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中回忆

    更新时间:2017-06-22 21:19:31本章字数:3325字

    云海在眼前呈现,蓝色的天空,淡蓝透着明亮。

    阴灰色四处突出的海岩石,浪花噗呼呼的不断波动着,我站在最靠近海稍略平滑的黑灰花岗岩上。

    这是个往年是盛夏,而今年是春夏的日子,我顶喜欢这样的日子,吹着来自鼓浪屿的南风,清凉的能吹进心灵的外壁席卷一圈再走。此时的心情外壁便十分整洁干净,当然卡在心皮与内壁凹槽之间的沙子倒是没那么容易清除,倘若风一直像此时一样凉爽倒是能生成一层薄膜暂时性将凹槽封起!

    这四年所在的一切阴霾在此时得到了短暂性的遗忘,这样的遗忘使人舒坦。

    不断涌来的海平面蔚蓝色连接着海天之间。

    抽完最后一根烟,烟熏透着气道出来伴随着阵阵恶臭,我顶讨厌抽烟,亦或者不如说是肺这个物件拒绝,出于身体的某个部分将之香烟拒绝对我的身体来说当然算是一大好事。当然身体不受大脑控制情况是近乎没有的,每每遥想起园子的时候,大脑中的某些受侵蚀的细胞便开始聚集起来,先是零星几个毫无影响,随之而来便是程几何增长的速度由4到5个细胞,猛然间突增到数十万,上百万,密密麻麻拥挤在左脑头发凹槽漩涡处。大面积的细胞嗡嗡叫着如同数万只需要进食蜜蜂一般。唯有尼古丁的吸入才将这嗡嗡声音消除。

    远方一只孤单白鹭,带褶皱的腿踩在柔软阴黑的暗沙里,它在寻找什么呢?阴黑的泥沙里挑选喜爱的螺?或者只是想在海天作为背景幕布下展现它那优柔的步伐。

    无从得知,海应着阳光波光粼粼。

    来咯新鲜的椰子,开着电动山轮车的大妈开始叫唤着。

    椰子怎么卖

    小的15大的二十。

    给我来个小的。

    我从海贩手里买来一颗15元的椰子,贵是真的贵,我需要时刻提醒自己哪些不应该花的地方尽量节省。这样才能使自己变得宽裕。事实上这无非是对牛弹琴。喜欢喝的东西便买,喜欢上的事情就去做。哪懂得去算计一颗椰汁的水分与付出金钱的性价比是否划算。脑袋中在付款时全然空白,生活便是如此,总不能喜欢前面大街那穿红色短衣的长腿女孩便走上前去,

    诺请问能要你的手机号码吗?

    充其量只会被问候的女生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为之对待。八成是如此。世上绝大部分事情无非只能在自己有限的条件下尽量做得让自己舒适。当然这一点舒适也是需要你为之努力才能得来,唯其如此,灵魂和肉体,便才有了存活的意义。

    午后我与阿坤前往万石植物园,空气良好。无风的日子里不显得炎热,在车内晒着太阳。听着500 MILES 轻缓的音乐飘散在空中。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不由得跟唱了起来)往前过去便是一大片青山了。

    记忆零星中那片广袤天地,只需一抬头就能望见的翠蓝天幕。阴灰色的小车一路穿梭过万顷松林。数千颗松树在眼底下一颗一颗穿梭而过,一排排巨树沿着翠绿的山慕直至融入远方的天际。

    50码的速度,一路向上驶向悬崖边。音乐流传到陈奕迅的十年。

    喂!你小子今天怎么会想跑到这深山野林来。坤突然问道

    气候适好,为何不能来?喜欢就来咯。

    这样的天气来到这深山野林倒也不失为人生中众乐趣的一种。坤说道

    悬崖从前是巨大的瀑布口,数十米宽的断口如今已经干涸,被黄沙和各种各样的花岗岩所覆盖。

    “我们的车停在这里好了”

    我望着脚下的碎沙踢了两脚,嘎吱嘎吱碎碎响。

    喂,坤你说这大片森林和城市那高楼大厦比如何。

    如何?

    对如何。

    新鲜感。

    新鲜感?

    毕竟城市有城市的好,深山有深山的好,总不至于硬是比较出哪个好。我可不懂那玩意。坤说

    也罢,绕过路边的一块大岩石看见远处悬崖边上突兀升起一块黑乎的围墙,墙像从地面长起一般耸立在悬崖上。虽说墙只有半腰高但阴黑色墙体里包裹着无数的碎沙子无论如何都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寂寥感传来。

    四下无风吹动。阳光执着的挂在吊顶。我爬上墙。

    站在墙上擦了擦汗。

    从此处看下去,底下是一片巨大的环山峡谷,延伸数百米的干涸湖泊盆地,宽广延绵不绝,零星几个地方长起了小树,四处可见凸起的黄色沙丘。这是一片被绿草覆盖的平原。

    不知不觉间,晃。一道灰色身影仿佛从眼前闪过去。但我知道没有,难道是我迷糊了?

    不对我想起来了!脑海就像一块海绵,一抓里面的水分便滴失。那块海绵似乎飘荡在似有似无的海洋里。

    一股淡淡的眩晕在脑海中环绕,犹如粉红色少女。

    这块地我始终记得,壮阔的景象已经是其次,它就像一道风景画一般牢牢刻在我的印象里此刻它又显现出来!

    扑通扑通!加速的心跳声。记忆遥远的光点如芝麻般一点一点的撒开,嗡嗡声密密麻麻。无尽的暮色带着眩晕笼来。天空彻底阴暗。

    喂!坤拉动着我把我拖下围墙。甚至还能感受到在我眼前挥舞的手臂,但那又如何,黄色的皮肤始终融化在了淡黄的世界里。

    在阳光林林洒洒的树道中。

    两辆山地车一前一后。

    寂静的空野,微风阵阵。

    园子!再往上去便是悬崖了。我们坚持下。

    风吹动着绿叶应和这炎热的天气

    园子的脸蛋上冒着汗滴,一颗一颗凝在脸颊上,鼻尖也出现了豆大的汗水。

    眼下我们已经进行了长途的奔波,算下来从会展中心一路到植物园的距离也有8公里.

    我没有继续带园子前行的理由。园子也不适合高度运动。

    但是为了能看到悬崖我们还在坚持着。

    齐,你说我们真的能看到那一大片悬崖吗?

    当然,一定能看见的。

    汗水把我后背浸湿,一股拧下去肯定哗啦啦的汗水。

    在这炎热坡道上开满了红色三角梅,现在虽然是早春时节三角梅却开的很鲜艳旺盛,但此刻在这深山里两个青年正受着长途奔波的疲劳,完全无视着眼前这红配绿带来的美感以及喜悦。一阵微风徐徐吹来汗滴一点一点顺着脖子往下流。

    我望向园子,园子却也顺势扭过头来。一瞬间两颗清澈的眼神相互碰撞,冰洁的眼神水汪汪。透过园子的眼神仿佛能看到另一片世界,那是美好之事物。时间在此时仿佛停歇混合着轻风刮在这不知名的山谷里又流到幽静水潭中,叮咚叮咚…寂静无声。

    园子白净粉嫩的脸颊上显出两股淡淡的红晕,樱桃小嘴被阳光晒得有些脱皮了嘴唇透着些许淡白。我呆望着园子。

    对视了3秒后,园子拿着白色苹果慌张的转头拍摄着四周的风景。

    远处耸立了一块硕大的石块。公路边上的蝴蝶正扇动着翅膀滑动着无规则的形状。

    那个…园子我看崖顶也快到了,不如我们牵着上去好了。

    你是说牵着车上去?园子带着深意看向我。

    是。我显得有些举措不安,刚刚的几秒对视,我从园子眼中看到了类似星星般的东西在一闪一闪的,虽然只有2秒钟特殊的散光刺激着脑膜。

    过了10分钟来到了崖顶,望着山崖底下壮丽景色心情十分不错。

    那3秒的对视中,从那光滑的眼神里传递出来的信息到底包含了什么。

    你喜欢什么样的电视剧呢?园子问

    悬疑科幻倒是不错。

    哦?我也挺喜欢的。

    我啊没事就看看名侦探柯蓝什么的。我说

    我也常看,不过我觉得美剧里面的犯罪心理学更好看。

    犯罪心理学?我问

    对啊!

    真的很好看吗?说什么的呢

    我把它写下给你。它的英文名称是Criminal Psychology你回去查查。园子从包里拿出笔和纸为我记起来,对对对还有别对我说谎这部也超好看的。园子不断的抄录着。粉嫩小脸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阔然心仪。

    你看过权力的游戏吗?我问

    权力的游戏?没有。

    也是悬疑的,我觉得也很好看,回去的时候你记得也要看。

    就这样我与园子肩并肩站在这悬崖边上,靠着围墙两只小手距离不断接近着。若有若无的手指间的碰触,仿佛是在春天里的奶油般的风吸入口中。一颗甜蜜的蜜枣挂在胸口。

    又一次手臂的碰撞。脑海深处的波涛细弦般笼罩了我一晃一晃,嘟嘟脑袋开始发出警告声。一只丘比特的箭予从我心脏的后面扎来,砰砰砰!脑袋此刻显得很麻很乱。空旷的四周一切都变得空白了起来,啊呼~大量的气体被我吐了出来。我转过身面对着园子。双手仿佛被沉浸在泥沙中,瑟瑟发抖,无论如何也举不起来,我无法抱住园子双手也无法贴着她的背部。呼~~又一大口气。

    脑袋中终于出现了点声音。我到底该干嘛。努力的睁亮眼睛后,空白的眩晕中多少显现出园子的轮廓,来不及思考在命运齿轮的推动下,我与园子深深相拥抱在了一起。

    齐~你…

    呼呼~异常的心跳加速声,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连续的快节奏心脏仿佛是要掉出来似的。园子顺势搂住了我的肩膀,时间就这样缓缓地流淌。细润无声。不知过了多久心率稍略冷却下来后我终于看清,晶莹的泪珠,园子弯弯的月牙里淌着晶莹的泪珠。一瞬间感到释然。

    我双手紧紧抱住园子,深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奶油与蛋糕在这一刻结合在了一起。柔和感充斥在这山间扩散到这整片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