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白莲教案

    更新时间:2017-08-04 17:11:05本章字数:1494字

    遵正三年二月,大理寺卿李辰前往宁远县。

    调查大炮失窃案一事。

    十日。

    开堂审理。

    “你就是白莲么?”

    堂下一片沉寂。

    李辰翻着卷宗,缓缓道:“尔父白孝是怎么死的?”

    白雪本来打定主意,像以往一样一言不发,到服辨时拒绝认罪,听到此言她霍然抬头,望向堂上高坐的年轻人。除了狱卒们见惯了以外,其它人心里都是一动。。

    长时间的地牢囚禁,使她的皮肤有种病态的苍白。但五个多月的折磨,并未使她的美貌憔悴凋零。反而眉眼渐开,多了几分使她羞耻的少妇风情,再非少女时节的纯净之态。

    随行的几人都是老于刑名的熟吏,最长于察颜观色,一眼便看出白雪已非完璧,想到卷中说其云英未嫁,待字闺中,心下便知了几分。

    李辰也抬起眼睛朝白雪看来,他身材瘦小佝偻,那身官服显得又宽又大,乌纱帽也似乎大了一圈,看上去就像借了身官服胡乱披在身上,与前些天装扮的官员相差无几。只是他双目虽然不停流泪,眼神却没有丝毫含糊。

    白雪嘴唇蠕动几下,说道:“冤枉啊!大人!”

    李辰面孔没有丝毫异样,依然用淡淡的语气道:“你有何冤枉?”

    白雪凄声道:“民女白雪,要告这宁远监狱上下勾结,无法无天,诬陷良民,冤杀我父,逼奸我母,非刑逼供,私奸女犯!”

    此言一出,一旁的宁远知县也坐不住了,忙起身喝道:“大胆逆匪,休得无礼!”

    李辰拿帕子抹了抹泪水,慢吞吞道:“贵县不必动怒,是非曲直,终有公断。白雪莲,本官且问你,你说的诬陷究竟是何意啊?”

    白雪吸了口气,稳住心神,“民女白雪,本是罗霄派弟子。被师门荐为捕快,奉命下山,拜见……”

    公堂内一声咳嗽也无,只有白雪凄然的声音在厅内回荡。她从下山说起,原原本本讲了狱卒们如何设计诬陷,杀人灭口,逼奸欺诈等等恶行。

    等她说完,李辰带来的一名书吏也将她的口述录下,呈到堂上。宁远知县汗流浃背,免冠跪到堂下,“李大人明鉴,此事下官实不知情。”

    李辰翻着白雪的口录,叹道:“起来吧。这也怨不得你。”

    依照律法,无论大案小案,都该由府县审明上报。但如今东厂权倾朝野,太监学习坐镇龙源,节制六省军政,为防他人抢功,明令谋逆大案府县无权过问,一律报省按察司,京师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处置。

    李辰深知其中情弊,但天子平日只知玩乐,现在又前去南京……内外交通被权监一手掌握,他也无力回天,只能叹息而已。

    又看了遍供述,李辰问道:“你所诉冤情终是一面之辞,狱方既有查获密信,又有人证,焉知你不是反咬狱方,以图脱罪?来人啊,带薛灵。”

    “罪囚薛灵叩见大人。”

    薛灵话说得没半分差错,口气却满不是那么回事。她说着叩首,却连腰都未弯一下,只昂着头,肆无忌惮地看着李辰。

    宁远知县身为此地父母官,忙喝道:“认真回复大人问话,不得无礼!”

    薛灵“扑嗤”一笑,“你急什么?罪囚只是没见过李大人,想仔细看看罢了。”

    宁远知县心下暗暗叫苦,这案子他并未插手,只接到狱方的文书,上面写得天花乱坠,如何暗查匪店,捕拿逆匪,缴获密信一封,连夜审讯下,逆匪已经供认不讳云云,谁知道李辰还未下轿,就先拿了监狱狱正,接着是白雪当堂喊冤,然后又来个薛灵,在公堂上如此放肆。

    李大人若是怪罪下来,一个“昏愦”的考语,就断送了他的前程。想着他手里捏了一把冷汗。偷眼去看李辰。

    李辰却不动声色,淡淡道:“我就是李辰,看仔细了吧。薛灵,你口供中自述为白莲教匪,可是实言?”

    薛灵翻了翻眼睛,“是白莲教,却不是什么匪。我教红阳真人乃弥勒佛转世,要将天下建成弥勒世界,发大善心,立大宏愿,怎么是匪?”

    李辰毫不动容,用刻板的声音继续问道:“去年十二月十二日,你到神仙岭杏花村酒店,拿取密信,可是有的?”

    薛灵想也不想,应声道:“有!”

    “是白孝交予你的吗?”

    “是!”

    此言一出,白雪忿然抬头,一班狱卒都松了口气。

    (孝三代写,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