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京城风云

    更新时间:2017-08-08 21:14:30本章字数:1848字

    遵正三年。

    三月初九。

    宁远传来消息,白莲教反乱已彻底平定,学习总管不日即将回京。同时传来的还有案情消息,果然是大理寺在其中作梗。诛杀涉案狱卒的文书报上去,大理寺当即指称首犯不在其中,要求将其押解京师天牢,严加审讯。

    宁远县令闻讯恨得牙痒,李辰也是只老狐狸,报斩的文书递上去,当时就批了,也没说少了首犯。现在人已经杀了,又提出没有,分明是施出扯牛皮的工夫,先杀一个是一个,李辰出身名门望族,又在这官场摸爬滚打,他想扯牛皮,没几个能扯得过他,就算他宁远县令是学习的干儿子,也非扯出来不可。

    对白孝家属的处置大理寺批得更是邪门儿,“白孝谋逆案纰漏甚多,着令复查。其长女白雪本是刑部捕快,可交由刑部查问管束……”

    简直是匪夷所思,放开白孝不管,还让狱方把白雪交给刑部“管束”!等于是把案子翻得干干净净。

    县令左看右看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理寺这样处置,安个“倒行逆施”的罪名是足够的,不用狱方辩解,六部那一关就过不去。只要看过案卷,就知道大理寺是胡搅蛮缠。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令人看得倒抽凉气,他拔着鼠须苦思良久,最后猛的一拍桌子,“好一着釜底抽薪!”

    他抖着抄录的文书道:“大理寺这是失心疯了。这批复我都看出是胡搅,六部难道看不出谬误?依我看,李辰弄出这个不伦不类的批复,就是让御史们群起攻之,弹劾大理寺胡作非为。眼下咱们最怕什么?就是这案子叨登大了,闹得满城风雨,不好收场。”

    他明白过来,李辰这是拼着让朝廷批个“昏聩”,也要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他心里又是痛恨,又是担心,又有几分佩服,骂道:“这该死的贱人!”

    幕僚看了看周围无人,压低声音道:“大人少安毋躁。不光咱们怕,学习也怕。咱们现在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装聋作哑,让他们闹腾去吧。”

    县令想了一会儿,“还有桩稀罕事——就算白孝这案子大理寺不肯放,那薛灵呢?这板上钉钉的逆犯,依着李辰处置,肯定要判个凌迟。怎么只字不提?”

    恐怕真相还隐藏在更深的黑暗中。

    县令惴惴不安的想着。

    他不由感到身体发冷,好像置身于一片厚重的夜幕中,浓厚的令人窒息。

    遵正三年四月。

    京城。

    因为皇上私自去了南京,导致内阁大臣都一起随着他去了南京城,沿用南京的六部班子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平常传达政令十分麻烦,后来索性京城六部除礼部外只负责京城及周边大小琐事,国防军务统一交由南京处理。

    时隔近四百年,燕京又回归了往日时光,只是前朝不再。

    长期的定都为这个古都带来了深入骨子里的繁华和厚重,也带来了婆娑阴影与藏污纳垢的阴暗。

    但今日却使宁静了近一年的京城的平和日常被打破。

    皇上带着内阁从南京归来。

    为的是大炮失窃案所迁出的白莲教造反一案。

    因为李辰一招釜底抽薪,搞得此事尽人皆知,言官和御史那群疯狗政治方向敏感性极强,唯恐天下不乱,皇帝不在京城,每日快马加鞭,急驿南京……弹劾李辰胆大妄为,欺上瞒下,竟将谋反一事不了了之,就这样弹劾了整整一个月,皇帝不厌其烦,结束了一年的南京之行,重新坐镇龙庭。

    阳明府。

    锦衣卫指挥使带着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拜访。

    那人年纪轻轻,虽生的明眸皓齿,但却一脸的愁苦像,看上去身体也不是很好,经常习惯性的发出轻微的咳嗽声,面色苍白,阳春三月他却好像置身数九寒冬,掩饰不住身体的虚弱。

    小厮过来开门,指挥使也要一同进去,却不料年轻人却示意指挥使去马车上面等着他,他虽心有不甘,但还是乖乖照做的回到了车夫的位置上,假寐等待。

    宰相门前六品官,小厮眼力不差,认出锦衣卫,却不认识眼前这个病殃殃的家伙,但看见锦衣卫指挥使对他毕恭毕敬,想来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带我去见首辅大人,就说皇上有旨意传达,咳……”年轻人咳嗽了一声,拜了拜手是示意小厮带路,小厮应了声是,把年轻人带到了会客厅,应允着马上首辅大人就会来,并行礼告退。

    年轻人站前打量着四周的布景。

    阳阁老在他身后做了一揖。

    “皇上大驾光临,微臣有失远迎……”

    “阁老免礼,咱不……”

    年轻人立马转身想要扶起阳阁老。

    但阳阁老早已收礼。

    年轻人感到有些尴尬……手都有点不知道往那放,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徐阁老熟视无睹,踱步坐在首席上品起丫鬟刚沏上的茶。

    “皇上身着便服,来微臣府上,所为何事啊?”

    当今圣上,九五之尊,在原地站着,态度变得有些恭敬,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

    “我听从阁老的安排去了南京一年…但现在朝中事乱……阁老能否告知一二?”

    阁老不慌不忙的品着茶。

    “不急,你回来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一切吗……”

    阁老忽然直勾勾的盯着皇上。

    皇上感到坐立不安,头皮发麻。

    “都是我安排的……不过,现在这出好戏也该开幕祝词了!”

    风云骤合。

    一片阴云笼罩了燕京的天空。

    (孝三代写,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