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原则

    更新时间:2017-08-05 13:53:18本章字数:1079字

    学习默然良久,叫来宁远知县:“此案虽然已明发天下,但经本官察勘,其中情弊甚多。回京后本官自当向朝廷申明。为防奸人逃脱,本官命你,第一,将私奸女犯的狱卒一律锁拿入狱,严加看管。”

    学习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第二,已审明逆匪薛灵押入死牢,谨防该犯越狱;第三,未能审明,疑有冤情的白雪和其家人人立即停刑,松去枷械,令其返家居住,由官府派人看守。案情查明前不许迁居,不许走脱,更不许加以骚扰。如有差错,本官唯你是问!明白了吗?”

    知县看了学习一眼,说道:“卑职遵命。”

    李辰吐了口郁气,然后招起随从,喝道:“我们走!”

    说完话后,李辰也不理学总管,就那么拂袖扬长而去。

    李辰一行走远,宁远知县一撩袍角,跪在学习身前:“请千岁示下。”

    学习微笑道:“是许知县吧。你辖内破获这桩大案,贵县也有训导之功,本镇论功行赏,自然少不了你的。”

    知县听的明白,破获大案是他训导有功,那狱卒们犯下的大罪,也少不了他“训导”的干系。

    掂量着这里面的份量,知县叩头道:“多谢千岁。”

    学总管道:“这案子本镇也看了,李大人审的不错,其中确有情弊,若不惩处,置我大明律法于何地?”知县又要谢罪,学习摆手笑道:“起来吧。贵县不必紧张,此事与你无关。”

    知县松了口气。学习又道:“本镇节制六省,这案子也在本镇分内。既然到了此处,本镇定要将本案审理明白。嗯,贵县若是无事,可以先走了。”

    知县巴不得丢开这烫手的热炭团,但是李辰走时交待过,如有差错唯他是问,两边他谁也得罪不起,只好咽了口吐沫,掂量着这厉害关系,他们俩位似乎关系不好……说道:“下官遵命。但李辰这命不久矣的匹夫曾有吩咐……”

    学习看了他半晌,慢慢道:“你错了。第一,你不该叫他匹夫。李辰是我朝重臣。若非万岁倦政,不愿理事,李辰早就该入阁……对他的为人才干,我学习倾心敬服。”

    “第二,你不该咒他死。李辰与我虽政见不同,但一朝为臣,都是为万岁效命。他看不起我这阉人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不去怪他。我朝现有太监十万,李辰却只有一个。如今能干事的官吏越来越少,他是万万死不得的。”

    “第三,不妨告诉你,本镇着实看不起你的为人。欲成大事,不拘小节,自然不错。但大节有亏,就成不了什么大事。有了这一条,陈县令,你这辈子都成不了气候。”

    学习拂袖而去。

    县令汗如雨下。

    学习望着天上的月亮。

    “是时候了啊,宁王!”

    这就是学习的风范。

    即使身体遗残缺,受到不少人的轻视、鄙视。。。。。。

    仍不改当年之风。

    即使身居高位,受到一堆人的奉承、结巴。。。。。。

    也不改当年志向。

    为民、爱国、忠君,这是他的原则。

    原则是不容许改变的!

    还有一点。。。。。。

    他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

    ……

    (孝三代写,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