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乐都花魁

    更新时间:2017-06-28 17:59:43本章字数:2108字

    夜晚的舒湘苑,真不愧是远近闻名的妓坊。到处莺歌燕舞,总是不断传出各位姑娘与客人们的一阵阵调笑声。楼下门口处站立着一个个衣着艳丽的女子,装扮妖娆,不时的抖动着手里薄薄的轻纱,往自己房间不停地招揽着乐都的这些,出手阔绰的达官贵人们。

    柳宸烟醒来的这十天里,她已经习惯看到这些。每天她最讨厌的便是晚上这段时间,甚至可以说是煎熬。她没有看不起这些谄媚的女人,更多是为她们感到悲哀,在这个男权的社会,女人就像物件一样被男人玩弄,糟蹋,却只能像现在的自己一样无法去摆脱,去反抗。

    对于柳宸烟这个昏迷了三个月的美人,舒湘苑其他姑娘也都早有耳闻。听说她醒了,也都一个个像看什么稀奇宝贝儿似得纷纷来围观,尽管总是只能看到一个冷傲的背影。

    王妈妈可是乐坏了,这柳宸烟可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美人啊。马上一年一度的乐都花魁比赛就开始了,本来还在愁派哪个姑娘参选呢,柳宸烟这个馅薄肉多的大饼就活脱脱的落在了她的碗里,想到以后达官贵人一大把一大把给她送金银珠宝的画面,她晚上做着梦都在偷着乐。

    王妈妈手里摇着美人扇,又扭动着她那两尺多的腰肢,面带她那招牌式的笑容走到了柳宸烟房间,眼睛直勾勾的对着她说道:“姑娘,妈妈我看你近日气色可真是好多了呢。哎呀,你看看你这眉毛、这眼睛、这鼻子还有小嘴长得,真是天生的美人啊。让妈妈我好生嫉妒啊,还有这皮肤,真是光滑啊。”说着便伸手摸向柳宸烟拿着书卷的手,好在柳宸烟抽走得快。“对了,妈妈我还给你准备了好多首饰,衣衫类的,你赶紧起身试试”。王妈妈这次不但没恼羞成怒,脸上却依然堆满笑容,说完便抬手让两个老妪走了进来,各种花里胡哨的衣服,珍贵的首饰,便往柳宸烟身上套。

    还止不住的赞美道:“哎呀,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姑娘打扮起来更美了呢,这下乐都花魁肯定非你莫属了呢。”说完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镜子里的女子,气质如兰,身轻如燕,肤如凝脂,乌黑的长发一络络盘成发髻,长长的珠饰垂下,在鬓间摇曳,眉如柳,一双灵动弯弯的眼睛,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冰冷,小巧的嘴巴微微翘起,犹如早上新开的牡丹花一样,美而不娇。

    柳宸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王妈妈不会轻易放过她和小桃儿的,之前为了打听她的下落,小桃儿已经连身上值钱的首饰都卖光了,两个人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柳宸烟很快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冷静的分析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清楚地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并未完全康复,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她和小桃更是亲如姐妹不可能去牺牲她的清白来换取她的自由,更何况老奸巨猾的王妈妈早都想到了她们可能会逃走,总是有几个壮汉来回在她们的房间不停的转悠。头碰头硬来肯定是不行的,自己人单力薄,柳宸烟思来想去,答应参加乐都花魁比赛,但王妈妈必须要答应她的三个要求。

    第一,柳宸烟可以同意参加花魁比赛,但必须保证她只卖艺不卖身。

    第二,任何时间不能要求小桃儿接客,必须保证她的清白之身,她只负责自己的衣食住行,不伺候无关她人。

    第三,参加花魁比赛所需行头必须由王妈妈负责准备,赢得花魁,所得比赛利润全归舒湘苑,但必须遵守约定放走两人。

    王妈妈虽然一脸不情愿,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作为在胭脂水粉场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她清楚地知道柳宸烟是在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论姿色,她在整个乐都里都是屈指可数的,她的美不光是男人看了,就连她作为女人看了也很喜欢。普通的才艺,在花魁比赛中想拔得头筹是不可能的。来乐都比赛的有名的歌姬,舞姬有很多,她们也都是各怀绝技。但像柳宸烟这样聪明,又多才多艺的女子,却很少见。从她这么多年阅人无数的经历,她觉得这个小女子绝对不简单,所以她愿意承担风险压这个宝。

    花魁比赛终于要开始了,乐都夜晚的街上变得更加热闹起来了。商贩们也都趁着这个一年一度的盛大比赛,忙活着各自的小生意,叫卖声更加起劲了。街头街尾都挂满了大红的小灯笼,看着格外的喜庆。舒湘苑周围大大小小的酒楼也都住满了来参赛的各位年轻美貌的姑娘们。

    在这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来自洛城的舞姬樊离离了,已经蝉联两届乐都花魁了,今年又是呼声最高。

    “姑娘千万不要轻敌,咱们虽然在参赛选手里数一数二的,可那樊离离也可不是等闲之辈啊。她有一双像狐狸一样勾人的眼睛,舞姿更是勾人心魄啊,我可是听说,有个男人见了她一面之后便一直念念不忘,最后受不了直接跳河死掉啦”。王妈妈不忘叮嘱马上要参加比赛的柳宸烟,嘴里一直唠叨个没完。

    柳宸烟倒是不慌不忙,眼神依然透着一丝冰冷,低头看着和乐师新修改过的琴谱,嘴里低声的吟唱着。经过数月的编排,她已经对自己的舞蹈很娴熟了,一招一式,一转身一回头,旋转跳跃,表情和动作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

    只是她一直没办法给她的舞蹈取名,始终找不到合适的。

    除了小桃儿没人能明白她的孤独与无奈,没有人能看穿她此刻在想些什么,她想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谁,能够想起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那个梦里不断出现的男子究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坚信他曾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因为每次梦见他,她都会莫名的心痛。

    《梦之花》,柳宸烟拿笔在桌子上的宣纸上不停地写这三个字,发呆看了许久,直到王妈妈和小桃儿叫了很久才回过神来,才知道要好好装扮一下准备去仟禧楼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