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更新时间:2017-06-24 13:36:04本章字数:2571字

    四周十分嘈杂,乱腾腾的,然而当他说完这句话以后,整片世界似乎立刻陷入一片死寂中。

    “你什么意思?”

    我向后退了退,这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因为椅子是靠墙放的,无论我怎么后退,也根本于事无补。

    他无视我的紧张,脸色仍旧冷淡:“过段时间我要出国办些事情,需要一个未婚妻。有个算命的跟我家人说,这个未婚妻不能随便选,然后他算了算,说了一个人。”

    说罢,他停下来,深不见底的看着我。

    我的思绪飞速运转着,不知该怎么搭话,只好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等了半晌,见我毫无反应,他又说: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是你,不过......无所谓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算命的或许只是这么一说而已,也许根本不准,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

    “见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已经不对你抱任何希望。”

    他冷冰冰开口道。

    我立刻抬起头,有些愤怒的看着他。

    然而在碰触到他那双眸子时,却禁不住又有些底气不足。

    那双眼就像是一潭深水,幽黑不见底,多看一眼都会有种被吸进去的感觉。

    于是我只好落败的收回视线。

    “我不同意。”

    “哦,”他对我的回答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随口应着,“遇到血光之灾时,可能你会改变主意。”

    说罢,随手扔了张名片在我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低头看着那张单薄且简单的名片,脑子里“嗡嗡”响着,犹如快要炸裂一般。

    “等等!”我忽然站起来喊他。

    他脚步一顿,回头看我。

    “那个算命的......你有没有他联系方式?”

    “有。”

    “能不能......”

    “为什么要给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他又走回来,问道。

    我一时语塞。

    我能给他什么好处?

    似乎什么好处也给不了。

    “为什么想要联系那个算命的?”

    “与你无关。”

    我冷声回道。

    他一直看着我,似乎在等我改变主意。

    许久,我才叹道:

    “因为,我快死了。”

    他听着,不发一语,且无任何神情变化,似乎我说的不是关系自己性命的事情,而只是在谈论“今天的家宴真是无聊”这种琐碎一般。

    也的确,人们往往都对他人的痛苦和折磨难以感同身受,所谓“同理心”,也不过都是那些圣母们自欺欺人的玩意儿。

    “好吧......”我后退了两步,“我给不了任何你想要的,所以看来你也不会给到我想要的,是吧?”

    他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我,转头走开了。

    我沮丧的垂下头,缓慢转身,发现以轩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后,正悄悄打量着我。

    她冲我摇摇头,低声说:“他们说这是你的订婚宴.......阿姨她......”

    “走吧,不用继续在这儿呆着了”

    说着,我已经迈开脚步,既没有回头,也根本不想做任何解释。

    身后传来几个亲戚的呼唤声,随后是我爸妈的叫喊,他们一直在叫我的名字,问我要去哪里,一连问了好几遍,见我毫无回应且越走越远,于是索性改为了谩骂和威胁,扬言只要我敢再往前走一步,以后都不要再回这个家。

    然而我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也已经没有任何心力再去想“不能回家会怎样”这种问题。

    我只是快步走着,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甚至不知何时已经跑起来。在阴暗的、幽长且逼仄的胡同儿里,七拐八绕的横冲直撞,直到因看不清脚下的路而一个趔趄狠狠摔倒,才终于停下。

    膝盖碰到了路边一块凸起的石头上,一阵钻心疼痛袭来。我蜷起身体,冷汗直冒,缓了好久才终于觉得好过一些。

    这时,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四周出奇的静寂,别说不远处原本应该喧闹的、我家摆家宴的嘈杂声,甚至连鸟叫都听不到一声,而以轩则更是不知何时起就不见了踪影。

    四周一片漆黑,半个人影也都没有。

    刚才的愤怒早就不见踪影了,恐惧在此时渐渐袭来。

    我打量着周遭,小声呼唤道:“以轩?以轩?!”

    回答我的,只有一片安静。

    而后,一阵阴寒席卷而来,似乎身后忽然贴上来一个什么东西、就要拍我的肩膀,惊悚之下立刻回头,却发现那里只有黑暗且幽长的胡同儿,半个人影都没有。

    但片刻后,这种感觉再次袭来!

    身后有人!

    第六感在内心深处嘶吼道。

    我连忙不管不顾的向前飞奔而去。

    跑!

    快跑!

    另一个自己对我说。

    然而跑了好久之后,我却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跑不出去!

    之后我又来来回回在这片地方绕了好几圈,然而却无论如何都跑不出去!

    我知道,自己这是遇见“鬼打墙”了——这种事情以往只是听说过,此时却居然在我的身上发生了。怎么办?以往那些遭遇鬼打墙的人们,他们是怎么跑出去的?

    我的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脚步却丝毫不敢停,一边想着对策,一边继续飞速奔跑。

    然后,再又拐过一个弯的时候,胡同儿里忽然出现一个人!

    从身影看,那是一个老婆婆,然而我看不清她的脸,好似她周遭始终笼着一团浓郁的雾般。

    不要过去!

    心底的声音猛然响起!

    那是鬼!

    我想向后退,可却发现自己一动都不能动,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犹如被鬼压床时一般的状态,只觉得从天灵盖到后背、顺着脊椎一直到尾骨,全都一阵紧似一阵的颤栗发麻!

    随后,那个老婆婆忽然横着抬起一条腿,另一条腿脚尖着地,“蹬、蹬、蹬”原地跳着转了个圈。

    紧接着,她的两条手臂僵硬的向前平伸着抬起,一直抬到肩膀高度才停下,两手之间渐渐浮出一团轮廓。

    是一把壶。

    一把看上去特别普通、平淡无奇的壶。

    那壶发着青光,里面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动。

    由于这团青光,让我暂时得以看到老婆婆周围的一切,这时我才发现,她身后,居然还站着另一个人。

    那似乎是个男人,一袭黑衣黑裤,此时双手似乎牵着线一般,线的尽头皆系在老婆婆身上。

    他的手指动几下,那老婆婆的身躯就动几下。

    之后那把壶显出了实体形状,看不清颜色,慢慢腾飘至半空中。黑夜里不知何时竟现出了一轮圆月,壶就在圆月的光晕之下,渐渐倾斜成45度。

    壶嘴里,冒出缕缕青烟,那些烟好像有自己的意志般,不停变幻着形状。它们时而聚拢,时而散开,而后忽然齐齐冲我围拢了过来。

    一阵更加猛烈的阴寒之气瞬间扑卷而至,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受到桎梏、实在动弹不能,这股寒气简直能将我吹倒!

    我上牙下牙不停的碰撞着打颤,眼睁睁看着它们在我身前身后不停摸索,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这些青烟才渐渐散去。

    而我也早已被这些阴寒之气冻得丧失了知觉。

    那把悬在半空的壶缓缓回落,被老婆婆收回手中,然后,她,以及这把壶,还有她身后那个人,一并消失在一片黑暗里面。

    我一下子跌倒在地。

    身后传来一阵响动,以轩的声音仿佛穿透什么结界一样、遥远且虚幻的传过来。

    “瑶瑶......瑶瑶?!”

    我想抬头看她,可却怎么都动不了,只觉得头疼欲裂、身体如坠冰窟一般。

    直到一双温热的手触碰到我身上,仍然没能让我的颤抖有所缓解。

    之后,我眼前发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