤得咚咚响,平时睡前我和胖丁隔着一堵墙互锤墙壁闹着玩,但这半夜三更的他锤得这么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于是急忙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胖丁因为动作太猛,把铁床给整垮了,人家姑娘摔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我和胖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姑娘架到凳子上坐下,姑娘一手拿床单捂着光光的身体,一手抹着眼泪,嘴里数落着胖丁又穷又小气,连个客房都开不起。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的宿舍有扇窗,虽然打不开,也没必要打开,因为生活站里终年温度24℃,空气均被过滤,没有尘霾。但我依然喜欢窗户,我小时候住的那个小房子里也有一扇窗,能打开,有时候能看到蓝天白云,后来更多的时候是尘土飞扬。

    我扯过被子盖上,手中摩挲着胸前的玉坠,脑中想起波光粼粼的河面、微风吹动的刘海……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大清早我就起床了。我来到大厅,此刻这里很安静,只有鼾声起伏。很多人歪躺在座椅里呼呼大睡,他们是通宵游戏的人。虽说系统设定晚间赚取梦币的收益只有白天的一半,但很多人依然熬夜。他们想赚更多的梦币,想去豪华的贵宾厅,甚至想去二楼和九楼这两个接天地气的富人楼层;他们想天天住客房,想抽烟喝酒,想买更逼真的充气娃娃,或者吸引生活站里更胖的异性。很多人吃不了熬夜加班的苦,于是把希望寄托于买彩票,甚至参与赌博。很多游戏天才和彩票中奖者,坐拥巨额梦币财富,长期坐着贵宾席,住着豪华客房,但因为迷上了赌博,一夜之间输光所有,最后只得灰溜溜地从二楼或九楼回到其他楼层,从客房回到宿舍,从贵宾厅回到大厅,最终和我们一样。他们常常对着我们感慨,世事无常啊!

    大厅里干干静静,应该是天亮之前就被卫生员和机器人打扫完了。他们起得好早啊!我想苏静可能也在其他生活站干着这种工作,应该和他们一样瘦,穿着蓝色制服,二百来斤的样子,走路很轻快。

    我来到我的座位跟前坐下,点亮屏幕,查看了通讯录,苏琴不在线。我突然又有另外一种怀疑,也许她不是卫生员。卫生员下班了,此刻应该是休息时间,是可以上线的,再说卫生员可没有她那么忙,几天都不上线。她也不可能是厨师或者保安,厨师和保安一般都是男的。难道她是工作站的维修员,或者是——物品站的工作人员?听说那里要辛苦得多。我转身望了望窗外的物品站,在晨霾中,我第一次感觉物品站很亲切。

    我点开围棋游戏,漫不经心地下起了围棋。不一会儿,广播声响,早餐时间到了。我站起来刚要转身,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胖丁,旁边一个胖胖的姑娘挽着他的手臂,她正笑盈盈地看着我。

    “王文老弟,给你介绍下,这就是我刚交的女朋友,大红。”胖丁略显疲惫和满足的脸掩饰不住他的兴奋。此刻,用他的话说,他又一次从肉海里徜徉回来了。

    我看了看大红,大胸大腰大臀,标准的三大身材,全身肉鼓鼓的,有种把衣服都要撑爆的感觉;和那些五官挤到一块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网红脸不一样,大红的眼睛不小,嘴巴也宽,鼻头微微闪着一点油光。很显然,在这个时代,大红算的上是个气质性感有份量的姑娘。

    “你好,大红!恭喜你啊,胖丁,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姑娘!”我说。

    “很高兴认识你,王文!”大红笑眯眯地对我说。

    “唉,可惜再好的姑娘你也瞧不上,要不我把她的闺密介绍给你?虽然姿色比大红差了些,只有250斤,但应该合你口味。”胖丁叹了口气问道。

    “谢啦谢啦!是我配不上人家的,你知道我的……”我赶忙示意胖丁打住。

    “就知道你不愿意,真不知道你喜欢的姑娘要多瘦——走,一起吃早餐去吧。”胖丁说。

    在这个生活站,只有胖丁理解我只对“极瘦”,或者说“健美”的姑娘情有独钟,他不但从不嘲笑我这点,还帮我牵线搭桥,一旦发现这类女孩就立马告诉我。可是迄今为止,我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健美的女孩,也许这样的女孩只存在于游戏中吧。

    在这个以胖为美的时代,大家努力增加体重,疯狂吃不运动,直到严重威胁健康为止。虽然生活站一直提醒大家这种生活方式不利健康,但是时尚潮流如此,网络上到处是巨胖的明星和网红。而且病倒了也没多大事,会有卫生员和医疗机器人前来料理。相比之下,瘦是让人不能接受的,容易被欺负和边缘化,就像游戏里那些瘦骨嶙峋的野怪最终会被胖胖的勇者干掉一样。

    胖丁不胖,但他和其他人一样,渴望变胖。他原名不叫胖丁,但是他为了炫耀身上的某个器官很胖,于是改名胖丁。

    据说,只有帝都的神人是极瘦且力量强大的,但我无法把瘦和力量强大联想到一块。我以前还相信他们的存在,但是后来关于神人的消息越来越少,网络上那些矫健的身影也越来越少,且分不清真假。我猜测,那些神人就算存在,也都变胖了,变得和我们一样了。

    我曾经也想去帝都玩,但是代价很大。我在鹅城,鹅城和大多数其他城市一样,大部分都是生活站。据说帝都与其他城市不同,没有生活站,依然保持着本世纪初的生活模式。各大城市间由铁路相连,但是车票很贵,而且用梦币买不到,需要用到真币。要赚取真币何其艰难,首先要减肥到一定程度,通过体检,然后才能报名申请成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工作期满,才能获得一定数量的真币。减肥很苦,工作很累,这对人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考验,因为大家对那些服务人员是不正眼瞧的,认为他们瘦得难看,行为不接地气,思想过于前卫,总认为天底下还有个什么比生活站更好的地方似的。可我真希望天底下能有个比生活站更好的地方,至少是更适合我的地方。

    接下来几天,苏琴一直没有上线。胖丁玩游戏异常勤奋,天天熬夜加班。我问他原因,他说暂时保密。

    我准备给苏琴发离线消息,本来想用语音留言,但是怕被周围人听见。我尝试着打字,但平时手指只习惯点触摸屏和鼠标,键盘也只用到游戏里常用的几个键,打字谈何容易。我花了半天时间慢慢磨,磨出了以下这段话:

    “苏琴姑娘,好久不见!最近工作很忙吧?没见你上线。我在这里越来越感觉到度日如年,我会突然想起人生意义之类的问题。我原本讨厌虚拟世界,因为我害怕最后分不清虚拟和现实,所以平时只是下下棋,而远离那些画面逼真的游戏。但是,自从在《人类危机》里遇到你之后,我慢慢的有种想活在虚拟世界里的渴望,在你上线的时候去保护你的角色,在你下线的时候就静静地守着你的角色。我现在头脑很混乱,思想很矛盾。最后,请问你住在哪个生活站,我们能否见一面,希望你看到后给我留言。”

    发送完这条消息,我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我从来没有向别人说起过这些,尤其是关于厌倦生活站的话。我甚至都不能理解我自己,小时候,鹅城还没有生活站的时候,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每天工作很辛苦,成天咳嗽。我想那时候我们要是能住进生活站该多好啊,妈妈的病就能得到治疗,也不用那么辛苦地工作了。虽说如此,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时候又会很向往那段艰苦的日子。

    我每天等待着苏琴回信息,但是每次都空空如也。胖丁这段时间攒了很多梦币,这天,他终于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王文老弟,我要结婚了!和大红。”

    “恭喜恭喜!真是令我相当意外啊,你终于浪子回头,要上岸了。”我祝贺他。

    “多谢啦!这些年来,我什么都经历了,碰到合适的人,结个婚,人生就完满了——对了,我攒了些梦币,你什么时候陪我去逛逛首饰店,我想给大红挑几件像样的结婚首饰。”胖丁说。

    “随时奉陪啊!”我说,“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胖丁用力地摇着头说:“我才不要小孩呢,生小孩还要办父母证,生活站规定太严,说什么为了保证优生优育必须体检合格,按我的身高,起码要减到180斤才有希望,还要参加为期一年的婴幼儿教育护理知识培训,想想就麻烦,我和大红肯定吃不了这个苦的。”

    “哦,那也是。”我说。我原本还隐隐有个想法,想约胖丁一块减肥,他为了生孩子,我为了应聘生活站的工作人员。

    这天晚上,我回到楼上宿舍睡觉,胖丁还在楼下大厅里打游戏。我想过不了几天,我和胖丁就要分开了。他和大红注册结婚后,生活站会免费给他们安排其他区域的双人座,还有结婚宿舍,里面有宽大结实的双人床。想到这里,加之苏琴还没有回信息,我有点怅然若失。我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见我小时候,在那个有窗户的旧房子里,妈妈抱着我翻看她捡来的画册。她呼吸沉重,一边咳嗽,一边指着画册上那些石膏女体像和穿得很少的女人像对我说,瞧瞧她们有多美,身材多么匀称,体格多么健康,举止多么优雅,她们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随后,妈妈从兜里掏出一个玉坠,挂在我脖子上,那是一个身材窈窕的玉石女神像。妈妈对我说,希望女神永远保佑你……突然,妈妈在剧烈的咳嗽声中一口气提不上来,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抱着妈妈瘦弱的身体,大哭起来。

    我从梦中惊醒,不由地接着回忆。妈妈去世后,我在外流浪,在垃圾堆里讨生活。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人送进了生活站。那时,每天都有很多走投无路的无业游民申请进入生活站。大家都找不到工作,因为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人工作,人工智能机械几乎把所有的工作全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