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赴京

    更新时间:2017-08-27 22:28:32本章字数:1016字

    “诏,奴儿干都司指挥使姬鹫缌伐俄有功,扬我中华天威,巩我大明疆土,特封上柱国、太子少保,袭金国公爵。速返京与朕一叙,钦此。”

    “皇恩浩荡,谢主隆恩。”

    这一天还是来了。

    皇上,你帮我实现了诺言。

    目送宣诏太监走后,鹫缌转身望向北福:“幸福,开始收拾行李了,咱们要入京了。”

    北福道:“我也走?”

    鹫缌道:“当然。”

    霰鸶闻讯走了过来,道:“哥哥,我呢?”

    鹫缌道:“你还是先留着,不久就会有你自己的任务了。”

    霰鸶无奈地耸了耸肩,回了一声“哦”。

    鹫缌望向北福道:“先散了吧,大家回府各自准备。”

    北福点头:“那我先走了。”

    回到府中的鹫缌,直冲父母的房间。

    他打开了房门。

    只见房间摆设依旧,正如双亲生前那样。

    睹物思旧。

    鹫缌默默走入房间,收拾父母遗物。

    他要把这些都带回北京。

    “咦,这是什么?”

    鹫缌在桌子抽屉中发现一封浅褐色的信件。

    上面写着“至吾儿姬和(姬鹫缌名和)”五字。

    之所以鹫缌之前一直没发现这信件,是因为信封颜色是特制的,与桌子颜色融合,并容易发现。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颜色会慢慢退却,从而很容易就发现其存在。

    鹫缌把信件拆开。

    “吾儿姬和。为父愧对你,没有尽好一个父亲应该做的责任便离你而去。相信你在读到这封信时,为父已逝去多时。为父当然不想离开你兄弟俩而去,但是事必如此,否则阳明不会倒台。想必你现在很快就会回到北京,为父就告诉你一件事----我是自杀的。好好保重你自己,为国富强,为民安乐。汝父夏靖上。”

    “。。。。。。”

    鹫缌没有发言,他就这么沉默着。

    但满面的泪水已经出卖了内心所想的一切。

    他收拾完一切,装入储物戒和背包中。

    离开房间前,他对父母房间望了最后一眼。

    。。。。。。

    荒野,大学飘零。

    “姬夏靖夫妇之墓”

    鹫缌跪下去喃着:“父亲,此去北京一定不负你的盼望。”

    “父亲,阳明已伏诛,你尽可安心瞑目。”

    “父亲,一直没机会跟你说声谢谢,更没有机会能报答你,如今这迟来的道谢,希望您能接受。”

    “我一定以最大的能力报国安民,以实现父亲的希望。”

    鹫缌就这么在父母墓前重复说着这些话语。

    寒冷的天气,炽热的心。

    再冻也冻不住鹫缌心中的希望与盼望。

    北福在后面看着鹫缌。

    天气很冷,作为伴者的他在雪地中等了鹫缌很长时间。

    但他没有任何怨言。

    他知道,这等待是值得的。

    他在鹫缌身上看到了志向、希望与盼望。

    人以梦想而伟大。

    即使再等久一点又何妨呢?

    不一会,鹫缌站了起来,望着等候已久的北福。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咱们收拾一下上路吧!”

    这时,两人相视一笑。

    “走,去北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