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祈福布袋

    更新时间:2017-06-22 10:00:00本章字数:2316字

    “哥!你看!”吴桐这时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冲着梁斌大叫道。

    “嚷什么?佛门重地,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梁斌不悦的皱起眉站起身忍不住回头朝她责骂道,“你都多大了?怎么还毛毛躁躁的和个猴一样!”

    “嘻嘻!哥!你看这是什么?”吴桐才不怕他这个纸老虎,她把手一扬,一个带有蓝条的亚麻布袋就立刻映入了他的眼帘。“你猜猜这是啥?”

    “你从哪搞到的这个?”梁斌抢过布袋,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番。

    “喏,就是那边的客房里啊。扬哥刚带我去的,怎么样?好看吧?这里的花纹是不是特复古?”吴桐用手指着亚麻布袋上的曲回流转的方块型花纹,开心地问道。

    “这是万字格。”梁斌不动声色的轻声回答道。

    “万字格?这上面哪有那么多格!”吴桐把布袋又拿回到手里翻来复去的看了看。

    “这是中国传统的装饰花纹。也叫回字格。格与格之间首尾相连,形成回路,永无尽头。寓意延绵不断,也有吉祥安康,平安如意的意思。”

    “哇,斌子哥,你懂得可真多!”吴桐十分敬佩地看着梁斌,“那我再考考你,你知不知道这个袋子是做什么用的?”

    “是祈福袋。”梁斌听后十分笃定地回答,“把你的愿望写下来放到袋子里,然后再把这个袋子送给你要祝福的人,让他把它压在枕头底下,被祝福的人就会一直得到好运。”

    “我去!哥你太神了!你怎么连这个也会知道?你简直是无去不知嘛!”

    “行了,你就别拍他马屁了。”张扬跟在吴桐身后也走了过来,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吴桐在梁斌面前这种故意撒娇装傻的模样。“等你有机会多去几次国内的景点就全明白了。什么同心锁、祈福条,祈福袋啊……这些全是套路。”

    “张扬,佛门重地,不要妄语。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这个寺庙不是景点。”梁斌这时好心提醒他道。

    “哈哈!我知道啊,我刚才就顺嘴那么一说。你看你搞得那么严肃干嘛?”张扬尴尬得笑了两声。他只怨自己刚才一时嘴快,竟然忘记了梁斌这家伙信佛的事。

    “哦?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那怎么区分真正的寺庙和景点呢?”吴桐也发觉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她连忙趁机会打圆场问道。

    “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梁斌显得一本正经。

    “什么办法?”吴桐问。

    “看它是不是收门票。如果收门票的话,说明它是规国家旅游局管理的,就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寺庙了。”

    “呃……”吴桐听到梁斌的这种解释后只觉得像是被人用棍子闷了一棒,“斌子哥,你知道么?你这个说法真的是让我一时无言以对……”

    张扬看着吴桐呆若木鸡的样子,十分开心地站在一旁偷笑起来,“哈哈哈,吴桐,你要习惯,你梁斌哥最擅长就是这种一本正经的说笑。”

    梁斌皮笑肉不笑的白了张扬一眼,又回头看向吴桐手里的那个祈福布袋。事隔多年,他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再见到这个它。

    燃好香的白薇漫步走到香炉前,对着香炉后方的佛祖三鞠躬行礼。

    梁斌……她一直都记得这个名字。即使事隔这么多年,她也不曾忘记。

    她第一次来这里祈福就是为他。

    揣在兜里的手机这时叮叮咚咚的有了回应。

    白薇把香轻插进香炉,然后缓缓走到一旁,打开手机。

    在。

    是他回复的消息。

    他的网名叫做listen,是白薇在一个QQ同城群里认识的比较聊得来的朋友。

    他们在网上认识了差不多有快五年了。不过,他们却从来没想过要和对方见面。这是他们两人默契的地方,也是他们两人一直可以在网上这么聊下去的原因。

    大家都是成年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圈子。互不干涉,互不打扰,有时间的时候就在一起聊聊,对彼此而言也算是种陪伴。毕竟,能在网上处的很好的关系,如果非要挪移到现实中未必会有更好的结果。

    只是不知道为何,随着相处时间的延长,白薇对于这个素未抹面的知心人,渐渐产生了越来越强的依赖感。

    如今单是光看到对方回复的这一个单字,白薇的心里也会觉得莫名的温暖。

    她鼻子一酸,眼圈一红,几颗透明的珍珠立刻从她的眼眶里滴落了下来。

    她用纤细的手指灵动地敲着手机键盘上的按钮:你在哪?我想见你。

    但下一秒,白薇又后悔了,她赶紧选按了撤回键。她此刻的理智告诉她,这么做是冲动而鲁莽的,他在现实生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并不十分了解。

    如果他收到这条信息后就把她拉黑了怎么办?就算他不拉黑她,那他如果拒绝她,她又该怎么办?她害怕面对这样的结果,她不想失去他。

    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发这样的信息给他。

    尤其,现在她已是一个将死之人,她不想再让他为她的事担心。

    于是,她把写好的信息删掉,改成了下面的文字:好长时间没见你上线,工作又开始忙了吧?

    信息才刚发送出去,她的手机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来的人,是她的好闺密谭晓文。

    白薇一直觉得,人与人之间一定是存在某种磁场和不被察觉的心电感应。不然,为什么有些人总会那么贴心默契?

    谭晓文就是这样神奇的存在。

    因为大家平时工作与生活都比较忙的关系,这个死丫头与她并不常联系。

    但每次抽空联系相聚时,她们两人又总会有说不完的话题。

    用白薇自己的话说,谭晓文对她绝对是一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好知己。

    不过,对于这件事,谭晓文却持有截然相反的看法。

    白薇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她便急抢先骂道:“什么个情况啊,我的薇薇姐!我不主动联系你,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汇报你的情况是不是?你总说我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好知己。可我最近怎么发现,你对我没有什么召之即来,倒是把挥之即去使用得特别到位呢!”

    “你现在在哪?”白薇对谭晓文动不动就挤兑自己这件事,早已经习以为常。谭晓文是一个爽快人,嘴是毒了些,但人心不坏。

    “我?当然是在公司面啊。”

    “我现在在外面,一会过去找你。”

    “得令,我的白大小姐,小的就在这候着了。”

    挂上电话,白薇又查看了一下手机。listen再也没有发来任何消息,她也就识趣的不再多问。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白薇已然明白,他不回自己信息,并不代表什么。他只是在陪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做比现在与她说话更重要的事。

    收起电话,白薇默默地长出了一口气,接着朝着面前雄伟的佛堂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