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这是第一幕

    更新时间:2017-08-19 11:54:16本章字数:1230字

    这一天,天启依旧晴朗,京城依旧如当初一般风华。

    气氛亦非当初。

    刑部大堂中。

    几个士兵押着一个伤痕累累的犯人来到大堂。

    这个犯人经过无数次逼供后,脸色显得憔悴不已。

    刑部尚书习臣坐在大堂,冷冷望着这个犯人。

    “说!到底是谁指示你杀德宁?”

    “我不能说。。。。。。”

    犯人显得很无奈。

    习臣冷笑:“你还尝不够那些刑具吗?”

    “好!够了!指示我的是阳明!”

    犯人终于受不了了。

    这一幕幕都是保皇的圈套。

    随后,习臣写下来犯人的供词,呈交皇上。

    皇上只回答一句:“依法刑事。”

    朝中一片闹哄。

    弹劾阳明的奏本叠满了内阁。

    阳府。

    阳明清晨时分就坐到了屋檐下,没有换上一身更舒适保暖的衣服,府上老管家搬来了竹篾编织成套的简陋火炉,已经多次往炉子里添加炭火。

    此生除了少数几次被至交好友学习和国子监祭酒强拉硬拽着小酌两杯。

    几乎从不饮酒的他,他坚持喝酒误事,可今日无所事事,以后似乎更是无事可做的光景,阳明还是没有半点要饮酒的念头。

    接近午时,潦草吃过了些府上自制的粗糙糕点,继续翻看手中那本自己编撰而成的无名诗集。

    他治国才干的卓然于世,恐怕就是他发迹之初的那些犹有一战之力的强势政敌,也不会违心否认,只是阳明作为翰林院黄门郎出身,除了年轻时候的那些篇制艺文章还算马马虎虎有点飞扬才气,之后不论是奏对还是折子,言语措辞就文字本身,都显得寡淡无味,这么多年下来,更无一篇名师佳作传世,也没有传出他对哪位文豪格外青睐,没有对哪篇佳作有过画龙点睛的评点。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徐阶翻看着,脸上流露出微笑。

    他缓缓起身。

    国子监祭酒气冲冲的向他走来。

    回府中

    “阳明,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

    “我当然知道……”

    阳明缓缓转身

    “所谓遵正明治,庙堂衮衮诸公都心知肚明,以后并肩而立者,多是来自寒门。” 他放下书,站起身,双手拎着那只小火炉。

    自言自语道:“寒门无贵子的规矩,已经打破,意义之大,比起当年大秦之后纵横游士纷纷创立豪阀,游士不再是那无根浮萍。可豪阀的利弊,这百年来谁都深有体会,那么未来百年……我从世族,藩王,官员的手下改革规制,必会有反弹……我一手遮天,操控天子……有这一天我也心知肚明。”

    他顿了顿,拍了拍老友的肩膀。

    “这大明天下有人风花雪月,但也有人易子而食……我死恰好为这改革打下根基……”

    雨渐渐更大了。

    两人默不作声。

    京城最大的官和最奇怪的人,俩隔着火炉,面对面一人坐一条小板凳,慢慢喝着酒,酒壶就放在炉沿上。

    “你死了……这天下……还不依旧这样。” 阳明喝了口酒,默不作声。

    一杯接一杯,二人就这么喝着

    。管事蹑手蹑脚送来第二壶酒。 祭酒最后醉醺醺踉跄离去,徐阶送到了府邸门口,雨溅到他的袍子上 他在台阶上,伸手探入雨幕之中。

    君子不器,

    时不平,自言之。

    ……

    夜,阳明自缢于自家府中。

    藩王勤皇,不满其果。

    后挖坟戳尸,夷族。

    妻女充至教妓坊为官妓……

    为国为民者,方可为臣。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方忧其君。

    百年一人。

    世间已无阳忧业。

    这么结束了吗?

    不对,这要是只是一个圈套的开始。

    (孝三代写,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