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南宫翎,来世定要你千百倍偿还。

    更新时间:2017-06-25 18:45:40本章字数:2273字

    这个地方已经好久没有人的气息了,三年了,她一个人在这高墙壁垒中度过了整整三年,她时常在想哪怕他来看自己一眼,她也可以毫无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他是怕她怪她吗?怪他为何不念二十年夫妻之情,只因汤羹洒在奏折上就将自己关入这不见天日之地;怪他利用自己的家族势力成功登基后却下令满门抄斩;怪她娶她之时,信誓旦旦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却与家妹耳鬓厮磨,日日红纱帐暖。哈哈哈哈,南宫翎,你好狠的心,如此想着白玉箫不禁流下眼泪,亲人死的时候她没哭,让自己退去盛装,来到这冷宫中她没哭,为何只要想起你南宫翎就忍不住落泪,我对你用情至深,你却可以毫不犹豫舍弃我,呵呵,真是讽刺。

    几缕阳光从门缝中照射进来,白玉箫抬起了头,依稀可以透过此刻苍白无神的脸看出绝代风华的痕迹,她在这等了三年,没日没夜的盼着一个解释,可是换来的都是失望,除了宫女太监蛮横无理的扔下饭菜,这从来没有关心她的人来过,对呀,他们以前都怕她,她原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嫡女又嫁给了温瑞儒雅的二皇子南宫翎,南宫翎对待下人一直和颜悦色,不,是对待任何人都这样,世人都传二皇子可惜了,娶了蛮横无理又冷血的白玉箫。后来她是皇后,他是王,也是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待她了,终于,他弃了她。

    “皇上,恬儿看姐姐并不想念您”听到这声音,白玉箫睁开紧闭的双眼,这声音以前是多么的婉转动听,今日听来,却是恨不得将来人碎尸万段。“皇上,恬儿好怕”白玉箫只能模模糊糊看见来人着一身黄袍,怀中抱着一个妩媚灵动的女子,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温声细语的安慰着“别怕”,转过头来却是满脸不耐,“罪女,大胆,爱妃岂是你这卑贱之人能看的,还不低下头去”“罪女,南宫翎,家父是如何被你步步逼死,我又是如何落到这等地步,你难道不清楚吗?各皇子是如何被你设计害死,你敢去太庙面见先皇吗?......“大胆,找死,来人挖其双眼,去其四肢之后赐死”“哈哈哈,南宫翎,你怕了,愿你拥万里江山,却生生世世不得安心,哈哈哈”

    “萧儿,我可怜的萧儿,怎么就摔伤了呐......”痛,头好痛,这是哪,白玉箫看见四周白茫茫一片,这就是神住的地方吗?自己双手沾满了血,内心充满了仇恨,死后竟也可以到天界吗?谁在叫我,不想听,好像在这个地方睡去。“萧儿,快醒醒,夫人,别着急。”爹爹,是爹爹再叫我,不,不可能,爹爹被我害死了,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报仇。

    “啊!萧儿,你醒了,你吓死娘了,怎么样,还好吗,还有没有哪痛”白玉箫刚睁开眼,就被抱在怀里了,勒死了,“夫人,你慢点,萧儿刚醒,别伤着她”白玉箫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自己的爹娘还活着,她的四肢她的眼睛都还在,她没死,难道自己的过去只是一场梦吗?“萧儿,萧儿,你没事吧,别吓娘啊!”叶卿然着急的拿手在白玉箫的眼前晃,白玉箫缓缓地坐起来,伸手掐掐自己的脸,痛,是真的,自己活着。“夫人,萧儿刚醒,让她好好休息,我们去给她熬点粥喝”爹娘悄悄的关上门走了。

    白玉箫观察者四周,这是自己未出嫁前的闺房,走下床榻,来到镜子前,镜中的人眉眼稚嫩却已见倾国之姿,还是少女发式,灵动活泼,也就十三四模样,可是心却是苍老的,如不是亲身经历,怎会如此刻骨铭心!视线忽然撇到手腕之上,瞳孔骤然紧缩,是凤凰双飞碧玉镯,这是南宫翎登基之时亲手为她带上的,原来是真的,呵呵,老天果然给了她机会。白玉箫在镜前一直坐到了深夜。前世的种种纷纷在眼前闪过,现在想来其实有些果早就种下了因,只是自己当局者迷,一直被玩弄于掌心而已。南宫翎,算算时间,该是你约我出行的时候了,真是有点期待呐!

    “小姐,该歇息了”来人一身翠绿衣裳,胭脂水粉穿戴配饰明显比其他婢女高出一阶,她就是白玉箫前世拿真心来待的贴身女婢--红莲,红莲人如其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淡然却有天生妩媚,前世对白玉箫也是恭敬忠诚,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在将军府被抄斩后,一直没有她的音信,当时白玉恬还讽刺她没有与她真心相待之人,看来自己对身边人了解的还不够,今生,她不允许自己再有丝毫的差错。“红莲,你跟我多久了”白玉箫看着镜中的自己,随意的问出口。“回小姐,已有九年”“这么久了啊,你可有想过出府寻个人家嫁了”“小姐,奴婢自五岁跟随小姐,辛得小姐真心相待,愿一生跟随小姐,若有二心,必死无全尸”“快起来,你对我怎样,我心知肚明,没赶你出府之意,只是见你已到摽梅之年,问你是否有出嫁之心,怎得就发这么毒的誓。”边说边梳洗完毕“你也歇了去吧”“是”

    白玉箫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刚才红莲的表现不像有假,那前世红莲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白玉箫从床上坐起,是他南宫翎,对,军权,自己怎么这么笨,前世南宫翎虽已称帝,但帅印在我身上,将军府被抄家之后,我将帅印给了红莲,难道前世红莲因此而死,怪不得,没得到帅印,南宫翎怎么会处死我,南宫翎,我必要让你也尝尝这等滋味。

    “二皇子,将军府白小姐今日醒来了”一身黑衣的人跪在书桌之前,将今日打探到的消息惯常禀报上来。

    “嗯,知道了”

    “还有,白玉恬小姐今日被将军府夫人罚去祠堂思过了”

    “嗯~~~”

    “属下知错”

    “记住,你只要做你该做的”

    “是”

    “下去吧”虽然短短的对话,可是黑衣人的衣衫已经湿透,世人都说二皇子温润如玉,可是他知道二皇子的冷血残忍,他的兄弟,因为一条情报的错误被砍去了双臂,这对习武之人还不如处死痛快。

    一切黑暗都被黎明的阳光晒退,好像那些昏暗肮脏从未有过一样。

    一大早,只见将军府管家行色匆匆的往书房跑去,“老爷,二皇子求见,说是听闻小姐受伤已好,特意过来邀小姐散心”,“哼,去请小姐”

    “红莲,今日不要打扮的太素淡”南宫翎,你可真是殷勤啊,我又怎好叫你失望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