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柳氏佩玖

    更新时间:2017-06-27 16:38:53本章字数:2636字

    苏府

    还从未在太阳未落之前来过这里呢。躲在树上的琉璃看着眼前熟悉的院落叹一口气。山上实在太吵了,原本只想下山逛逛,结果一起一落,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便已沿着惯常所用的道路到了这里……可是这时候,他会在府里吗?

    后院凉亭

    “公子,凌霄殿最近蠢蠢欲动起来了。传言是因为殿内灵珠被流玉宫炎公子夺走了。”

    闻言,漆黑的眸子从书上移开。看着粼粼的湖水,过了一会道:“可知晓炎悯所在?”

    “不知。不过日前听说雪鸢阁有一位男子,据描述与炎公子甚像。”

    雪鸢阁……苏堇喃喃道,陷入沉思……

    阿笠等了许久都未听到指示,正准备隐去之际,突然听到公子叹了口气说:“阿笠,最近怕是要不安宁。这府里的守备你再部署一番吧,特别是玖儿那边要仔细小心。”

    “是”阿笠恭敬答道。在退下之际,突然感受到府里的意外来客。正要报告公子,便见公子摆手制止了他,示意自己已然知晓:“你现去与玖儿说,我在凉亭等她。”

    “是”,话音刚落,人便不见了。

    苏堇将手中的书放下,轻踱至湖边。表面似正观赏着湖水里自由嬉戏的锦鲤,其实在用神识默默探查,想要确定琉璃的隐身处。半饷,依旧无法确定位置便也放弃,思考起现今的情况来。

    人人都以为凌霄殿的灵珠是一颗珠子名叫“乾元”,其实不然。

    乾元珠分为两颗,分别叫乾珠与元珠,是凌霄殿的二长老所练。二长老一生醉心于炼丹之术,穷其一生,终在弥留之际练出了乾元二珠。对于练功之人,可沉于丹田,理气顺脉,永不必忧心走火入魔,对于功法更是事半功倍。而对于体弱之人,护于心脉,使体魄强健如常,且有健身驻颜的功效。因此这乾元珠一直是武林人士梦寐之物。

    而二长老与玖儿父亲柳未迟是莫逆之交。玖儿是柳父唯一的孩子,但却先天体弱,大夫断言二十岁便终。对于柳父这个孩子,二长老也是喜爱非常。于是在乾元珠练出之际便立刻送了一颗给柳父。当然,这个决定除柳父外,只有凌霄宫高层的五位长老知道。这也是世人一直以为乾元珠只有一颗的原因。而现在,二长老和柳父皆已不在人世,原本凌霄殿便在打玖儿身上这乾元珠的主意。现在另一颗灵珠也失了,怕是凌霄殿会加紧攻势来这苏府讨要这乾元珠。不过……这也要他们有本事讨走才行。

    想到这,身后响起缓缓而来的轻柔脚步声,嘴角一勾转过身来,便看到柳佩玖身着鹅粉色裙裾款款而来。

    “堇哥哥!”,佩玖对着面前的丰神如玉的男子一礼,轻柔的唤道。

    而此时隐在暗处的琉璃正在细细打量着苏堇身前那抹娴静的身影。

    只见她芙蓉为貌,细柳为态,肤若凝脂,领若蝤蛴。俏丽若三月春桃,娇柔似初开的花蕾。一双剪水秋瞳载着春水盈盈。便是轻轻颤一下,似乎能凝出水来,惹人怜惜。琉璃在心里感叹一声,这个女子可真好看啊。再来回看看苏堇,与他也是及其般配的,两人站在一起似一对璧人。

    “玖儿,月末是你的生辰。可有想好如何庆生?”

    佩奺轻摇头,柔柔的说:“我们还像往日一般去光华寺嘛?”

    “对,去祈愿伯父母安好及玖儿的安好。”苏堇点点头,答道。

    “那去完光华寺,我们去雪鸢山踏青可好?我听张氏娇娇说雪鸢山此刻很美。”

    闻言,苏堇眸光一闪,笑道:“好,听玖儿的”

    一听苏堇答应了,佩奺开心的点点头。

    她与苏堇虽住在同一府邸,但苏堇似乎每日都很忙。因此白日时,她没什么事一般鲜少来叨扰苏堇。所以堇哥哥叫她前来时,她很欣喜。更何况,最近她确实有事想要来见苏堇。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有点紧张踌躇——此刻要不要将那物送出?

    这时身边的婢女石竹心里一叹,小姐你这性格,怕是与苏公子再见五六次都不一定能决定好。遂对苏堇一礼:“公子,小姐有礼物送你。”

    闻言,佩奺一惊,对上苏堇望来的兴趣眼光,好看的眸子闪动着娇羞,脸似红霞。片刻后似下定决定般,将从婢女手里拿过锦盒递上:“堇哥哥,这是玖儿及笄那日便开始秀的香包,玖儿想送于你。”

    说完,佩奺便不敢再看眼前的男子,刚鼓起来的勇气此刻好似都谢了个干净,锦盒也不重,可是她却拼着全力才保持着此刻的动作,没把锦盒摔于地。

    苏堇目光触及到荷包上的图案,较是平日里镇定如斯的也不由一怔。

    隐于树后琉璃目光也落到了荷包上的花纹上,那是一株并蒂莲。花中君子怜并蒂,荣枯生死终不弃——这是自古以来男女间常用传情信物啊。她那么好看,他应该也是倾心于她的吧……他会接过吗?思及此,琉璃的呼吸似乎更轻了。

    佩玖感觉过了很久,其实不过一瞬之间。但是只有她知道自己有多难熬。她与苏堇自幼青梅竹马。自她懂事起,她便想着要做他的妻。苏堇母亲在世时常言她是儿媳,等她长大,苏堇会娶她过门。所以她努力学习着一切,琴棋书画女红等等。鞭策着自己,不敢有丝毫懈怠,怕自己不够好会配不上眼前那俊秀无双的男子。原本她以为她及笄那日,堇哥哥便会与她提亲。可是并没有,除了恭贺,他并没有说其他的话。而且,他还让自己去参加聚会。眼看着时有人来提亲,他难道还要将她给嫁出去吗?

    她喜欢了这么久的男子,他眷恋着他的音容笑貌。她只想成为他的妻啊……他不开口,那么,便由她来说吧……想到这里,内心似乎又涌现了一股力量,拿着锦盒的手也紧了紧。

    看着眼前的荷包,苏堇眼前闪过柳伯父伯母的脸。

    他答应着柳伯父伯母会照顾好玖儿,也明白母亲的心思。只是他认为玖儿从小并未接触其它男子,错将喜欢当成爱恋。所以等玖儿再大一点,接触过其它的男子,也许她的心思便会不一样……

    看着玖儿脸上的从一开始的无措到眸子里的坚定,苏堇内心叹一口气。明白自己今天若是没接过这锦盒,怕是……

    这个倔强的姑娘啊……

    苏堇抬手接过锦盒,不过却在接过的一瞬间将锦盒阖上了。同时,在自己接过盒子的一刹那,隐在暗处的那缕气息似乎消失了……

    柳佩玖看着苏堇接过锦盒那瞬间内心似乎开出了一朵花儿,可是下一个瞬间,那阖上盖子让她欢喜的脸变的苍白,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乱如麻的她只想离开这里。于是身体便先大脑做出了反应,连向苏堇告别都忘记了。转身便似逃般离开,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十多年的爱恋啊……

    她的心似漫过椒油,辛辣而疼痛……

    石竹错愕的看着平日举止优雅有礼的小姐匆匆离开的身影,便匆匆对着公子一礼道声告退,便追着小姐离开了……

    苏堇叹一口气。他虽然接过了盒子,但却阖上了盖子,寓意他只是当一般的礼物接过。聪慧如她,便会明晰他的心了。

    这时阿笠闪到苏堇身边欲言又止:“公子……”

    他跟在公子身边多年,也是明白佩玖小姐与公子的之间的渊源。其实他很不明白公子为什么要拒绝。在他看来,佩玖小姐与公子实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苏堇并未应答,他知道阿笠的心思,兴许苏府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心思吧。只是……

    打开手里的锦盒,看着荷包上细腻的针脚,心情忽然有一些烦闷。

    只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