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苏府(二)

    更新时间:2017-07-04 09:51:15本章字数:2523字

    待佩玖离开,亭子里的苏堇若有所思的朝笼月门望去。已经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的琉璃也顺着他的视线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忍不住道:“你们挺配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碗轻轻放下,走到棋盘边坐定。

    琢磨了这么久,可算让她想到如何回礼了。若是欠着大把人情不还,可是会让她睡不着觉的。

    苏堇似未听到般并不回话,随着琉璃来到棋盘对面坐下。在旁伺候的婢女上前将桌面的菜肴收拾干净,燃上银字香。另外的婢女分为两人一组往上收卷竹帘,素手卷起竹帘的刹那便涌进一阵风,吹拂垂着的银丝穗条如烟似雾。

    “我第一次见你,其实并不是在雪鸢山。”琉璃一边回忆着用棋子摆着棋局一边慢慢说道。苏堇此刻并没有看她,而一手轻撑颚下,闲适的看着锦鲤池似乎正在出神。可是琉璃知道他此时正在听她说:“我初遇你时,你正一手拿棋一手拿书摆着棋局。我记得书的名字是《石谱》,我听说里面记载着一些很有名的棋局。”

    琉璃将棋子落下又拿起来,反复推敲着摆了好几次才终于将最后一个子落成。来回检查几遍确定是自己记忆里的样子时抬起头,果然看到苏堇的目光已经被棋谱吸引过来。

    对于这个反应,琉璃满意的点点头,笑道:“这个呢,是我师父平时在研究的一个棋谱,到现在也没解出来。听说是一个很喜欢下棋的老人家摆出来的棋局。我也就借花献佛感谢你啦。”沉浸在棋局中的苏堇并未回答,琉璃浑不在意。反而因为苏堇不自察的专注而满心愉悦。

    日暮西斜,天际泛着微金淡红的浮云。日落而来的凉爽渐渐取代空气中的燥热。池中锦鲤浮出水面自在嬉戏,岸边垂着的柳絮无风而动晕开一圈圈的涟漪。银字香烧荡着袅袅的烟香,藻井下萦绕着淡淡的清香。竹帘的银丝穗绦偶尔随风摇曳勾勒着栏边相对而坐的两个影子。一个白衣盛雪,风华绝俗。黑曜石般的眼睛专注的盯着面前的棋局,修长的手指偶尔轻点桌面思考着棋局解法;一个雪裳玉洁,灵动慧黠。自在的用手撑着头,眸中擒着笑意看着眼前人解局。此刻的静谧美好,便是画多了仙神的上古画师都不免感动。

    不过片刻,琉璃便觉得甚是乏味。于是转身趴在木栏上看着池中游来游去的锦鲤出神。耳畔偶尔传来的清脆落子声,让琉璃想起了经常一个人敲棋子解局的师父。说起来下棋这个习惯也是师父上次云游回来后才突然有的。与苏堇下棋时给人的闲适享受不同,她感觉师父似乎很讨厌下棋这件事,虽然师父的表情也是淡然自在,但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师父每次落子都好似恨不得将棋子摁碎。也许是被师父心情感染了,她还专门去研究出一款糖让师父下棋的时候吃。

    她记得师父第一次吃到时还夸奖她了,而且她好似隐约从师父的眼神里读出了感动和欣慰…想到这里突然嘴就馋了,琉璃的不抱希望的往身上的小荷包探去…

    琉璃惊喜的展开手掌,掌心里的两颗果然是自己做出的糖。遂开心将其中一颗的糖纸褪掉塞进嘴巴。甜而不腻的口感,散发出玉兰的香味萦绕在唇齿鼻尖。最重要的是随着糖味发散,会间隔的爆出冰晶粒子带来冰凉。这可是她的得意之处,这是为了让师父品尝时,缓解因下棋而生出的燥闷感。这可是她较平常还要早起两个时辰,一颗颗从玉兰瓣上收集来的露珠。再用功法冻结、碾碎,而后封在糖果里。

    琉璃将手里的另一颗糖朝苏堇递去。然而苏堇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始终全神贯注在棋局上。

    琉璃默默将手收回,再慢慢将手里的糖褪去糖纸…待糖纸褪去的瞬间将脸凑到苏堇眼前,二人鼻子因此差点撞到。苏堇一惊,条件反射性的朝后退去。而一早就将手放在既定的位置琉璃,因着苏堇一退,正好将苏堇的手抓个正着。顺势便制止了苏堇的后退之势。然后再次凑到苏堇的眼前,眼里擒着笑意看着他。因靠着太近,彼此之间呼吸可闻。苏堇鼻尖不可避免的闯入玉兰清香,已经分不清是琉璃身上的所携带的玉兰幽香还是那呼吸间所散发着的玉兰香。神色一凛欲开口询问,恰在这时,琉璃趁机将手里的糖塞进苏堇的嘴里。苏堇眼瞳一缩就要吐出嘴里的东西,然而琉璃的手指此刻正轻轻压在苏堇的嘴唇上,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吐出来,没毒呢。

    整个过程不过须臾之间。

    琉璃在苏堇明白她的意思的那刻就松开苏堇的手退后一步。对现身救主的暗卫温和无害的笑笑,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恶意。同时不忘问苏堇:“这是我做给师父下棋时吃的糖,好吃吗?”

    暗卫在苏堇的示意下退去。苏堇感受着嘴里的物什慢慢融化,甜味漫开来的同时溢出清幽的玉兰花香,间或有冰晶粒子融化,似在清晨迎着朝阳缓慢绽放的一朵玉兰花。

    “口感奇特,回味无穷。”苏堇赞赏的品评道。

    闻言琉璃自得一笑,而后向苏堇告别道:“我要回去了,多谢招待。”转身走出凉亭,许是气候实在太舒适,许是心情自在舒畅,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丝毫不知随着身姿的伸展,因修习武功而锻造的曲线显现出来。一起一伏皆是流畅美好。

    苏堇眸光闪了闪,不易察觉的将眼光转了开去:“百里现在也应醒了。你不去看看百里吗?”

    “百里?”琉璃满脸疑问的转过身来。

    “就是与你同醉的…”

    “啊,知道了知道了。”瞬间明白的琉璃赶紧打断苏堇的话。因糗事被提及,眼神飘忽不敢看苏堇,装作看花偏过头去,脸上不自在的晕开了一片红云。见此,苏堇温润一笑便不再提了。

    她只知小叶子名叫知秋,因一叶知秋的缘故,故唤她小叶子。原来小叶子姓百里啊…

    百里百里…这个姓好熟悉…若是她没记错的话…

    “可是我知道的那个百里?”,琉璃问道。

    苏堇点头肯定道:“匡月只此一家百里,镇国百里侯。”

    得到答案的琉璃腹诽道:没想到小叶子竟是百里侯的女儿…那为什么那么弱?这般想着眼前浮现出小叶子的细胳膊细腿,

    完全没办法与英勇高大的百里侯联系到一起啊。然后与苏堇道别后的琉璃便朝着百里侯府而去。

    待琉璃离去后,阿笠来到苏堇面前一礼:“公子,消息今晨送达流玉宫与凌霄阁后,流玉宫已经与炎公子接洽上,而凌霄阁派遣的人估计现在已经埋伏在雪鸢山了。”苏堇表示知道后阿笠便退下了。

    继续研究着翡翠棋盘上黑白玉石棋子所摆成的棋局。片刻后素手执杯微抿一口茶水。茶水入喉的刹那,微震于那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回甘,那是茶汤与嘴里藏留的甜香混合后,一种较以往更加浓郁的清甜感…

    眸光触及面前已空的座位,不可避免的便想起了片刻前使计将糖塞进自己嘴里的琉璃。便也想起了琉璃凑在自己眼前,呼吸可闻的瞬间以及那曲线优美的身姿…

    思及此,苏堇不自在的偏过头。而先前那被琉璃紧握住的手,此刻似乎正被那干燥温暖的体温蕴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