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落幕

    更新时间:2017-08-22 22:35:51本章字数:1364字

    “让他尽管计划吧!如果成功算朕失败。”

    “是!”

    “行动也应该开始了。”

    “是!树下必定不负皇上所望完成此事!”

    政治家是这世界最隐忍的动物。----当年明月《明事》。

    为了争权、复仇、利益......这残忍的一幕幕一直上映着。

    从徐有贞诬杀于谦开始,一直到阳明流放姬夏靖,中间的那一切,是一幕比一幕更黑暗,一幕比一幕手段更残忍。

    从中背叛了朋友、老师、秦人,甚至是皇帝。

    为了利益他们结党,为了利益他们他们孤独奋勇作战。

    政治家都是孤独的。

    在政界,任何一步,就即使是站着不动,也不能掉以轻心。

    轻慢在政界绝对是致命的错误!

    刘瑾、夏言、严嵩、高拱......

    这些名人,无一不是轻慢中倒台的。

    就例如宁王和辽王,就这么一瞬间的大意,就功亏一篑,双双牺牲。

    当年明月说过,以史为鉴是不可用的。

    这世道岂不是在重复着上演当初的错误。

    站在成功的巅峰中,能不骄傲自满的人能有几个?

    阳明也是如此啊!

    对于对付鹫缌的计划,他觉得万无一失。

    他知道鹫缌的死期不远了。

    “既然你们对我不仁,也别怪我阳明对你们不义了!”

    阳明下定决心斩草除根。

    就像徐阶对付严嵩一样。

    但是皇帝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遵正三年十月十日,锦衣卫突入阳府,诏以“大不敬”逮捕阳明入狱。

    遵正三年十月十三日,锦衣卫将阳明入刑部。次日三法司共同审判。

    遵正三年十月十四日,三法司即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一致判决,阳明的谋反罪、贪污罪、勾结敌国罪、逆上罪成立,处以死刑,斩立决。

    遵正三年十月十五日,阳明被押往菜市场,周围顿时围起了一群人众。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望着白雪飘扬,阳明依稀记得,十四年前,当他进京赶考的那一天,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这一切和当初何等相像。

    “皇上驾到!”一个声音高扬响起。

    人群纷纷散开,让出一条路让圣上轿子通行。

    这时,锦衣卫也赶来保卫皇帝的人身安全。

    皇帝从轿子上缓缓走了下来,来到阳明面前。

    他们互相凝望着,没发出任何一句话。

    他曾经是我的朋友,现在我却处死了他。

    他曾经是我的恩人,可是我却背叛了他。

    这是他们各自的心声。

    良久,良久......

    皇帝拖着沉重的步伐踏上了轿子,旁边的太监把帘子放下。

    皇帝默默闭上了眼睛。

    “时辰已到!”刽子手准备行动。

    “罪臣愧对君国、愧对恩人!但愿国富民强、圣皇英明!罪臣死无一遗憾也!”

    这是阳明的最后一句话。

    也是他的心声。

    刽子手一刀砍下。

    “唰”的一声。

    阳明鲜艳的红血与雪白的土地产生强烈的对比颜色。

    想到这一切都已不复再,皇帝的泪水忍不住还是落了下来。

    遵正三年十月二十日,荒野。

    “阳明之墓”

    一个被白雪覆盖的坟墓。

    坟墓旁边伴着一个孤独人的人。

    皇帝。

    他正咋抚摸着阳明的墓碑。

    轻轻地,温柔地抚摸。

    “你说过,给朕一个富强的国家。”

    “你做到了。”

    “我说过给你最高的权势,你却不等我,自己拿走了。”

    “从事你不赶走德宁,就凭姬爱卿的年纪,也该退休了。首辅迟早是你的,何必这么心急,造成这么多仇恨。”

    “正如当年南宫夺门之变一样,一切都白费了。”

    “现实就是留不住你,你的意愿我会留给昔日好友完成的。”

    皇帝和墓碑说着这些话,就像和阳明生前一样。

    只是语气变了。

    说完这些话,皇帝头也不回,离开了。

    墓后走出两个人。

    “皇上,一切都如你所愿。”

    这不正是阳明吗?

    他没死?

    只见阳明笑着牵着她妹妹阳夕月的手离开了他的“坟墓”。

    “此地不宜久留,赶快走吧!”

    白茫茫的大地,留着阳明和她妹妹的背影。

    背影渐渐缩小,最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