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果然是你

    更新时间:2017-07-05 16:34:49本章字数:2132字

    乐都街口,喜春巷。

    一棵粗大茂密的梧桐树旁边,挤满了不少的男女老少,他们边观看边不停地谈论着什么。原来是新晋乐都花魁的画像已经像往年一样张贴出来了,还不时有行人驻足围观,人越积越多。

    赞叹声不绝于耳。喜春巷是柳宸烟回舒湘苑的必经之地,许多人为了一睹芳容,早已守在这里苦苦等待了多时。

    “快看啊 ,快看啊,柳宸烟,柳宸烟的轿来了”。突然一声尖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纷纷顺着年轻小伙儿手指的方向望去。

    一座枚红色小轿缓缓地走了过来,一阵风吹来,透过轿帘,远远看到里面女子的一双玉手在街灯的印趁下显得格外白皙,样貌确是不俗。她后面跟随着一班婆姨丫头们,手里捧着各种名贵的赏赐。站在最前面引路的丫头虽然看起来年纪轻轻,但却姿态端庄,颇有一番风味。跟在她旁边的王妈妈,乐都百姓们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此时的她满面春风,仿佛坐在轿子里不是柳宸烟,而是她本人一样,逢人笑的更厉害了。

    “宸烟姑娘,请下轿”。此时的舒湘苑门口站满了一排带刀护卫,各个都是身材魁梧,看起来身手不凡的壮汉。轻轻地拨开门帘,只有柳宸烟独身进入,小桃儿及王妈妈一行人都一并被拦在了外面。

    进入大厅,没有以往的热闹场景,左拥右抱,歌舞升平;高堂满座。冷寂的屋内气氛紧张,安静的连这外面的风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张黑影正背对着柳宸烟,手里拿着一个花玉雕的酒杯,旁边的一个年轻的护卫小心的为他斟着酒。

    柳宸烟看这派头,料想必来头不小,静静的看着他连饮了三杯,丝毫不敢贸然出声。不料他他突然把身体快速扭转了过来,像一阵风似得快速来到柳宸烟跟前,一把扯开了她眼前的面纱。

    这名男子,身材高大,长眉如柳,一双琥珀色的丹凤眼充满愤怒却带着一丝哀伤,面目冷峻,却菱角分明俊美异常。光亮华丽的黑色贡品柔锻,穿在他身上显得更加英气逼人。

    “果然是你。”语气淡然镇定,双唇却微微颤抖。

    柳宸烟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库,依然失败。她一向是相信自己的感觉得,就像梦里无数次出现的男子一样,眼前的他同样拥有这种让她不可拒绝的亲密感,并且是是他人无法带来的。

    对于他的无礼,柳宸烟并没有生气,而是淡定的重新把面纱戴了上去。

    “大胆民女,见了颖王殿下还不跪下。”旁边的一个年纪稍长,声音哑哑的奴才大声训斥着。

    “民女柳宸烟,拜见颖王殿下。”柳宸烟深知朝廷礼节,得罪王爷可远比在舒湘苑王妈妈这里惨得多,未免再惹祸端,只好乖乖行礼。

    “柳宸烟,好一个柳宸烟。原来连名字都改了,怪不得本王爷派人找了你这么久都找不到你”。此时的颖王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他的眉头紧皱,语气愤怒。

    柳宸烟依然低头不语,她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为什么不回答本王,为什么?”对于柳宸烟的沉默,颖王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像发了疯似得重重的抬起柳宸烟尖尖的下颚,双眼仇恨的瞪着表面淡然的柳宸烟。

    柳宸烟并未因为疼痛有丝毫反抗,只是默默忍受着。

    “回颖王殿下,民女确实从未更改过名字。”柳宸烟发出弱弱的声音,才让此时的颖王逐渐清醒过来。

    “殿下,世上可能真有如此相似之人。依奴才看,宸烟姑娘虽也是国色天香,可远远比不上风华绝代的凤卿小姐啊。殿下切莫思念过度,伤了自己的身体啊”。那老奴慢慢走向颖王身边,跪倒在地劝说道。

    是啊,本王的凤卿怎么会沦落到这青楼里,还做了闻名全城的乐都花魁呢?他不敢想象,如果这是真的,他该如何面对自己,如何对得起和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她。

    他不敢想像她在离开他的半年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他懊恼,他悔恨,痛苦得在找不到她的每一个天里,他都度日如年,唯一庆幸的是每天夜晚都能梦到她那甜甜微笑,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他们一直在一起。

    他生气,他愤怒,为什么她会骗他?可他只想能找到她,哪怕是见上一面,只要知道她尚在人间。半年里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半个王朝都已翻遍,可依然无果。

    直到伴陈王李成美来这乐都公办,今晚无意看到张贴在城墙上的新晋花魁画像,颖王李潇然的心才又重新复活。

    “我不管你是谁,今晚你就是本王的人。”说完一把拉过柳宸烟入怀,紧紧抱起不断挣扎的柳宸烟。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了,柳宸烟依然极力的反抗着,神情越发紧张。

    “不用害怕,本王会好好待你的”。李潇然慢慢放下早已脸涨得通红的柳宸烟,眉毛轻佻着。

    “回颖王殿下,民女只卖艺不卖身,”柳宸烟显然对这突来的“恩宠”吓着了,也许对其他的女子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飞黄腾达的好机会,但对于她来讲只想平安的和小桃离开舒湘苑,安静的过自己的平民日子就足够了。

    “好一个只卖艺不卖身,本王喜欢。但是世上任何事情并不是都能自己做了主的,就比如今天以后的你,就是我的,不管你多么的不情愿也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三天后,我会来找人接你。”李潇然脸上再度回归他那冰冷的表情,低头看了柳宸烟一眼,淡淡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柳宸烟有种还未出狼窝,又进入虎穴的感觉,她呆呆地望着李潇然离去的背影,暗自神伤。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桃儿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一脸担心的问道。

    “奥,没什么。”柳宸烟久久才回过神来,呆呆的回答道。

    “凤卿,凤卿,凤卿”柳宸烟不停地小声念叨着这个名字,吓得小桃以为她又犯了病:“小姐,你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头疼病又犯了么,我给您马上找大夫来。”说完神情慌张的便跑开了。