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北福的责任

    更新时间:2017-08-17 21:11:41本章字数:1575字

    某些路,一旦踏上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尤其是政界。

    踏上了,只能一路走到底。

    而终点,可能是喜剧,也可能是悲剧。

    喜剧如杨延和,悲剧如夏言。

    奴儿干卫,指挥使办公室。

    北福正在处理着大大小小的政事。

    东北十一省政务朝廷又不管,只能落到他身上了。

    名副其实的国中之国啊!

    北福意外发现一则通告。

    一则宁、川、辽王起兵的通告。

    北福叹了一口气。

    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了。

    他记得来到奴儿干之前,他去了阳府一趟。

    之所以去阳府,是为了夏靖之死一事。

    阳明很热情地接待他。

    然后展开以下对话。

    “德宁之死,你怎么负责?”

    阳明叹了一口气:“德宁是不会死的,但还是死了。”

    “难道你本来不打算处理了他?”

    “我非高中玄(高拱字中玄),更非张太岳(张居正号太岳)。”

    阳明的意思很简单,虽然他绊倒了夏靖,但他绝不会像高拱、张居正一样把自己恩人打到底。

    “所以说,你自认夏文愍(夏言谥文愍)?”

    “就是我是夏文愍,也只是一个继承张文忠公(张璁谥文忠)意愿而已。”

    显然,阳明自认自己为夏靖的继承者。

    “也许你是夏,但是......”

    北福说到此,顿了顿。

    “接下来替代你的人,只能是严介溪(严嵩字介溪)手段,或则是张太岳风格而已。”

    这话语意思很简单,你下场轻则贬,重则亡。

    阳明默然。

    北福继续说道:“既然公选择为夏文愍,那公的下场与他无异了。”

    夏言之结局,大家心知肚明。

    “张太岳卒后的待遇,公也可能得到。”

    张居正死后的那些事也不多说了。

    “还有更重要一点,公自认为夏文愍,但本质却是张太岳。”

    张居正在万历初十年中以托孤遗臣身份操控朝政。

    阳明与他何等相似!

    但可惜,阳明只掌控了三年。

    阳明开口了:“夏文愍式张太岳,有趣啊!”

    阳明显然承认自己是“张居正”的事实。

    北福道:“我还肯定一件事,德宁之死,对你绝对没有好处!”

    阳明冷冷回话:“如果我要他死,那他早该死了,绝不会等到现在。”

    北福道:“他死,对你没有好处,但他还是死了。”

    “可能是他与何人结仇了吧!”

    “不对,因为他的死对几个人有好处他才会死。”

    “哪几个人有好处?”

    “皇帝、辽王、川王、宁王、姬鹫缌和保皇党(姬属于保皇一派)。”

    “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可一个你制造罪名。”

    阳明不怒反笑:“这锅我背定了。”

    “德宁可能是自杀的,在自杀前伪装后他杀的情况,让人误解。”

    “因为这样,他的儿子、姬党才能得利。”

    阳明依然笑着。

    灿烂的笑容隐藏着心中的无奈。

    北福道:“虽然我这么想,人家可不这么认为。”

    “其他人只会认为,德宁之死是公一手造成。”

    “而目的当然不言即知。”

    阳明道:“德宁一死,他们名正言顺地污蔑我啊,厉害!厉害!”

    北福道:“德宁之死,必定引起天下共愤。众怒难违,你下场......”

    虽然没继续说下去,但也可以猜到后面北福所要表达的意思了。

    阳明道:“看来这结局无法避免了。”

    北福道:“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倒退的机会了。”

    如开头所说一样,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只能走到底。

    北福道:“我很肯定,杀死德宁的‘凶手’快出现了。”

    “当然,这凶手只是一步棋。”

    “一步做好牺牲准备的棋子。”

    “他的目标就只是把这一切污蔑成公指挥的。”

    阳明点头。

    “但很可惜,我结局绝不是夏文愍。”

    “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结局。”

    北福茫然地望着阳明。

    他知道阳明言外之意。

    只有自杀才能避免这个悲惨的结局。

    “所以公的结局之后是张太岳了。”

    阳明深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于死,我并不担心。”

    “但是这些政务,这些愿望,还有这片大好江山......唉......”

    北福知道,阳明担心的是,大明的未来。

    北福诚恳地敬礼。

    “公的意愿,并不会消失。”

    “公自认为张太岳,继承者必定是申文定(申时行谥文定),一个张太岳式的申文定。”

    阳明重新恢复了笑容:“那就好。”

    北福就这么告退。

    然后来到奴儿干。

    他有一个更大的责任。

    辅助鹫缌。

    北福从回忆中苏醒回来。

    望着手中公文,北福叹道:“既然命中注定,鹫缌当上首辅之日也快到了。”

    也就是说,阳明剩下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