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世子风流

    更新时间:2017-08-13 18:11:02本章字数:1197字

    一个最繁华的时代。

    鲜衣怒马、美人如花。

    一个最冷酷的时代。

    百姓如尘、人命如草芥。

    皇族无所事事。

    却可以腐蚀着大明的骨血。

    闲看京城十丈红尘。

    笑对中华万里明月。

    百姓呢?

    抛妻弃女,易子而食。

    学习看着远山的风景,他将大戏悄然拉开帷幕。

    但他却掌控不了这结局了。。

    他伏下身抓了一把脚下的黄土

    “阁老,这千古罪人你当,这后世千古言。。。。。。”

    他猛然好像置气一样将土扬起。

    “书生意气,士子风流。”

    他顿了顿,脸上却留下泪来。

    “我自当言明。。。。。。”

    遵正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大雨。

    皇上和徐阶在门前观雨。

    皇上似乎感到有些寒意,下意识的裹了裹衣服。

    “阁老,这件事怎么解决?”

    皇上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面转看向阁老。

    阁老置若罔闻,继续看着那株在大雨中飘摇的梨树。

    半响,他缓缓开口。

    “皇上,这个傀儡皇帝做惯了吗?”

    皇上感觉全身发寒,也将视线转向雨幕之中。

    没有答话。

    两人站立在雨前门中。

    又是一声雷鸣。

    划破雨幕,而后。。。。。。

    天地缓缓归于寂静,只剩雨声。

    ……

    ……

    遵正三年四月二十日。

    “杀逆贼,还政于圣,此天理也,阳明谋逆纲常,欺上瞒下,假皇下行,其心可诛,其行可戮……”

    川王在做着战前动员。。。。。。

    其实大炮案和蓝图案都是他联合学习所策划的,为的是有一个理由……

    虽然徐阶罪行尽人皆知,但。。。。。。

    需要一个理由,冠冕堂皇的理由。

    例如谋反。

    宁远白莲教谋反是他指使宁王手下干的,为的就是把这把火引导到阳明身上。

    李辰,一个棋子。

    意料之中的把事情闹大了。

    让学习将火往徐阶身上引,给一个清君侧的理由。

    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诛达逆贼,还天下太平!”

    他朝着京城方向跪拜

    与此同时。

    宁王,辽王。

    附趋其理,率兵一同入京……

    邸报传至京城。

    朝野上下大乱,恐慌不已。

    ……

    遵正三年的四月,春雨骤降,不下则已,一下便是场连绵不绝的大雨。 

    京城内有无数座阳府,可是有一座府邸无疑是独一无二的。

    地方官员赴京也好,外乡士子游学也罢,只要是跟京城百姓随口问起阳府在哪儿,后者肯定懒得问到底是哪位阳大人的宅子呀,而是直接给出答案。

    但是今天庙堂上,少了个人,少了他,让所有人都在震惊之余,俱是心不在焉,甚至许久不见在南京的皇上都出现了一抹明显的恍惚神色。

    这个破天荒头回缺席朝会的人,没有告假,仿佛是在跟那皇上以及满朝文武说一个浅显道理:我不来便是不来。

    皇上对此视而不见,既没有让太监替他去嘘寒问暖,更没有大发雷霆。

    可以小题大作也可以大事化小的吏部尚书,也是如此,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有些人倒是想借题发挥,可犹豫了半天,仍是不敢。 

    毕竟连李辰和孝三今日都主动把嘴巴缝上了。 

    这名让整座朝会不像朝会的官员,就是当今首辅阳明。 

    本朝勤政第一人,

    臣子里的,

    但也是操控天下的第一人。

    徐阶今日并非身体不适,而只是穿上朝服后,突然不想参加早朝,然后他就不去了。

    诛杀阳明的驿报已经传来两日。

    但朝野上下无人敢提。

    勤皇藩王的军队不日即到。

    但。。。。。。

    一片仿佛空白般寂静。

    (孝三代写,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