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女神归来

    更新时间:2017-06-21 11:15:11本章字数:4546字

    “太慢!”……“太慢!”……“太慢!”……武馆教练在那边不停地吼,而我在这边已经跑得快断气了。实在跑不动了,我停了下来,双手撑着大腿直喘粗气,微微抬头瞟眼望了望墙壁上那个大写的“忍”字。

    只听见耳边一阵风响,教练飞奔过来一脚揣在我的大腿上,我惨叫一声趴的应声倒地。

    “我叫你忍,忍,只有两个月就要考试了,你这个基础,怕是连一分钟都扛不住,到时候别说是从我金武馆培训出来的,我丢不起这个脸!”教练恶狠狠地说。

    旁边一个小不点医疗机器人迅速开了过来,用机械臂和各种光在我身上戳来戳去,照来照去,然后转身离开了。

    教练说,要能在学校考官那里坚持五分钟不被KO,就必须要学会躲闪。考官们移动速度极快,出招凌厉,毫不留情,打坏了有医疗团队现场救治……我想我现在已经被教练打坏了,轮不到两个月后被考官KO了。

    话虽这么说,第二天我又来了,第三天,第四天……教练说我挨打上瘾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希望我知难而退,离开他的武馆,或者放弃今年的考试,待明年,免得到时候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闹笑话砸了他的招牌。

    小五酒家的老板也调动了我的岗位,让我去后厨洗碗,说我天天一幅鼻青脸肿的模样会吓坏客人。

    这天上午,苏琴来到了金武馆,一身紫衣劲装。我肿胀着脸,低头不敢见她。苏琴趁教练打其他学员的时候过来问:“学得怎么样了?让我来试试你吧!”话未说完一个侧踢,我躲闪不及扑通跪地。

    “有话好好说,怎么上来就打?”我痛得龇牙咧嘴。

    “原来你还这么慢,我可只用了一半的攻击速度。”苏琴嘟囔着嘴,边说边把我扶起来。旁边的小不点机器人刚想过来戳我,被我一脚踢飞了。

    “速度挺慢,脾气挺大哈。”苏琴笑我。

    “唉,感觉你们都一样,每次都朝着我的痛点打,却又不留内伤,真是厉害啊!”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知道就行,这些教练啊、学校考官啊,从小就接受了系统科学的格斗训练,力道轻重肯定能把握。”苏琴边说边查看我身上各处的伤痕。

    “你呢,你从小也接受过格斗训练?”我问,刚才被她踢的部位痛感渐渐消失了。

    “上大学后学了一点点防身,”苏琴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也不用急于一时,这次通过不了,等明年再考也是一样。”

    我摇摇头说:“你们有选择,我没有退路,如果当初我在生活站花了一两年才把肥减下来,你现在恐怕早已忘记我了吧,此刻在你面前的,恐怕就是其他九个人中之一了。我要是今年通不过入学考试,再等明年,那时你早就毕业离校了……”

    “还提那九个人,他们现在没一个来到帝都,让我大失所望。”苏琴揪了一下我胳膊上的旧伤痕,我痛得一个激灵。

    “我不怕苦不怕痛,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本钱了,”我苦笑着说,“所以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接下来两个月,我虽然一直挨打,但移动速度和躲闪技巧也慢慢提高了许多。教练只教我移动、躲闪和格挡,没教我攻击。按他的说法,攻击技学了也没用,浪费时间,是不能碰到考官一根毫毛的。这期间隔三差五的,苏琴也会过来凑热闹打我一顿,然后摇摇头拍手走人。

    考试那天,苏琴早早地来到小五酒家,带来了她准备的所谓力量早餐,吃完早餐后。我们叫了辆自动汽车,一起赶往考场。

    首先是逻辑思维能力测试,考官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就让我站在一个台子上,头顶一个接满各色线路的头盔缓缓降下,罩在我头上。很快,头盔升起,我拿到了考官给我的考试成绩单出了考场。

    苏琴拿起我的成绩单一看,边点头边笑说:“嗯,大脑机能正常,没有精神疾病,恭喜你啊,你不是弱智神经病,考试通过了!”

    我不知道苏琴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我说:“就这么简单啊?”

    “是啊,就这么简单,但是接下来的武试,你可要小心了!”苏琴提醒我。

    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起来到了武试考场。

    考场中间是一个立体式擂台,周围围着一圈绳栏,外头再罩着一个十米见方的透明玻璃罩,把整个擂台给罩了起来,苏琴说那些都是防弹玻璃。擂台周围停着几个医疗机器人,还有一队医护人员。再往外的阶梯台阶座位上,依次坐着学校考官、家属、教练还有其他观众。

    考试开始了,001号考生上场,他身材高大,一身腱子肉。工作人员让他站上一台检测仪,然后打开罩子一侧的玻璃门,带领他进入擂台中央。而一名穿着黄色紧身服的考官和一名白衣裁判则从另一侧的玻璃门进入。 

    “叮——”,本场比试开始。这名考官虽说身形矫健,但还是比不上大个子考生的块头,只见考官微曲双臂,向擂台一侧缓步移动。另一方,考生俯下身子,攥紧拳头,双目紧紧盯着考官。突然,考官飞奔过来,考生也不躲闪,仗着自己一身腱肉,挥着拳头迎了上去,想在力量上压制考官。只见考官飞奔到离考生约两臂远的地方时突然腾空跳起,一个空翻,在越过考生头顶的瞬间突然伸腿,脚后跟踢在考生的后脑勺上,考生重重倒地,一趴不起。旁边的医护人员一拥而上,用担架把他抬出了擂台。不到半分钟,001号考生出局。看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凉气。看来教练说的不错,我如果学习攻击技,纯属浪费时间。

    002号考生上场。这名考生身轻如燕,以四周玻璃罩为着力点,在擂台里上串下跳,速度极快,几次躲过了考官的疾拳,周围观众欢呼起来。三分钟过去了,考生似乎体力略有不支,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只见考官瞅准时机,一个反手抓住跳来跳去的考生,往前用力一摔,考生重重地砸在玻璃罩上,落下,腰部挂在栏杆绳子上,读秒不起,医护人员进来,出去……

    接下来的考生,除了有一个坚持到五分钟合格外,其余的全部出局。候场考官们坐在凳子上直摇头:这届考生不行。

    “010号考生准备上场!”听到通知,我站起身来准备上场,苏琴拉着我的胳膊再次强调:“一定要快,躲重招,不要主动出拳,以免激怒考官。”我说放心吧,周围有那么多医护人员和医疗机器人,我死不了的。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站上了检测仪,苏琴之前告诉我这是在检测考生是否服用违禁药品或者身上安装了芯片。检测通过,我进了玻璃门,来到擂台一侧。

    考官进来了,像对待所有其他考生那样,他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该来的迟早要来,那就来吧,我心里默念,双手摆好架势。

    “叮——”比试开始。考官似乎在赶时间,也不缓步侧移摆架势了,他直接飞奔过来一拳砸向我的面门。这一拳速度极快,我知道哪怕躲过这一拳,他的后招我也躲闪不过,于是双手护住面门,结结实实挨住这一拳。砰的一声,我一个趔趄,后退数米,撞到护栏上。这一拳不太重,考官可能是想试下我的斤两。

    我看到苏琴在旁边焦急地向我打着手势,告诉我一定要快,要躲闪。我离开护栏,重新摆好架势。考官见第一拳力道轻了,接下来突然一脚重踹,我很想躲过,但是我知道相比之下我的速度太慢,躲不过去,只得双手用力护住胸口。噗的一声闷响,我的胳膊几乎被踢断,我仰面倒地,痛得眼冒金星,双眼渐渐模糊。我依稀看见裁判跑过来读秒,玻璃罩外的医护人员抬起空担架准备上场。

    我想我真该多练一年,明年再来考的。现在这样,打又不能打,躲又躲不过……正后悔着,我护胸的手无意中摸到了胸口衣服里的玉坠,我把手伸进衣服仔细一摸,玉坠完好无损,没碎!我的双手成功地保护了我的玉坠,保护了我的女神。既然如此,我的双手也能保护我的胸口,保护我的全身。我想通了,脑子里顿时清明起来。我看到旁边裁判在读秒,于是赶紧挣扎着爬起来,在观众的欢呼声中,我微曲双膝,重新摆好了架势。此刻,玻璃罩上的屏幕显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好的,金武馆的招牌砸不了了。

    考官见状继续向我发动猛烈攻击,我也不躲闪,只挥动手臂尽量护住被攻击部位,偶尔护不了,就挨下来,我在金武馆里两个月的打不是白挨的,两个月都熬过来了,还差这五分钟?一拳拳一脚脚接连袭来,我集中精力护住重要部位。我不断地倒地,又不断地挣扎着爬起。痛到极限,我真想喊叫出来,但是我知道我一喊就会耗尽力气。我想起在《人类危机》里,我还能靠“一掷千金”险胜,而在这里,除了硬扛,没有任何办法。

    “叮——”五分钟时间到,考官收手。医护人员把我架了出去,随后立即被送入医疗舱。我感觉周围一片白光,很多小机械针在我全身细细叮着,我的痛感渐渐消失,幸福感席卷而来,我好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病床上。苏琴见我醒来,轻身问我:“痛吗?”

    “没有你打我那么痛。”我说。

    苏琴佯怒,作势要揪我伤口,又马上停住了。

    “医生检查过了,你没有被打坏,会很快好起来的!”苏琴柔声安慰我,随即又嘲笑我:“唉,没想到,你居然是我们学校招生史上唯一一个靠挨打撑过五分钟的考生。”

    “我没有听你的劝及时躲闪,你不生气?”我问。

    “当然生气啊!不过后来看你不断地站起来,我想你一定有你的策略,幸好,你挺过来了!”苏琴柔声说道,用手往上提了提盖在我身上的被子。

    “是的,这一路走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在这个时代,在你们的世界,我走不了捷径,抖不了机灵,一切只能靠选择,靠死磕,靠硬扛。”我边说脑海里边一幕幕回忆起来:“在《人类世界》里,我不顾一切‘一掷千金’,才引起你的注意;在生活站运动场,我吃尽苦头,快速减下体重,才申请到物品站的工作;在物品站,我干活苦中作乐,攒够来帝都的钱;来到帝都,我决心要考大学,挨住考官的拳头,以缩短和你之间的距离。这一切都是选择,都是死磕,可能有点运气,但没有诀窍。”

    “是的,太难为你了!”苏琴紧紧握住我的手,留下了眼泪。

    几天后我出院了,我成了帝都人民大学的初级生。在校园里的林荫小道上,我和苏琴边走边聊。

    “我和你还隔多远?”我问。

    “已经不隔了,傻瓜!”苏琴回答。

    “但我各方面的基础都很差,而你们都那么优秀!”我说。

    “学习起来很快的,你的大脑正常,意志坚定,已经通过了考验,再加上一点药物帮助和智能学习设备,你很快就会赶上其他人的,”苏琴停了停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天才啊?说实话,那些考官们要不是吃了能量药剂,身上装了微型运动芯片连接部分神经,哪能那么厉害?”

    “什么?你说的是,他们用高科技手段提升自己的能力?”

    “对!他们就是你们眼中所谓的‘神人’,不仅是他们,我也是,只不过我很少服药,也没有在身体里安装芯片,但是我在训练的时候用到了各种智能仪器,比如动作教辅系统、注意力头盔什么的,它们能使我的学习更快捷,注意力更集中。”苏琴说道。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所以啦,你不用担心学业跟不上,躲闪不够快,但是,那些药物和头盔你还是尽量少用,有副作用,尤其对意志不坚强的人会有较大影响——不过,我觉得你还好,你神经粗壮,身板耐踹。”苏琴笑着对我说。

    不知不觉,我们逛到了河边,这条河把整个校区一分为二,蜿蜒流向远方。此时已近黄昏,我和苏琴找了快空地坐了下来。

    “你以后是我的了!”苏琴边说边轻轻挽住我的胳膊,把头偎依在我肩上,她的刘海随风飞扬,舞到我脸上,痒痒的。我感觉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莫大的幸福感从天而降。

    “你为什么选择我,你的同学之中明明有比我优秀得多的人,不会是因为我能让你顺利写完论文吧?”我轻声问道。

    “你以为这个世界真的就全靠拼实力啊?他们虽然优秀,但是太聪明,大家在一起久了一切透明,藏不住什么秘密,那样的日子太恐怖,不像你,傻傻笨笨的,还偶尔犯愣,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在你面前耍小聪明,爱情不需要那么多理性,再说,你我既然经历了这一切,那就是缘分,独一无二,不可替代。”苏琴轻轻说着,眼睛迷离地望着远方的河面。

    “我若是在学校里刻苦学习,最后变聪明了呢?”

    “那就装傻!”苏琴揪了一把我的胳膊。

    我和我的女神并坐在河边,夕阳西下,日照江花,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