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这是第二幕

    更新时间:2017-08-19 16:52:29本章字数:1161字

    宫廷中,皇帝、宁王及辽王。

    他们在商讨着怎么处理这片江山。

    一切百废待兴,一切都欣欣向荣。

    他们为的是赶走阳明,而不是赶走皇帝。

    他们是真正想清君侧。

    现在他们在计划着大明未来走向。

    宁王率先告退:“皇上,奸臣既除,臣等也该回藩了。”

    辽王接着道:“辽东还没处理,臣要赶紧前去办理了。”

    皇帝笑道:“那好,辛苦爱卿等人了。”

    终于等到亲政的这一天了。

    望着辽、宁二王离去,皇帝突然产生出一个不祥预感。

    一个深深的不祥预感。

    一个人最成功的时候,往往是那个人最得意的时候;在一个人最得意的时候,往往就是那个人最疏忽的时候。

    而在最疏忽之后就是那个人的失败。

    阳明深深了解这一点。

    所以他诈死。

    圈套并不是只有保皇党可以设的。

    轮到东林党还击!

    阳明很早就密谋行动了。

    他诈死,偷偷藏起他的家人。

    就为了等这一刻的来临。

    他等了好久,好久了。

    “宁、辽、川三王谋反,号令直隶附近各地军队紧急入京勤王。”

    山西、山东、辽东、河南军队应召而入京。

    辽、宁二王联军败退出京。

    阳明重新走入宫廷,拿走本来就属于他的权利。

    看着早已在那等候他的皇帝,他笑了。

    “天下大权还是我的!”

    十月初三,宁王战死于大宁。

    十月十二日,辽王于辽阳自缢。

    大军南下直冲重庆川王。

    阳明望着桌上那份名单,笑了。

    “X”辽王。

    “X”宁王。

    “-”川王。

    “-”孝三。

    “-”鹫缌。

    “辽王死了,宁王死了,就还剩下这些家伙。”

    阳明阴笑。

    “孝三啊孝三,别怪我狠,就怪你不识大局。”

    “对不起,就从你下手先了。”

    “不用你下手,我自己会了断!”

    背后突然传来这一阵声音。

    “谁?”

    阳明转过头来,看向发声处。

    孝三。

    孝三坚定、嘲讽的眼神深深触动了他。

    “我的死,不是你可以了断的!”

    孝三走向去,拿起了桌上的那杯茶。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包百分,洒在茶中。

    “阳明,到此结束吧!”

    孝三仰天长笑,潇洒地把灌入毒茶水进口中。

    “十年为朝,坎坷一生!何以报国?只献己身!”

    十月十七日,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孝三死于阳府中,死因不明。

    显然阳明把这事压了下去。

    孝三死前那阵豪爽样子深深刻入阳明心中。

    他更疑惑的是,孝三是怎么来到他府邸中。

    对于孝三之死,他是感觉可悲还是可喜。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要接着处理川王。

    重庆,川王府中。

    孝三的儿子----秋叶孝四正颤抖着坐在川王一旁。

    川王正看着今日出版的《大明日报》。

    头条就是孝三之死。

    川王放下已经看完的报纸,望向孝四。

    “你父亲死了。”

    孝四没回话。

    “你说怎么办?”

    孝四没回话。

    川王叹了一口气:“那这样我就算了吧!”

    十月十八日,川王上奏请征天竺。

    阳明笑了。

    “如你所愿。”

    他批准了川王的上奏,然后把征伐川王军队撤了。

    川王上奏征伐印度,代表着他要彻底远离权利中心。

    川王征伐印度后是死是活与阳明无关。

    他最想要的还是让川王感受到得罪他的下场。

    活着痛苦远远比死去还好。

    川王是个珍惜生命的人,所以他选择离开。

    “这一切都解决了,就只剩下姬鹫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