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擂台决赛

    更新时间:2017-06-23 01:17:16本章字数:2173字

    阳春三月,百花盛开,争奇斗艳,这是四季里最惬意最美好的一个季节。但穗体院的露天体育场里,上演却是一番与和熙的春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景象。

    体育场里人声鼎沸,杀气四射,今天是飞皇集团举行的散打擂台赛决赛的日子。

    据说今天的擂台冠军将会直接进入飞皇集团,成为总裁的贴身保镖,年薪待遇60万。因为飞皇的待遇实在是足够的诱人,所以在这擂台赛开赛海选时,就有很多的各式好手前来参加,这里面有退伍的特种兵,有全国的武术冠军等等。

    这年代有身手的人不算很多,但绝对也不少,但他们的一身本领,大多数在职场里也就当过保安什么的,月薪撑死也不过是五六千,现在有一份十倍薪酬的工作摆在他们的面前,又怎么不会趋之若鹜呢。

    赛场设在穗体院,负责整个比赛组织策划的,是飞皇集团总裁凌飞的表弟林驹,他是受表哥所托,纯粹是念在亲情的份上,才接下这活的,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场看似简单的活动,却让他吃尽了苦头,而且还是难于启齿诉苦的那种。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终于熬到了今天这个决赛的日子,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他早早就来到了体育场里,开始赛前的最后准备活动和安排。过了今天,他再也不会再想起自己组织过的这场活动,因为对于他这样一傲骄的七尺男子来说,这次的活动,绝对是他魅力四射的人重里的一个污点。

    看到今天的两名决赛选手也已经到场,分别坐在场地的两边,等着最后决斗的时刻到来,景素心面对着他,依旧是一身白色的武术服,柳眉凤眼,五官玲珑精美,脸上透着桃色一般的红润光彩,那日如爆的长发已经扎成发髻盘在头顶上,如此的一个美人,又有谁会想到,她会是一个一招制敌的武功高手。

    林驹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要给表哥提前汇报一声,给他一个心理准备,毕竟这次的比赛的结果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一个看着弱不经风的却又美得让人忍不住去怜爱的女孩,却打败了穗城无数的挑战者,走进了擂台赛的最后决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驹真的觉得不可思议。

    “喂,飞哥,是我。”

    “是小驹啊,今天不是擂台决赛的日子吗?这么快就打完了?”此时凌飞正坐在大班椅用力地直了直腰,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上午的文件,腰又有点酸了。

    “比赛还有十五分钟就开始了,不过今天决赛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女生……”林驹犹豫着冒死说了现在比赛场上的情况,这个结果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他已经可以猜测到电话那个那张冷酷的脸上那不屑的表情。

    那边凌飞挑了挑眉,不紧不慢地问,“有一个女生?是美女吗?”

    那语气听着很平和,好像没有一点情绪,只是林驹不由自主地浑身一抖,从小跟在凌飞身后玩着长大,这没有感情的话语,他完全能理解对方的轻蔑和质疑的原因,只是这个结果,真的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就是因为这个女孩,他吃了大苦头,却不敢跟凌飞申诉半分,因为男人的面子,永远是最重要的。

    林驹的目光再次向着景素心的方向看去,此时她正在做着一些比赛前的热身运动,一个接一个的筋斗从场子一头翻到了另外一头,白衣飞舞,林驹不得不惊叹地回答道:“确实是一个大美女,英姿飒爽……”

    凌飞没有听对方说完,就粗暴地打断了:“知道了,如果今天的冠军是男生,明天你就直接把人带到飞皇来,找叶特助报到安排就行,如果真是那女孩赢了,那就带到飞皇的小操场来加赛一场,小驹,我提醒你,不能再徇私了,让一个女孩打进决赛,这不是儿戏吗!记住,我现在招的是保镖,是保镖,身手一定必须要过硬!”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林驹听着电话里传来盲音的声音时,才反应过来,他不自觉揉揉自己的右肩,虽然经过几天的针炙,肩伤早已经全好了,只是景素心来报名那天给自己的过肩摔依旧是记忆犹新。

    他自嘲地摇摇头暗暗地在心里悲凉地说:“对着这样一朵锵铿玫瑰,我有徇私的份吗?如果我真敢徇私,我的手臂大概早废了。”

    林驹的目光再次回到场内,打擂者的赛前热身活动已经结束,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凌飞说了,如果是景素心赢了的话,要在飞皇的小操场再加赛一场,虽然没有说对手是谁,让林驹那不安分的小心脏里又有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期待。

    那是擂台赛海选报名的时候,林驹开始是完全不接受女生的报名的,凌飞是在穗体院也算是大家都知道的豪门新贵,能跟在他的身边,是无数名媛佳丽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没有管这职位是保镖还是秘书,总有一些小女孩不自量力地跃跃欲试,但都被林驹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毕竟比赛中拳脚无眼,这些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大小姐们万一有个闪失,虽然不至于让飞皇惹上麻烦,但林驹也不想多费周折。

    但景素心不同,那天她站在他的面前,说要报名参赛,他上下打量着这个美得摄人心魄的女孩,笑嘻嘻地说:“拳脚无眼,别为了一个凌飞,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景素心那双迷人的单凤眼眨了两下,却没有说话,突然间,她向前跨了一步,来到林驹的身前,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服,一手拿住他的右手。

    在林驹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就听到啪得一声,自己就被摔倒在地上,右肩着地,为此他的右臂疼了好几天,天天要去医院找哥哥林御做针灸才缓过来。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咬了咬下嘴唇,景素心的身手他是领教过的,如果靠自己去报这一摔之仇,可能性真的很小很小。

    但凌飞说了,如果是景素心赢了,明天就要加赛,以他对表哥的了解和揣摸,他多半是要亲自动手,探个真假。

    凌飞当过兵,而且还是最厉害的特种兵,据说当年在军区的散打比赛里,是打遍军区无敌手,虽然现在是退役了,不过他的底子还在,而且只是一场短时间的搏斗,林驹坚信着,表哥一定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