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小叶子

    更新时间:2017-07-02 09:30:03本章字数:2380字

    “别看他的眼睛,被他看了会变成石头。”

    “妖怪你不准看我,看我不打你。”

    “哈哈哈,打啊!快打!”……。

    提着酒准备回山的琉璃看到了前面一帮孩子再围着一个人喊打,皱皱眉向那伙人跑去。

    “你们这群小家伙,别打了。快走开,在打,小心我扁得你们爹娘都不认识。”将被打的人护在怀里后对着那群小孩子凶神恶煞的扬扬拳头。

    “啊!大妖怪来了,快跑。”“兄弟们快跑啊!”……“你没事吧?”看到那群小孩叫叫嚷嚷的做鸟兽散去,一脸的无语。你才妖怪,你全家都是妖怪。

    这时被打的人抬起头来:“没事,谢…啊,是你!”

    “啊,是你啊,小叶子。”看着眼前熟悉的模样惊呼出声。“他们是谁,干什么打你?”

    小叶子摇摇头没说话,走了几步把一个眼罩捡起来带上后才说道:“是学堂的同学。可能,可能是我的眼睛吓到他们了吧。”说到这抿着嘴唇偏过头去不再言语。

    闻言,琉璃心下了然。

    她和小叶子相识在去年的上元节,那时候有家摊位有个特别好看的莲花灯。可老板非说是他的店里的花灯之冠,除非猜灯谜优胜者否则不卖。眼看着她就要胜出了,这时小叶子来了。竟然在最后一局的时候败给了他,亏她前天晚上背了整整一本灯谜书。不过也是不打不相识,发现彼此臭味相投后,小叶子一开心就把荷花灯送给了她做见面礼。作为回礼她想请小叶子吃好吃的,结果这小子死活不去。但是她凭着练过武功还是将小叶子硬拽到酒家里。在酒家亮堂的灯光下,才发现小叶子的眼睛异于常人——左眼眼珠是透明的,细看有着一抹淡淡蓝色,像不染丝毫杂质的天空那般好看。

    “小叶子,你的眼睛真好看。像蔚蓝的天空那般剔透漂亮。”她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原本扭捏着避着她眼光的小叶子一愣,随即竟然哭起来了,吓的她还以为说了什么混账话呢。

    “不过小叶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弱?不是让你去学武功的吗?”拉着小叶子避过来往行人,来到道路旁边。

    小叶子摇摇头:“父亲给我找了武术师傅,可我还是比较喜欢学文。”

    “可是男孩子不就该能文能武的吗?”琉璃看着小叶子那细胳膊细腿嫌弃的说道。不知道风是不是能把他吹走?

    这时小叶子翻了个白眼:“谁说我是男孩子了?”

    “啊?你不是吗?”琉璃惊讶得盯着小叶子瞅个没停。

    “不是啊,我只是想来学堂所以才扮成男孩子的。”小叶子在琉璃赤裸的眼神里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衣服:“走吧,琉璃,我们去吃点东西,我饿了。”

    “好啊。我们去天香楼吃烤鸭吧。”说着拉着小叶子的袖子朝前走去。

    小叶子拉着琉璃,摇了摇头:“我们去吃醉秋楼那边的肉包子吧,可好吃了。”

    “恩,好啊。那就去醉秋楼吧。肉包子啊,我也喜欢吃的。”

    醉秋楼二楼的雅间里

    “公子,雪鸢山近日在举办赏花宴,不过却并未有正式的帖子下达。都是贵女们口耳相传的方式邀请,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近日也有小姐来邀请佩玖小姐,但佩玖小姐都给拒绝了。”

    苏堇闻言点点头。

    “公子,小姐从昨日到现在闭门不出,一口饭都未近。”阿笠看着公子脸色小心的汇报着,万一这时候凌霄阁突然发难,虚弱的佩玖小姐岂不是情况更危险。

    好看的眉微微蹙起:“凌霄阁可有动静?”

    “听说还在到处查找炎悯的下落。另外曾来府探查过一次,但是被府里守备发现处置了。”

    苏堇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半晌道:“你把炎悯在雪鸢山的消息透露给凌霄阁和流玉宫,让他们知道炎悯此刻气息不稳,且乾元珠并未被炼化。”大张旗鼓的举办赏花宴,想来是为了把自己的所在透露出去,那么我便帮你一帮。

    这时便看到窗外,琉璃拉着小叶子走过来,在一家肉包子铺前停下了。

    “老板,来4个大肉包子。”

    “好嘞,您拿好。”老板喜滋滋的把包子递到琉璃手里拿过银钱。

    小叶子接过琉璃递过来的肉包子,走到旁边台阶上就坐下,旁若无人的啃起来。

    琉璃一看,心里暗道:不愧是好朋友。遂走到小叶子旁边坐下:“小叶子,你的行为举止可真不像个姑娘。”

    小叶子指指自己的眼睛:“我娘说,我这样扮成男子受的欺负要少些。”

    “可是你总是会长大的啊,到时候再扮男子就穿帮了。要我说你真应该学功夫,到时候便没人敢欺负你了。”

    “你说我,可是你自己举止也不像个姑娘家。小心以后都没人敢娶你。”

    琉璃哈哈一笑:“小叶子,我不同的。你以后就知道了。”苏堇看着当街坐着旁若无人啃包子的两人,笑了笑:“那个可是百里家最小的儿子?百里知秋?”

    “回公子,是的。”阿笠朝窗外看了看,回答道。小叶子点点头:“其实你若是那些个扭扭捏捏的样子,我也是看不惯的。”

    琉璃咬一口包子,笑眯眯的点头:“啊,对了。我这里有一壶好酒,你想喝点吗?”

    小叶子抬头看看确定这里没什么认识自己的人之后点点头:“可以尝点。”

    闻言,无视路人们怪异的眼神,琉璃开心的把酒封打开给自己和小叶子各倒了一杯。看着楼下那就着肉包子喝酒的人,苏堇一顿,摇摇头。这两人太有意思了。

    “小叶子我跟你说,我前段时间看到了一个跟神仙一样好看的人。”两杯酒下肚后,琉璃的白玉般的脸上像晕开了两朵红云,眼睛晶晶亮,但是眼神却迷离着,凑到小叶子跟前说道。

    “啊,我有耳闻,是雪鸢山的那个绯衣男子吗?啊,琉璃你别晃,再晃我要吐了。”小叶子摇了摇有点晕的脑袋。

    “是你在晃,我才没有晃呢。那个坏蛋有什么好看的。我说的这个人啊就像是九天上的神仙一般好看。他啊眼睛似有着星子一般亮亮的,声音也很好听,像玉石相击。常穿一袭白衣,很适合他的气质,啊,对对,就像那个向着我们走过的那人一样那般好看…。”话还未说完,便眼睛一闭朝地上摔去…。

    苏堇接住朝地上摔去的琉璃,瞬间有点头大。刚才在楼上不过与阿笠商量了一下其他事,再看时这两人已经喝晕了。

    阿笠拿着酒杯闻了闻:“公子,是醉千秋。”难怪醉的这么快,这酒极烈,非酒量极好之人寻常碰都不会碰这个酒。

    “虽然你与琉璃说的那个公子很像,不过你快放下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百里知秋对着苏堇焦急的叫嚷道。闻言,阿笠在百里知秋的脖颈上一击,百里知秋便晕了过去。

    苏堇将琉璃抱上马车,对阿笠吩咐道:“你将百里公子偷偷送回去,记得喂过醒酒丹。”说罢,便让车夫朝苏府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