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记忆碎片

    更新时间:2017-06-28 17:58:45本章字数:2314字

    眼前总是灰蒙蒙一片,从早到晚都是一样模糊不清,总是能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可却总是只言片语凑不成完整的来,脑部像进了千万只苍蝇一样,总是嗡嗡的叫个不停,扰得头晕的厉害。身子也是越发的沉,就像掉到了沼泽地里一样,越是挣扎陷得越深。特别是到了深夜里,浑身都觉得刺骨的冰冷,总会有人抱来厚厚的棉被,拉着我的手,抱着我入睡。

    我这是怎么了?我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千万个问题在柳宸烟心里不断打转,明明有意识可是为什么就是醒不了呢?柳宸烟想伸手碰一下身边有什么物品,可是不管怎么使劲,手就像灌了铅似得那么沉,不管怎么去动,都举不起来。

    “哎呀,姑奶奶,你什么时候能醒啊”一个说话声音尖尖的女人,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还有一个年轻的身影嘴里也不断的说些什么,不一会便俯身趴到柳宸烟身上哭了起来。

    就是她,每天一日三餐地很精心的照顾着柳宸烟,从未间断,为她梳头,擦身,换衣服,每天陪她说话。尽管三个月以来柳宸烟从未有过任何回应,唯一变化的就是从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春天熬到了现在越发炎热的夏天。

    这一天,柳宸烟在房间里闻到了一股股浓浓的花香,总有小喜鹊在耳边不停的叫,她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呆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一间破烂的房子,里面并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张简陋的桌子和一把看起来快散架的椅子,唯一看起来还算不错就是她身下的床,被人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小姐,你醒啦,你终于醒啦,王妈妈,我们家小姐醒啦,快来人呀”一个年龄在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孩激动地大叫起来,只见她一张巴掌大小的脸蛋,樱桃小嘴,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能感觉到她此刻的喜悦,芊芊细腰,虽然未施粉黛,身着朴素,却依然挡不住她的美貌。

    “哎呀,小祖宗你可终于醒啦,你让妈妈我真是操碎了心啊,”只见门外一个脸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痣,抹了足足三斤厚粉底,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挂满了金银首饰的妇人一扭一扭的走了进来。

    “妈妈,我们小姐刚醒,现在还不能说很多话”女孩赶紧解释着,“小桃儿,你这个死丫头,现在轮的着你给我说话么?老娘养着你们,不要以为我们舒湘苑这是开救济堂的,随便你们吃喝。这几个月我为你们主仆二人可是操碎了心,又是请大夫的,又是买药的,可是花了我不少的银子呢。现在你家小姐醒了,赶紧给我伺候好了,也该好好想想怎么报答妈妈我了。”说着还不忘让身边的两个妇人一个劲的用手拧小桃儿,也许是看到柳宸烟愤怒的眼神,那老鸨便扔下一句:“再给你十天的时间,要不你家小姐来还债,要不你开始十五号接客,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转身匆匆的离开了。

    “小姐,你没事吧,都是小桃儿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昏迷了这么久,到现在才醒来”。说着越哭越伤心,这个傻丫头,自己被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没有哭,现在却为自己的身体这么自责,难过,柳宸烟轻轻的拉过小桃的手,不禁泪流不止。

    “十天,只有十天了,时间不多,我要快点好起来。”正是出于对自己现在最亲密的人-小桃儿的保护,柳宸烟偷偷背着她加大了药量,很努力地练习说话,听力和视力也都得到了很大的恢复。

    小桃儿总喜欢一大早起床就把两个窗户都打开,在伺候完柳宸烟梳洗装扮之后,再去楼下的花园里摘几朵新鲜的花,插在她从其他姑娘那里软磨硬泡要来的花瓶里,房间里显得格外芳香扑鼻。她硬说是那天柳宸烟醒来就是因为这花香,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把公园里的花都搬到房间里了,说不定小姐早就好了,也不会被病痛折磨了这么久。

    “傻丫头,把院子里的花都搬来这里,你岂不是要被王妈妈打死啦”柳宸烟虽然面容上还是有点憔悴,但是心情已经看起来好了很多,都已经会打趣小桃儿了。

    小桃儿撒娇道:“只要是为了小姐您好,小桃儿被打死也情愿,您没醒来的时候,我都想要是能替您该多好啊”。

    “不要说傻话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柳宸烟安慰道,“恩。”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闲暇的时候,柳宸烟总是喜欢独倚在窗前看着楼下来回走动的人群,听小贩们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也许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她好像还在世上吧;她更多的时候是拿上一本书来看,一看就会发呆好久。。。不管她如何努力的去回想自己的过去,都是毫无头绪,只会使头疼加重,最后只能选择放弃。

    小桃儿告诉她,她叫柳宸烟,今年年方十七,苏州人士。她父亲是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大夫,医术高明,家里打理了有好几间药铺。母亲知书达理,在她很小的时候便教她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一心想把她培养成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只可惜父亲在她十岁那年突发旧疾,医治无效去世了,两年以后母亲也由于伤心过度日夜思念父亲,很快随之而去。

    家里又无子妹兄弟,柳宸烟便变卖了家产田地,打发了下人,带着父母留下的积蓄和小桃儿来到了乐都,两个人便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一年前小桃家里唯一的亲人,她年迈的祖母去世,只能独自回家料理后事,不得已和柳宸烟分开,直到三个月前听说小姐出了事,就连夜赶回来,费了很大的周章花了很多的银子,才打听到她人在乐都最有名的舒湘苑,找到了落河受伤的她。

    至于她为什么落河受伤?为什么会被人送到了舒湘苑?她也是一头雾水,好在最后找到了小姐,能一直照顾她,保护她。

    柳宸烟没有办法解开这些谜底,她想不起来落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每天夜晚梦里都会出现的那名男子。

    修长的身影,一袭白衣,在盛开的桃花树下静静地看着握在手里的书籍,每次柳宸烟想靠近他,他好像总能感觉到她的脚步声似得,转身很快离开了,任凭她怎么大声地叫,怎么用力地跑也寻不上他了。唯一难以忘却的便是他那右耳边的月牙形状的痣,让梦境显得又是那么真实。

    柳宸烟的过去像碎片一样存放在她的脑海里,无法完全拼凑出一份完整的记忆体系,但有时候却会莫名扎痛她的神经,她的心灵,以至于每天醒来眼泪都沾湿了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