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酒吧救美

    更新时间:2017-06-26 18:20:08本章字数:2140字

    “我,从事”

    “他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目前正在创业阶段。”苏清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抢先答道。

    “是吗?公司名称可否告知,改天我登门学习一下。”景旭看着我继续问道。

    “创想!”苏清再次替我回答了问题,到这里谁也能看出我的不对劲了。

    “苏小姐,我问庞兄,你为何总是替他答呢?难道庞兄不清楚自己事业的发展吗?”景旭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针锋相对的说道。

    “这位先生,庞白的事情我作为女朋友回答有什么不对吗?”苏清冷脸回道。

    “呵,苏小姐还真会演戏。戏呢,我们到这里就结束吧!在张叔面前,我认为作为晚辈的我们都应该坦诚一些,不是吗?”景旭终于还是戳破了这层窗户纸。

    “噢?小清,你是不是像我故意隐瞒了什么?”张叔眼睛一亮,显然意识到了什么。

    苏清冷着脸,却是没有言语。

    “既然苏小姐不想说,那就我来说吧,庞白,我公司的文案执笔,在职期间,因武力殴打领导,明天即将就要被我公司辞退,沦为失业人员!”景旭盯着我高声斥道,引来了现场很大一部分人的关注,这场闹剧成了全场的焦点。

    我紧纂着拳头,狠狠的盯着景旭,无声的承受着他的羞辱,我的理智在提醒我,这里不是任我为所欲为的地方。

    “不知道我说的对吗?苏小姐,你看可否有遗漏。”景旭嘲讽的扫了我一眼,看向苏清问道。

    苏清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说。

    “小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可以随便找个男的来骗张叔呢,小楚要在国外听到这消息,还不立马赶回来。以后,可不能做这种傻事了。”张叔看着苏清,虽是训斥,语气中却丝毫感觉不到怒气。

    “小伙子叫庞白是吧,名字不错,好好加油,生活嘛,经历点挫折还是很好的。”张叔看着我淡淡的说道,“你看,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要不就先回去吧,免得让大家看笑话。”

    我努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愤,对于今晚的羞辱照单全收,最终看了林沫一眼,我像一个小丑一样在众人蔑视的目光中走出了酒店宴会厅。

    ......

    走出酒店,夜已深了,这个城市的绚丽的灯光又开始活跃起来,迎着晚风,我点燃了一支白将香烟,深吸了一大口,辛辣的烟雾直辣的嗓子一阵不适,但此刻我却感觉很爽。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座屹立在夜空的酒店,我再也没有一丝停留,一步一步,像一个浪子一样,游离在这座城市的边缘,不知该去往何方。

    “庞白!”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内心一颤,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身穿一身晚礼服,愈发娇艳动人的林沫,我自嘲的笑了。你看,这样的生活多适合她,离开你,她变得更加耀眼动人了。

    “有什么事吗?你该不会还不打算放过我吧。”我吸了口香烟,苦笑着问道。

    林沫咬着嘴唇摇了摇头,缓步走向我说道:“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受...现实点吧,庞白。有些人有些东西注定不该是你的,你就不要去强求,好好过好你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充满幻想了,好吗?”

    我盯着林沫看了很久,才说道:“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你是要告诉我你有资本膀大款,而我没资本膀白富美吗?没错!你说的对!我承认我没有资本,所以,我还是适合那种你最讨厌的整天柴米油盐的生活。”

    我的话令林沫止不住的摇头,眼泪更是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是我对不起你...不论你怎么看我我都能接受...但我只求你千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好吗?你不小了,家里父母更是年龄大了...你要学会去承担责任,为生活打拼......”

    看着林沫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强忍住内心的伤痛,冲着林沫吼道:“你给我闭嘴!现在,你已经不属于我,也没有资格再来对我说教,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该怎么办,不需要你操心。”

    “外面风大,回去吧,那里才是现在的你该过得生活。”舒了一口气,我平复着情绪说道,“我这种皮糙肉厚的人,不适合,永远不适合。”

    说罢,我再也没有理会身后林沫的哭喊,毅然决然的走了。

    ......

    伤心的人爱买醉,我也不能免俗,再次喝了一瓶啤酒,我早已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来过一醉方休酒吧了。这里是我的疗伤地,在以前心情不好或和林沫闹矛盾时,我就会来这发泄,那时,景旭经常被我喊来,他也乐意陪我喝,我们两人经常是喝的大醉,到最后互相搀扶着打车回家。只不过现在...却成了我一人,怔怔的看着桌子上空荡的啤酒瓶,我像神经病一样笑的肆无忌惮,没心没肺......

    “你他么干什么?老娘不想陪你喝就不喝,少他妈在这给我耍流氓!”放下酒杯,我不禁被隔壁桌女人的叫声吸引了注意力,转头过去,却发现两个猥琐男正围着两个长相清纯的女生,厚着脸皮在搭讪,其中一个女生应该是没来酒吧几次,被她的另一个姐妹护在身后,脸色发白,一脸惊惧。

    “老子今天就耍流氓了,谁他妈管得着!谁敢管?”其中一个胳膊上满是纹身的男人怒吼着,脸上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显然这种事情经常做。

    “你们再这样,那我报警了!我就不信警察管不了这事!”迎面交涉的女生还算冷静,拿出手机,就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贱人!穿这么少!不就他么出来玩的,还给我装矜持,报警!我他么让你报!”男人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女人脸上,手机更是被他抢了过来。

    眼看着女生已经很危险,酒吧的保安却是迟迟没有出现,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环顾周边几桌客人,却是冷眼看热闹,并没有打算去帮忙。

    我没有犹豫,手里拿着一个空啤酒瓶,毫不停留的起身走向了女生那桌,走到面前时,男人已经开始要伸出脏手去触碰女生的大腿了。

    “咣”的一声,我一个啤酒瓶子瞬间砸在了男人头上,

    “啊!!”霎时,男人的惨叫声直接盖过了狂暴的DJ音乐,现场很多人都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