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灰色的背影

    更新时间:2017-06-21 13:02:59本章字数:2183字

    梁斌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正无时不刻的散发着令人感到温暖的金色光芒,为这个初春的北京带来了几分慵懒的娴静。

    从去年冬季就一直在犯的旧疾在住院期间得到了抑制,他不再发低烧,也不在感到浑身酸痛,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一直呆在看守所里的犯人,终于在今天获得了刑满释放的批准。

    他小心翼翼地伸了个懒腰,几年前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依然还在,这让他不得不小心对待自己的身体。

    对于他这次住院的事,他身边有一个比他亲妈还紧张的人——他的哥们张扬。

    从他住院的第一天起,张扬就一直殷勤的为他忙前跑后,从拿药送饭到陪聊监护,各种安排照顾,忙得不亦乐乎。

    梁斌的身体情况他自己清楚,不过就是入冬后的例行发烧。这几年来他工作的比较拼,几乎没什么时间锻炼,身体素质也就弱一些,天一冷就容易得个感冒发烧的毛病,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他曾劝张扬不要把事情搞得这么紧张,毕竟,他现在身份不同了。说起来大小也是个公司老板,而且还是个有女朋友的老板,没必要总跑到医院来看他。

    可张扬不管他这一套,依旧任性的我行我素,哪怕外面是风吹雨打,他也会坚持到医院来看上他一眼,坐上几分钟的功夫在走。

    每到这个时候,梁斌都会对着他由衷的感叹道:“我知道,你是真爱我,你放心吧,我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这辈子你若不离,我绝不弃!”

    张扬的现任女友谭晓雯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尤其在得知梁斌对张扬进行过“真心告白”后,她更是醋意大发,甚至把梁斌当成了自己的情敌,话里话外间对他冷嘲热讽。有一次,她趁张扬帮他出去打水的时候,竟然偷偷地和梁斌说,就算他们两个人真的已经“出柜”,她也绝不会放弃张扬。

    梁斌对谭晓雯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既不动怒,也不解释,只是听后一笑了之。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之所以会这么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并不了解张扬。而张扬之所以不向她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表示张扬无意让她成为张家的媳妇。

    梁斌揣在兜里的手机这时欢唱的响起,他接起电话,张扬低沉而霸道的嗓音立刻响彻耳际:“斌子,你就在医院西门出口那里等我,我接你。”

    “就几站地,你就别来了,我这东西也不多,就一个包,我一会儿自己坐地铁回就可以。”

    “费什么话啊!有宝马坐什么地铁?!你就等着吧,就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我准到!”

    挂上电话,梁斌不置可否的笑了下,低头从包里掏出耳机插到手机上,接着打开了手机上音乐播放器,将耳机塞到耳朵里,随着几声高高低低的吉他前奏缓缓流出,他也在瞬间与外面嘈杂纷乱的世界隔离。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把自己隐藏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从小,他就一直是这种性子,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他从不想主动了解任何人,也不想别人轻易走进自己的世界。关于这一点,三十多年来,他从未改变。

    倒是张扬现在的脾气和小时候相比变了不少。以前的他既腼腆又内向,是大人眼里面的“乖宝宝”,遇到决断性的事情,他自己从来都没什么主见。梁斌则行事高调,特立独行,是令大人无比头疼的“问题少年”。要是两人遇到打架的事,张扬的第一反映永远是跑,如果实在跑不掉,他最多是躲得老远朝人群中扔砖头的助攻,而梁斌绝对是冲到最前面抄起家伙与人拼死搏斗的前锋。

    可事到如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反而倒转了过来。张扬的性格变得开朗爱闹,为人做事也越来越高调,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与人沟通自然,引起欢声笑语一片;梁斌却变得越来越低调内敛,他把头发染回了普通的黑色,带上眼镜,穿上衬衫,斯文得像是一个书生,每天的娱乐就是写字抄经、种花看书……而这一切的改变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梁斌已经记不大清了。

    一个身穿灰色外套的姑娘这时像是梦游娃娃一般匆匆地从他的面前走过。她神色游离,甚至没有注意到刚从医院出口走出来的梁斌,以至于当她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肩膀的时候,她也丝毫没有要停下来向他道歉的意思。

    她身后的白色背包上挂着一只像是狐狸一样的玩偶,它倒是热情主动的用自己那尖尖的耳朵成功的勾住了梁斌插在手机上的耳机延长线。接着,它又利用不断向前的拉力将他的手机也一并从兜里勾拽了出来。

    梁斌一个猝不及防,紧接着就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他的手机竟然从他的上衣兜里跌落,重重地摔在了硬梆梆的地面上。

    “喂!——”他气得忍不住看向那灰色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所有经过他身旁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他侧目而视,唯独身为罪魁祸首的她还在昂首阔步的向前走。

    现在的姑娘都这么没有礼貌么?

    见那女人半天没回应,梁斌也无意再和那个女人去计较这种小事。他才刚出院,他的主治医生特意叮嘱他一定保持心情舒畅,不要总动气。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弯下腰从地上捡起受到意外伤害的手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这时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平身吧!”

    梁斌抬起头,迎上来的是一张化着精致美妆的小脸——是他母亲闺密的小女儿,吴桐。

    他皱着眉头直起身用手抹了抹手机上的灰:“不知道叫哥啊,没大没小的。”

    吴桐比梁斌小十岁。他上高中和别人打架斗殴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小豆包”。现如今他33岁了,这个当年的“小豆包”也摇身一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妙龄美女。

    “嘿嘿!”吴桐顽皮地冲他一笑,一双眼睛立刻变成了弯弯的小月牙。

    “你不是去英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梁斌接着问。

    “今天早上才刚下的飞机。听扬哥说你今天出院,我就赶紧马不停蹄的跑过来接你了。怎么样?我够意思吧!”吴桐说着走到梁斌的身侧,自然地挽起梁斌的胳膊,“扬哥的车就停在路的对面,我们快点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